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折射病態消費觀:花光積蓄,透支信用卡,只為了體面

現代都市劇《三十而已》火了,全職太太算不算獨立女性,掏空家底的消費觀是不是病態,伴隨著劇集的播出,這些與劇集相關的議題也頻繁出現在網友們的討論中。

這部劇之所以能夠在播出前宣傳有限的情況下走紅,或許正是在於它對於都市人的細節刻畫,令人感同身受。

掏空家底也要“壕”,值得嗎?

在劇中,江疏影飾演的高奢品牌店店員,見證了不少劇中角色“打腫臉充胖子”的一幕幕場景。

與丈夫離婚的陳太太,忙不迭去購買價值百萬的高定珠寶,實際上她所謂的巨額贍養費還根本沒有到手。

這一情節播出,便有不少觀眾質疑陳太太的消費理念,認為錢沒到手的她是在冒險購物。

這一橋段,對於超前消費觀的刻畫還不算太極端化,因此對於許多觀眾的觸動還不夠深。

不過劇中關於消費觀的刻畫不止這一處,令人深省的內容也不少。

童謠飾演的顧佳費盡心機要躋身貴婦圈,不惜將老公與自己的積蓄都用上去購買品牌包袋,只為了得到貴婦圈的入場券。

然而,當孩子要報名馬術班錢不夠的時候,她又只能把奢侈品賣給二手店,靠著拆東牆補西牆的做法來維持外界眼中的體面生活。

江疏影飾演的王漫妮,則一直身處物質生活的影響之下。

作為高奢品牌店員,每天看到客人一擲千金購物的日常,自己也難免對那樣的生活產生嚮往。

在劇中江疏影透支信用卡,來滿足自己的享受心理,但還款日對於她而言無異於一場災難。

這樣的消費觀,其實並不是劇集的誇張處理,而是不少人的真實生活。

尤其是生活在一線城市的人們,不少人對於劇集內容表示感同身受,稱這些就是發生在自己或周圍人身上的故事。

大城市中誘惑太多,又有相互比較的機會,因此不少人才不惜掏空家底也要維持看似體面的生活。

這或許也是劇集背後想要討論的,目前普遍存在於一二線城市之中的中產階級困局。

從這幾年的社會新聞中不難發現,城市中的人一方面面臨著“手停口停”,一旦失業便會面臨一切歸零的窘境,一方面又因與真正的富豪階級有許多交集,容易產生“我也可以努力做到”的想法。

從衣著包袋、住房位置、子女教育等諸多方面,中產階級在進行一場全方位立體式的比拼,這種比拼的背後,則往往以“掏空家底”作為直接的代價。

《三十而已》則把這種現實的情況放到了劇情里,揭露了目前最普遍的社會現狀。

都市劇靠什麼成為爆款?

平心而論,2020年的劇集市場確實不如往年火爆,雖然小爆款不斷,但所謂的大爆國民劇卻遲遲沒有出現。

《三十而已》則是目前幾部劇集中,最有可能成為爆款的一個。

雖說這幾年較過去相比,大眾對於古偶劇的熱情有所下降,反而對都市劇開始展現出濃厚的興趣,但是都市劇爆款的誕生也並不容易。

一部都市劇,想要成為爆款,則需要先引起觀眾的共鳴與討論。

《三十而已》選擇的刻畫對象,與大眾的距離感不強,幾乎都是平時生活中隨處可見的人物,同時又通過這些人物之間的串聯關係,撕開了所謂富豪圈的一角,一方面滿足大眾對於富豪的窺私慾,另一方面則能造成社會議題的討論。

隨著電視平台式微,網路平台的崛起,人們的信息接收與選擇也出現了巨大的變化。

一部劇集想要成為爆款,不止要劇情過硬,演員的演技過硬,而是需要通過“劇”來折射“社會現象”。

此前因為全職太太的問題,這部劇便引發過一輪討論,甚至不少人原本對劇集並不了解,經過討論後才去看劇。

這一次關於超前消費觀的討論也是一樣,這類議題本身對於觀眾知識積累的要求門檻不高,於是足以在大眾範圍內激起討論熱潮。

當然,目前這部劇雖然熱議不斷,但距離成為國民爆款仍舊有一定距離。

加之國產都市劇一貫有高開低走的規律,期待越高失望越大的前車之鑑太多,也不能不讓人為這部劇有一些擔心。

揭秘都市生活,或成未來劇集新題材

這部劇集引發熱議的背後,也令人感覺到大眾對於刻畫都市生活、尤其是揭開光鮮背後不堪一面的內容渴求。

成功的劇集離不開兩個要素,一方面是令大眾有所共鳴,另一方面則是為大眾提供信息增量。

以《三十而已》為例,都市白領的生活就是大部分觀眾的日常,代入感更強的同時,也更具備討論熱情。

另一方面,劇中對於所謂馬術班、闊太圈的刻畫,則是這些都市白領們想了解卻又缺乏渠道去了解的一面。

甚至有不少人表示,看劇的同時,也是抱著學習的態度,希望能從中得到一些關於孩子上學,或者是與其他家長搞好關係的訣竅。

當然,對於編劇而言,這類以都市女性為主,且職業較為大眾化的劇集,在撰寫上的難度也較低,只要細節足夠真實豐滿,就足以打動觀眾,而且不太可能被人詬病因為不了解某個職業,而出現“懸浮感”。

總之,《三十而已》目前的成功算是給其他都市劇提供了一條可以借鑑參考的思路。

與其每天捉摸著商戰、霸道總裁的日常,不如把鏡頭對準都市中產階級,他們的故事才更能引起討論與共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