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派反派,事要做足,這是《諜戰深海之驚蟄》過癮之處

“周海潮跟一塊狗皮膏藥沒兩樣,被沾上了,不是件好事。”

“荒木惟根本就是神人,沒有什麼事能逃脫他的設局。”

“張離是極其複雜的個體,她夾在余小晚陳山的中間,痛苦不堪!”

“陳山是用腦子辦事的年輕人,可是,他面對張離之時,完全就是一個傻弟弟。”

“余小晚的可憐之處,除了一廂情願地愛上陳山。還有一點就是遇上周海潮。”

前面提到的這幾位,不管是正派,還是令人討厭的反派,他們的共通之處,就是做事認真,沒有拖拖拉拉。

以荒木惟為例,編劇在他的身上,賦予了某種柔軟度,這是未來起決定性勝利的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