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我結不了婚》大齡剩女不可悲,而是魏書這種情感理論型男人

前幾天趙睚眥寫過《誰說我結不了婚》的亮點介紹,其實主要還是跟著潘粵明的《龍嶺迷窟》的熱度刷過來的,出於對於潘老師演技的信任,我還是跟著刷了這部劇,深深的感覺到了這部劇影射的面積有多廣,殺傷力有多強!

在這部劇中,大齡剩女就是一個又一個獨立又悲哀的個體,但是為什麼趙睚眥要說像潘粵明老師飾演的魏書這種人才是真正悲哀的人呢?咱們娓娓道來。

首先咱們先看一下這部劇到現在為止比較優秀的設計:

優秀+1:角色選擇貼地氣,容易引起共鳴。

我們的三位女主角,程露,田蕾,丁詩雅。都屬於三個性格獨立的女性,但又各自不同。

程露:中規中矩型。屬於基本沒有被社會鞭打過的溫室花朵,但是已經提前感覺到了中年危機,並已經試圖開始尋找自己的避風港。她是相信愛情的,正如她說的那句話“我不是結不了婚,而是不想結婚!” 但對婚姻也有自己的原則,一直在爭取,也一直堅持。

田蕾:幹練奮進型。高級律師,職業先鋒,事業心極強。是那種寫字樓裡面的職場女王,典型的不婚主義者,自我意識感超強,競爭思維也很高,但是這樣的女性一旦要是鑽進愛情的小漩渦就會無法自拔,參考肖央、小瀋陽、閆妮的《情聖》。

丁詩雅:艱苦打拚型。丁詩雅在大城市的奮鬥史就是我們身邊一幕又一幕小鎮姑娘的血淚史。她們都是辛苦飄搖的打拚到一定的高度,限於眼界和思維的局限,沒有太高的奢求和野心。對於愛情,自己顯得十分自卑,想愛還不敢追求。

三種人選基本上涵蓋了城市裡你辦公室內的大多數未婚女性,所以就會特別的讓人引起共鳴,因為現在的晚婚,不婚的女性太多了,已經成為了家庭難題甚至社會難題,但是這樣的女性做的是錯的嗎?未必。

優秀+2:劇情角度貼近生活,細節決定成敗。

我們看到她們三個各不相同,又有相同的宿命,那就是都沒有對象。三個人經常一起聚會,一起聊天,談論男人,卻只有程露自己在積極進取,又屢屢碰壁。三個人吃完玩完,不管多晚,都會回到自己的蝸居的小家,享受一個人的孤獨。

這,其實就是現在很多城市白領女性的共性,就是“獨慣了”。她們已經很難適應身邊突然間多一個人或者一直很喧鬧的環境,哪怕是自己的閨蜜朋友。在自己的孤獨的小空間內,會覺得非常的安全,這種自我封閉,和拒絕社交也是一種心理恐懼症帶來的排外感。所以編劇設計魏書這種情感導師角色,還真是一絕。只是魏書這種人,治不了病也救不了命的搞笑設計,又是另外的風采,咱們回頭再表。

有一個細節“明暗對比”非常大,田蕾風姿翩翩在慢動作里步入十三樓,享受著眾人的欣賞和崇拜,而在十三樓里對屬下開會的狀態,和在十四樓里和合伙人開會的狀態,對比強烈,直擊人心。

還有一些爽文的特點也很“細節”,田蕾的大學同學胖胖一直被田蕾嘲笑,受盡屈辱的胖胖竟然最後成為了大老闆,在合作上田蕾就成為了“上趕子兒”,胖胖也沒讓我們失望,直接拒絕合作出了當年的惡氣。像類似的小細節還有很多,慢慢看,咱們慢慢聊。

優秀+3:讓觀者越看越會想自己,想身邊人,想親戚朋友。

所謂的“想”不是想念的想,而是反思,也可以說是檢討。相信在你的身邊也有這樣的職場女性吧,小編的侄女也算是這樣的吧,有點屬於田蕾這種,來到城市幾年就已經可以在自己的行業里獨擋一面了,個人能力非常強。但是對於戀愛擇偶,就屬於有點典型的95後的女生特點了,什麼“無所謂吧”,“不著急”,“再說嘍”,“以後不合適就離唄”,這樣的想法,真是讓我又苦惱又無語,今年的環境沒法上班只能居家工作,更是自己在公寓裡可以待上幾個月。

