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鏡頭藏深意:蘇明玉病根在心裡

《都挺好》是由蘇母去世引發的“蘇家震後重建”,這是總綱。

震後首個發生變化的人,是倪大紅飾演的蘇父。因為沒人管了所以放飛自我,他的變化很顯著。

第二個發生變化的人,是姚晨飾演的蘇明玉。她的變化很隱晦,藏在了鏡頭裡。

姚晨飾演蘇明玉

這是《都挺好》第二集結尾處的一個鏡頭,蘇明玉在家裡對著大衣櫃發愣。

直到現在,滿倉大兄弟才終於明白了這個鏡頭的深意。

十年前,蘇明玉離家出走。為了證明母親重男輕女是錯的,蘇明玉先是勤工儉學,後來又進入眾誠集團,一直做到分公司總經理,成了老闆的左膀右臂。

在這十年里,“跟母親較勁,為自己爭氣”一直是蘇明玉的精神支柱,因此母親的去世對於蘇明玉來說,就意味著這口氣兒,泄了。

失去了內心假想敵的蘇明玉,也失去了人生的方向。

正如十年前她初見師父老懞時說的那番話,“留學回來乾什麼,我還沒想好”。蘇明玉掙錢留學也是為了跟母親賭氣,所以她並沒有想好,賭贏了之後還要乾什麼。

如今也是一樣,蘇明玉不知道自己的未來該為什麼而活。除了賭氣之外,她可能從未認真想過這件事。

後來,她去母親的墳前獻花,回到公司後也是躺在沙發上。假想敵沒有了,自己又身居高位——靠著慣性工作,按部就班就行了。

這是蘇明玉喪母后的第一次心態轉變。

蘇明玉接受慰問金

蘇明玉喪母后的第二次心態轉變,發生在她接受師父的慰問金時。

在她眼中,師父的知遇之恩,遠勝親爹。她早就把自己當成了孤兒,師父是她心中唯一的親人。

其實,她並不是從此刻起才感激師父的。早在她剛回來工作時就對柳青說過,“我永遠不會背叛師傅”。

但是這一次,在她失去人生方向的時候,在她身陷跳槽傳聞的時候,師父依然給出了信任和關懷,這讓她備受感動。

她意識到,幫助師父共同抵禦孫副總、保住眾誠的江山,是她報答師父的最好方式。於是她提出陪同師父一起去見孫副總,“我怕他使陰招”。

結果師父沒讓她去,只是給了她一筆錢讓她好好休息。

但從這一晚開始,蘇明玉,又活過來了。

蘇明玉與孫副總正面交鋒

活過來了的蘇明玉,被孫副總叫去開會。

臨行前,蘇明玉對助理扔下一句“那就會會他吧”,表示蘇明玉已經進入了戰備狀態。

這次會議,雙方的每句話都是交鋒。

第一回合,孫副總就放出一顆“二踢腳”。

他先說江南公司業績未達標是因為與洪氏談判失利,暗示蘇明玉不守時得罪了客戶。隨後他又說了句“洪氏是塊硬骨頭,不好啃吧”,暗示蘇明玉能力不勝任。

蘇明玉的反擊則較為溫和,承認錯在自己,承諾盡力彌補。

第二回合,孫副總揪住蘇明玉爽約的事,讓她說出原因。蘇明玉再次以私事為由,溫和回應。她沒有當場指出孫副總給她挖坑的事,因為空口無憑,很難扯得清。

第三回合,孫副總稱蘇明玉爽約導致競爭對手乘虛而入。蘇明玉則開始反擊,稱自己“用人有誤”,暗示是孫副總安插進來的人誤了事,而現在孫副總的人已經被開掉了。

第四回合,孫副總稱換人解決不了戰略決策問題,再次質疑蘇明玉能力不勝任。蘇明玉則堅稱戰略無失誤,“多說無益,下個月業績見”。

話,僵到這了。

蘇明玉為了不讓孫副總“斬斷左右手、對付老懞總”的意圖得逞,只得親赴成都向客戶負荊請罪。

蘇明玉以酒賠罪

蘇明玉的負荊請罪,《都挺好》在她回酒店嘔吐時,用一段蘇州彈詞進行了評述。

“關公善用拖刀計”,這句指的是洪總。

“老將追,急急奔,不料馬失前蹄,他翻下身”,這句指的是蘇明玉。

簡而言之,就是蘇明玉犯了急於求成的錯誤,導致公司損失了五個點。

師父老懞罵蘇明玉變蠢了,其實這不能全怪她。

蘇明玉作為分公司總經理,老闆在她的片區約見大客戶都不通知她。信息不對稱,你讓蘇明玉怎么玩?

