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蟬:可恨,聰明、痴情、可憐,全劇標籤最多的女人非純子莫屬

由付寧、李昂執導,任嘉倫、李曼、劉歡等人主演的電視劇《秋蟬》正在播出。

該劇講述了在1941年底香港被日軍侵占時期,代號“秋蟬”的青年黨員葉沖臨危受命,秘密潛伏在日軍香港軍政廳機要單位執行著一項絕密任務。在此期間,葉沖與何櫻、池誠、靳香等人在不斷地誤解和猜疑中產生著深厚的革命友誼的故事。

49集的劇情,目前已經更新超過五分之四,《秋蟬》也即將迎來屬於自己的高光時刻,可能會有虐心的劇情,但是我們相信的是,正義終將戰勝邪惡。

電視劇《秋蟬》中,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李曼飾演的何櫻是女一號,也就是所謂的女主,但是她在全劇的存在感並不強,甚至給觀眾以若有若無的錯覺,反而讓清泉純子後來居上,占盡風頭。

提到清泉純子,她應該是全劇標籤最多的一個女人,可恨、聰明、痴情、可憐。

純子的標籤雖然多,但有一點是注定的,因為她的身份,她的結局一定是悲哀的。

可恨

清泉純子是日軍少佐、電訊方面的專家。

在劇中,清泉純子的手上並沒有沾上鮮血,因為她沒有直接參與打擊抗日力量的行動。

純子雖然不是殺人犯,但是她比殺人犯更可怕,也更可恨。

純子每一次截獲情報,對正義來說,都是威脅。因為情報工作的觸角伸的很長,純子對抗日力量的破壞和打擊,絲毫不亞於熱衷於武力的宮本蒼野。

所以說,純子是可恨的,也正因如此,她注定得不到葉沖的愛。

聰明

《秋蟬》中的女性角色並不多,靳香空有愛國之情,卻無城府,何櫻出身愛國學生,在與敵人鬥爭中也稍顯稚嫩,拋開日本人的身份,與他們二人相比,清泉純子算是聰明的。

有兩個細節,透露了純子的這一特點。

宮本蒼野密電東京,檢舉葉沖,電文被純子截獲,她沒有默不作聲,而是選擇了“惡人先告狀”,這一點是聰明的。

隨後,純子對佐藤大藏說了這樣一番話:

我們截獲一個由我方軍用電台發往東京內閣總府的密電,發報人是宮本蒼野。他以個人名義檢舉葉沖叛國,並質疑香島軍政廳照顧他的家庭背景,對其進行庇護,申請特令予以調查。更可恨的是,他用來發報的019號電台出自我的電訊課。而他使用的藉機單,經我調查核實,確定是偽造的。

四句話,句句都指向宮本蒼野,越級上報,抹黑軍政廳,偽造藉機單。

隨後純子再次“補刀”,說了這樣兩句話:

我父親?您是說軍部高級軍事顧問,清泉上野先生?

我是香島軍政廳電訊課軍用負責人,我認為所有的事情都應該直接向您匯報。

純子用裝糊塗的方式再次強調了自己的家世背景,同時重申宮本蒼野越級上報的行為,又把佐藤大藏架到了很高的位置,逼迫佐藤大藏不得不處理宮本。

言語之間,純子將自己的資源、心思發揮到了極致,這是聰明的。

痴情

對於葉沖而言,清泉純子就是一個“小迷妹”。

在日本的時候,葉沖是純子眼裡的“沖哥”,也時時充當葉沖“跟屁蟲”的角色。

因為葉沖的原因,純子也學習了電訊方面的知識,同時為了葉沖,隻身來到了香港。

宮本蒼野一次次對葉沖發難,純子一次次挺身而出,她對葉沖的痴情,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為了葉沖,純子不惜與佐藤大藏翻臉,利用自己父親的背景,逼迫佐藤大藏處理宮本,這都是她痴情的表現。

可憐

前面提到,清泉純子的身份,注定了她與葉沖不會有好結果,一廂情願的愛情,清泉純子是可憐的。

對於葉沖而言,純子可能是她的妹妹,但是他也不會忘記,純子是仇人的孩子。

純子對葉沖的愛,葉沖毫無感覺,但這並不妨礙葉沖利用這份感情,畢竟這是他最好的“保護色”。

所以,當純子發現池誠有問題的時候,葉沖及時出手進行信號干預,給池誠留下了充足的時間,清理現場。

而對於身邊發生的一切,純子竟然毫無察覺。

之所以說純子是可憐人,還有一層原因,就是她結局最慘。

在預告片中我們看到,葉沖身份暴露被捕,但是在純子的眼裡,這根本不算什麼。

她背著清泉上野,利用自己的身份,與何櫻等人救出了葉沖,她知道自己無法回頭了,所以選擇了自裁。

一個痴情的姑娘,就此殞命。

可憐、可恨、聰明、痴情,這幾層標籤牢牢的裹住了清泉純子,讓她成為了全劇標籤最多的女人。

也正是如此多的標籤,讓整個人物形象變得複雜起來,搶占女主的風頭,就成了分分鐘的事情。

占盡風頭的純子下場淒涼,但是她並不值得同情,痴情沒有錯,也不是罪過,但是當純子以“侵略者”的身份踏上這片土地的時候,她就已經大錯特錯。

因為一個有血有肉的中國人,是不會接受一個“劊子手”的女兒作為自己的妻子,何況他們之間本來也沒有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