《安家》房似錦如何與原生家庭和解?戲外的她是我見過最好的答案

隨著《安家》的播出,房似錦的身世也隨之揭曉。

原來房似錦的名字里,也寓意著她的身世。在她一生下來,媽媽潘貴雨嫌棄她是女兒,將她拋到井裡溺亡。好在,房似錦的爸爸不忍心,以及爺爺的撫養,才讓房似錦得以健康長大。

後來,大家才知道房似錦真正的名字是四井。或許房似錦已經在井裡死過一次了。死井、四井,這發音的諧音還可以是"前程似錦"的似錦。

四井,是不堪回首的過去,似錦,是向死而生的幸福生活。字詞的不同,也能夠展現一個人的心態和心性。房似錦雖遭遇不幸的童年,但是她仍然心向陽光,於是,所有的美好次第開放。

《安家》播出之後,原生家庭這一詞也得到了大家的關注。

在電視劇里,《安家》的視角並沒有過度賣慘,也沒有用太多的筆墨為主角愛情的發生而作過多鋪墊,如孫儷在訪談節目《入戲》中說的那樣,她們真的有在認認真真搞事業。

雖然電視劇中並沒有過多展示,房似錦的原生家庭給她留下的痕跡。但是,我們仍能從一些細枝末節里看到原生家庭帶給房似錦的影響。

在《安家》里,房似錦的來來回回也就那么幾套職業裝,她的包里還放著用了好多年的筆記本,這些些微的細節,都可以看到房似錦是個什麼樣的人。

來來回回就這幾身工作服,能夠說明房似錦的節儉,更能說明房似錦的生活里只有工作。

都說女孩子天性是愛美的,為什麼房似錦的生活里沒有像一般年紀的女孩兒一樣化化妝,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然後做著嫁給富豪的夢?

因為現實條件不允許,房似錦的過往經歷告訴她,生活的苦難,不能等待白馬王子的拯救。

與其等待白馬王子的拯救,不如自己披上鎧甲,與生活做對抗,做自己的女戰士。所以,房似錦很現實,她不會做一些不切實際的白日夢。

弗洛伊德曾經說過:

"人的創傷經歷,特別是童年的創傷經歷會對人的一生產生重要的影響。悲慘的童年經歷,長大後再怎么成功、美滿,心裡都會有個洞,充斥著懷疑、不滿足、沒有安全感。"

弗洛伊德是一個特別看重童年創傷的心理學家,現在那句很流行的那句"幸福的童年可以治癒一生,不幸的童年卻要用一生來治癒"便是來源於弗洛伊德的這句話。

《安家》的時間跨度並不會長到讓我們看到房似錦結婚生子之後的婚姻生活,但是楊爍在《爸爸去哪兒》第六季里的表現,讓我們看到了原生家庭對一個人的深遠影響。

前段時間,楊爍因為在《爸爸去哪兒6》里粗暴地對待兒子引起了網友們的反感。

在節目的一開始,楊爍楊雨辰父子從車上下來,楊爍就對兒子展開了軍事化教育。

比如楊雨辰的衣服拉鏈沒拉好,走路的時候腳尖沒有超前,都會被爸爸訓斥,一旦沒有做到爸爸要求的那樣,楊雨辰就會被爸爸要求重新走一遍。

等楊雨辰怎么樣走路讓爸爸滿意了,楊爍又要求兒子走路的速度跟自己一樣。這著實很難為人。

一個是節目組是在高原地區錄製節目,體能好的大人走兩步都喘得厲害,更別說楊雨辰這不到十歲得小孩兒了。

另一個是,小朋友的步子本來就小,再加上楊雨辰當時已經很累了,被楊爍不斷催促快點,楊雨辰只好跑了起來,才能跟上爸爸的腳步。

到了找房子的時候,楊爍知道楊雨辰執意要選的五號房很遠之後,又對兒子冷嘲熱諷。楊雨辰累得不行,又被爸爸一邊訓,心裡委屈得不行。

節目播出之後,網友們對小小年紀的楊雨辰,卻要承受爸爸楊爍這過分要求的父愛,表示很心疼。紛紛跑到楊爍老婆的微博下留言:"姐姐,你讓爍哥對楊雨辰好點吧!"

