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樂》徽柔和曹評是一類人,結局卻截然相反,全是趙禎的錯嗎

《清平樂》改編自《孤城閉》,由張開宙執導,朱朱執筆改編。王凱、江疏影領銜主演,任敏、邊程聯合主演的一部宋朝古裝劇。

王凱飾演的宋仁宗趙禎是仁君。對待百姓如太陽,對待張貴妃如星辰,對待女兒如暖爐,但卻終究因為一念之差,使徽柔錯付了一生。​

徽柔是什麼身份?

徽柔是大宋最尊貴的福康公主,也是趙禎最寵愛的孩子。苗心禾說:“徽柔出生時,我第一次見六哥哥笑得那么開心。”

“徽者善也,柔者仁也”,徽柔是福康公主的閨名,也是仁宗絞盡腦汁想了很久,親筆寫下的名字。足以見得這位公主在官家心中何等地位。

曹評是什麼身份?

曹評是京城將門之子,姑姑曹丹姝成為皇后之後,曹家不僅是將門,還成為了國舅府。而曹評正是曹國舅的嫡子。

曹評的父親是民間傳說中的八仙之一,是呂洞賓的弟子。儘管曹國舅地位很高,但卻不喜歡享受富貴,且不利用特權,喜歡周濟貧苦之人。

而曹評自小受到父親的影響,雖然有些傲骨,但終究是一位至善之人。出身名門,又喜文史,通書法,尤善射,是大宋標準的“高富帥”。

徽柔與曹評本就是一類人,都出身名門,自幼受到良好的教育,心地善良,嚮往至純至真的感情,也追崇自由。

徽柔是“白富美”,曹評是“高富帥”,說二人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也不為過,但卻終究被官家趙禎拆散了。

離開了曹評的徽柔,很快就被下嫁到李國舅府,國舅家的庶子李瑋是趙禎的表弟,也是趙禎身為爹爹親自為女兒選擇的駙馬。

自己是福康公主,駙馬是自己爹爹的娘家人,雖然徽柔是下嫁,但也終究進了自己家人的門,但最終徽柔卻既失去了李瑋的愛,也失去了爹爹的保護。

徽柔出嫁後,有了懷吉的鮮明對比,駙馬李瑋顯得更加“醜”了,徽柔對駙馬的抗拒,導致李瑋庶母對她的不客氣,而趙禎又早早撒手,最終徽柔在33歲就鬱鬱而終。

相對於徽柔不幸的黯淡收場,曹評的結局算是收穫幸福,相當圓滿了。

曹評為了保住曹家滿門,不得不放棄了徽柔,之後曹評也娶了一位高門嫡女。門當戶對的二人很恩愛,日子過得幸福圓滿。

在原著中,徽柔曾在礬樓見到過曹哥哥,彼時的曹評是和娘子一起出來吃酒的,曹哥哥對自己娘子很是體貼,滿眼都是溫柔,都沒有看到徽柔。

曹評娶了家室相當的世家女子,以父任累官至引進使,知審官西院,積遷溫州防禦使。曹評的一生很圓滿,活到了66歲,贈開府儀同三司。

徽柔和曹評是一類人,結局卻不同,這其中,全是趙禎的錯嗎?

如果當初趙禎不反對徽柔和曹評,結果會不會不一樣呢?我們不得而知,因為所有的假設僅僅是假設,歷史不會重來,徽柔也不能重新選擇。

但我們可以分析徽柔的黯淡收場,是趙禎算錯了棋嗎?是,也不完全是。

(1)是趙禎的錯誤決斷導致徽柔不幸

趙禎在徽柔的悲劇人生上是有責任的。猶記得徽柔一出生,他就曾許諾:“我要她成為大宋最快樂的姑娘。”

然而,徽柔在挑選駙馬的這件事上,明顯因為是李瑋而不快樂。直到出嫁都心有不甘,官家,難道你忘記當年對女兒的承諾了嗎?

趙禎拆散曹評與徽柔確實有不妥的地方,但並不是沒有道理。因為曹家是後族,累世公卿,又掌兵。暫且不說仁宗不答應,就連朝堂諸臣也不會贊同。

拋開曹評,大宋難道沒有更好的清流人家可以選擇了嗎?《知否》中的盛家也不是多大的名流,但重在家門清譽,即便是盛家庶子林小娘所生的盛長楓,不也能娶到世家望族的嫡女柳氏?

說到底,在徽柔的這門親事中,趙禎是存在私心的,他想光耀太后門楣的願望太過執著,最終導致李家和徽柔都沒有好的結局。

(2)徽柔的不幸不能全怪趙禎

然而,徽柔的慘澹收場,卻也不能完全讓趙禎“買單”。其實李瑋一直是個不錯的人,兒時就聽徽柔的命令,幫助徽柔拿蜜餞果子,長大了點趙禎讓他許願,他也將徽柔放在第一位。

李瑋長大後進宮,趙禎問他當年為何不自己要賞賜,李瑋道:“我爹說官家給我家的賞賜已經很多了。”能當眾說出這句大實話的人,真的是挺厚道的一個人。

但在徽柔出嫁後,卻因為看不起李瑋不願靠近,更別說共處一室了。徽柔用自己的地位和傲骨,深深傷害了真心對她的駙馬。

而李瑋的庶母也是造就徽柔不幸的罪魁禍首。沒有她的存在,李瑋和徽柔也不至於如此結局。

綜上所述,徽柔和曹評截然相反的結局,趙禎是有錯的,但並不是全部的責任。徽柔的慘澹收場,有趙禎的錯,也有自己的錯,亦有李瑋庶母的錯。

《清平樂》中,董秋和與崔白的結局改寫了,不知道編劇姐姐會不會對徽柔與懷吉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