“單身太久,真的沒法適應別人了。”看了劇之後,逐漸就能想明白一點事了,為啥現在的女性很多都是習慣自己一個人了。因為自己有能力養活自己,自己可以過的很好。我們看到的很多這樣的女性,基本上都有著相當不錯的工作成績,而且收入也是挺可觀。比如在上海,一個普通的白領可以拿1萬塊吧,不算多,其實也能過日子,自己除去生活支出,還可以適當除去轉轉,旅旅遊,想買點什麼只要稍微控制一下就可以買。

但是如果還有一個人呢,就需要考慮的很多,比自己賺的多的,感覺不平等有壓力,比自己賺的少的,感覺不合適太弱了。這芝麻掉到針眼兒里的事,哪就那么容易碰到呢?一等,再等,還等,就耽誤了。然後再不想“將就”,也就成為了不婚者,不得不說,這不僅僅是這三種女性的“可悲”,也是社會現實的“可悲”。

看劇的人,除了局外人在反思,相信很多人可以在三位女主身上找到自己,也在反思。能夠讓一部劇,又有熱度看,又有社會反思,那這部劇不火就沒有天理了。

聊完“可悲”女主們,咱們再看看今天趙睚眥聊的正主兒,魏書。

魏書這個設定其實非常有趣的,一個大齡未婚男子、社會心理學教授,明明是指導戀愛的專家高手,還出版的個人著作,結果最後翻車,一點實戰能力都沒有。這種設定太讓人覺得爽了,尤其翻車的人還是我們喜愛的潘粵明。

魏書的穿著有點土,一頭捲毛缺乏打理,不過也符合教授不拘小節的人設。雖然外形設計不討喜,但是架不住潘粵明夠萌啊,中年大叔給你上演傻白萌,還真給hold住了這種特性,半集過去就已經根深蒂固了,而且值得吐槽的是,所謂的大學教授,連個小跟班都沒有,不符合現實情況。要知道在《白夜追兇》里關宏峰可是身邊時時刻刻都有“小昭”陪伴的啊。

到了第二第三集,已經不會在意這些細節了,你會覺得魏書就應該這樣,然後更在意就是他的台詞了。

“三十幾歲的人,十八歲少女心,受了打擊還不反省,把責任盲目推給別人。”

“就是掌控整個對話的節奏。”

“不是每個人都適合白頭到老,有的人適合陪伴,有的人適合在一起生活,還有的人值得懷念。”

魏書教授的一套又一套組合拳打的是虎虎生風,結果卻是個樣子貨,招數統統不管用。這就更印證了魏書為啥是個“可悲”的男人了,魏書的知識儲備夠,案例指導書也夠專業,可就是這么專業的人,卻教不了別人,為何?

魏書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情感理論性男人,他的理論知識足夠豐富,對人物心理的研究也足夠透徹,但是,重點來了,他沒有實戰啊,沒有經過自己的戀愛只是研究別人,終究還是繞不過一個坎兒,就是失敗。而這樣的人,當然也可以套用到現實中來,我們的身邊總有這樣那樣的說的一套又一套的“高人”,可說的明白,不代表做的明白,因為紙上談兵的,大多都失敗了。

有人說,魏書不可能研究一種戀愛觀就去戀愛一次吧,那不成渣男了嗎?我想說的是,一個連自己都沒有研究透的人,如何研究別人呢?不過劇情最後的走向,還是讓這個“可悲”的男人淪陷了,他終於說出那句金句“在心理學上我是個專家,但是在情感問題上我和普通人一樣困惑”。

理論這么強,實際卻這么弱,小編不禁想到了“公式相聲”。同樣也是理論性人才,同樣也是出版的專業書籍,卻在實踐中被鞭打,我想這種反差也是編劇向世人展示的一種吧。

這么來看,魏書真是挺可悲的,但是他又是幸運的,因為主角有光環和金手指嘛,好了今天就先聊到這,關注趙睚眥

咱們多看幾集改天再扒。

最後我劇透一下,最後只成了一對兒,你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