老懞說蘇明玉沒有以前那么懂他的心思了。可她也不是算命的,再說蘇明玉一直也不覺得師父的心思很容易懂。

隨後,柳青就向蘇明玉透露,老懞總在和孫副總的談話中做出了讓步。

至此,蘇明玉才逐漸意識到,自己的恩師除了關愛她,也在防著她。

老懞總在孫副總家中的談話,劇情沒有展現。但他們一起喝茶時的談話,倒是給出了整盤棋的全貌。

老懞總和孫副總喝茶

孫副總作為集團二把手,其來歷大致有三種可能:合伙人、空降兵、老績優。

首先排除合伙人的可能。

合伙人情同兄弟,但從他們談話時孫副總的拘謹表現來看,這不是兄弟之間的推心置腹。

其次可以排除空降兵的可能。

空降兵輕易不敢得罪老闆的嫡系部隊,因為自己立足不穩。蘇明玉是嫡系,柳青也是,所以孫副總不可能是空降兵。

那么就剩下老績優這一種可能了。

老績優,指的是孫副總比蘇明玉進入公司早,而且年紀更大,但他也是憑著業績一步步爬上來的。

來歷明晰之後,孫副總排擠打壓蘇明玉的動機也就明晰了。

孫副總稱蘇明玉太年輕

孫副總打壓柳青,可能是因為搶女人,但這只是捎帶腳。

孫副總的真正目標,是蘇明玉。

作為一個老績優,孫副總坐到集團二把手的位子上,已經碰到天花板了。因此他的工作重心,是保住自己的位子。

而蘇明玉,作為老闆的親傳弟子,年紀輕輕就已經當上了封疆大吏,下一步就會威脅到孫副總的地位。這才是孫副總對付蘇明玉的根本原因。

因此,眾誠集團的高層內斗,實際上就是一場朝堂上的“黨爭”。

老懞總是皇帝,孫副總是宰相,蘇明玉和柳青是抱團兒的兩個封疆大吏。

雙方都在試圖獲得皇帝的更多信任,而皇帝卻在同時安撫、同時打壓。

老懞總暗示自己很信任蘇明玉

在老懞總和孫副總的談話中,孫副總對局勢的分析,老懞總聽進去了。

一旦蘇明玉率部叛變,對集團的打擊不可估量。老懞總雖然用“喝茶配油條”來諷刺孫副總,但他心裡也在提防這種可能。

老懞總不希望看到蘇明玉和柳青“擁兵自重”,因此他有可能在家訪時,授權孫副總暗中繼續調查。這大概就是柳青所說的,老懞總對孫副總“做出的讓步”。

因此,拿到了“密詔”的孫副總,才如柳青所說,在公司耀武揚威的。

老懞總心裡很清楚,只要保持兩派的平衡,不讓其中一方過於得勢,雙方就會繼續互相盯著對方,那么自己的江山就會相對安穩。

一但這場黨爭分出了勝負,就會有一方帶著資源和客戶“叛逃”,那才是集團不可估量的損失。

蘇明玉和老闆通電話

最後,關於“明總”這個稱呼,許多網友猜測蘇明玉是跟家庭決裂之後,隱姓埋名進入了眾誠集團,對外稱自己就叫明玉,所以才不肯向老闆解釋自己母親去世的事。

其實,在老懞和蘇明玉通電話時,就已經稱呼她的全名了。由此可見,並不存在蘇明玉隱姓埋名的事。“明總”只不過是職場上很常見的,用名字代替姓氏的一種稱呼而已,多見於非正式場合,用以拉近兩人之間並不太熟的關係。

《都挺好》雖然不屬於職場劇,但以阿耐的風格和《大江大河》的先例,《都挺好》的職場戲可能要比親情戲更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