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而偉大》:白樺這個角色,讓傳統諜戰角色煥發了生機

《隱秘而偉大》播出有一段時間了,在諜戰片或者類似諜戰片的題材有些光怪陸離的2020年,傳統套路的諜戰片反而成了一股清流。而在這股清流中,有一個非常傳統的角色設定,劇中由王瀧正飾演的白樺。

整部劇的結構來看,白樺應該不是主角,這是一個戲份比較大的配角,這個角色的特點也很鮮明,如果身邊有這樣的一個人,沒有特點大概是其最大的特點。在那個時代的警員中,白樺和其他警員一樣,總是在混日子,嘴裡總是叼著一根牙籤,看上去也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而這個白樺還是一個吃貨,總能看到他拿著一隻燒雞。

這樣的角色設定,恰恰是傳統諜戰劇最喜歡的設定,比如《潛伏》中的余則成,在整個天津站,他是軍階最低,看上去也是最老實的一個,一般情況下,是很難懷疑到他的,這個設定,一隻貫穿到整部劇的中後期。白樺也是如此,加之王瀧正非常不錯的演技,白樺這個角色鋒芒盡斂,看上去很普通,其實是整個警局中的一個傳說。如果在真實的生活中,不是用上帝視角看這部片子,也許這樣的人真的不容易發現問題,大隱於市,大概也是這個道理。

同樣的,白樺也是有理想的人,劇中一直用席勒的詩集來穿這個理想,這也是一個十分浪漫的理想,也是共產黨人的理想。而劇中的主角顧耀東就是被這樣的理想感召,才逐漸成為一名革命者。這個也是非常傳統的套路,在很早很早的片子《閃閃的紅星》中,潘冬子也曾經為這樣的理想奮鬥過,《潛伏》中的余則成,也因為這個理想而變成了革命者。劇中不止一次地暗示,席勒的詩集正是共產主義理想的一種浪漫的體現。正是這種體現,讓一個舊警察局逐漸有了不少新的氣息。

最重要的,白樺這個角色確實是一個優秀共產黨人,也是許多優秀共產黨人的代表。這樣的共產黨人,在發現人才的時候,也是慧眼獨具,在劇中的顧耀東,其實算不上一個很合格的情報人員,他確實有些木訥,身上瀰漫了濃濃的書呆子的氣息。然而這個人有正義感,做事執著,這樣的人,往往適合從事情報工作。技巧可以培養和訓練,道德品質卻很難改變。顧耀東在白樺的眼裡,成了一塊璞玉。在“白色恐怖”年代,共產黨人的生存十分困難,而黨組織卻一直在擴大,這和許多像白樺一樣的紅色特工不斷地傳遞紅色基因有著莫大的關係。

這其實也是諜戰片傳統的手法之一,只是,這裡演繹得更加成功,並沒有看到很多多餘的痕跡,加之顧耀東傻的可愛,還有些搞笑的人設,讓整部劇少了諜戰劇的緊張,多了好幾分輕鬆的氛圍。

傳統的手法卻有了很多不一樣的喜劇色彩,這樣的片子,如果放在和《潛伏》一樣的時代,也許還是一部非常優秀的諜戰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