但是,大家不知道的是,楊爍也有一個不幸且痛苦的童年。在一次訪談節目裡,楊爍回憶道:"我從小是被打到大的,我估計他打我的那種方式,擱現在我都能告他,都能給他關起來。"

因為和父親關係不好,楊爍在他14歲那年就開始北漂,去當學徒。在北漂的這么多年裡,楊爍無論遭遇什麼,都自己默默忍受,不往家裡說。只因離家前和父母立下賭誓:"要死也要死在北京!"

很難想像一個14歲的孩子,當時的內心到底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楊爍是這樣描述自己性格的:既自卑又自閉。

很多時候,原生家庭對人的影響是深遠的。不僅會影響你的性格,你的婚姻,甚至還會影響你的下一代。

孫儷在《安家》拍攝前特意去拜訪了原型女孩兒,隨著交談的深入,孫儷無意中問了原型姑娘一個問題:"你的爸爸爺爺喜歡你嗎?"

被觸碰到心裡的傷心事,原型姑娘忍不住啜泣起來。一旁的孫儷馬上反應過來,跟原型姑娘說對不起,並不斷寬慰她,到最後孫儷自己也動容了。

在孫儷的動容里,既有原型姑娘的原因,也有孫儷自身的原因。

現在看來,孫儷事業有成,膝下兒女雙全,更有疼愛自己的丈夫,生活不可謂不美滿。但我們卻沒有看到孫儷原生家庭的破裂。

孫儷的父母在她12歲的時候離異,而她被判給了媽媽。和爸爸離婚之後的孫儷媽媽為了維持母女二人的生活,她白天在超市里做售貨員,晚上還要再兼職一份清潔工的工作。

孫儷和媽媽

孫儷看到媽媽這樣勞累,心裡對父親就更加怨恨了。因為父母婚姻的失敗,讓孫儷對婚姻生活產生了畏懼的心理,她一度懷有"永不結婚,永遠陪伴母親"的想法。

就這樣,孫儷和父親僵持的父女關係一直持續了很多年。直到,有一年記者去採訪孫儷的父親。

孫儷的父親跟記者說,自己這么多年來一直沒有盡到一個做父親的責任,但是看到她過得很好,自己心裡也很欣慰。

孫儷聽到父親的採訪之後,她哭了。後來,有一次,孫儷忍不住試探性地問母親,恨父親嗎?

母親說:"不管怎么樣,他都給了我你這樣的女兒。看著你,我不會恨他的。"

而丈夫鄧超也勸妻子,父親當年這么做,也是有難處的。

於是,孫儷決定和父親和解。向父親和繼母伸出援助之手,幫助他們走出困境。對同父異母的妹妹,孫儷也主動承擔了妹妹的學雜費用,資助她上學。等妹妹放假了,孫儷也會接妹妹來上海,帶她去吃好吃的,去玩好玩的。

在拍戲的時候,遇到適合妹妹的角色,孫儷也會帶著妹妹一起拍戲。

對於原生家庭,我們沒有資格以一種高姿態去勸當事人去和解,因為我們沒有辦法去感同身受,去理解當事人當時所受到的傷害。

在很多電視劇中,當事人都選擇和父母和解。《都挺好》里的蘇明玉,最後因為患上老年痴呆症父親什麼都不記得了,卻唯獨還記得要攢錢給她買輔導書,在那一刻,蘇明玉心裡的防線一下子潰不成軍。

《安家》里的房似錦也因為罹患癌症的母親,在臨終前對她說的一句"對不起"而選擇原諒母親。

對這樣的結局,我常常在想施害者的道歉,是否能夠真正撫平當事人內心所遭受的創傷?

但或許也如孫儷所說的那樣:"恨一個人,你永遠也無法得到幸福。但是愛,卻可以讓一個人的內心獲得平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