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賦里的楚宮醜聞:春申君暗度陳倉,李園卻不是最後的黃雀

在電視劇《大秦賦》第39集中,李斯攜陽泉君前往楚國奔喪,恰巧撞見春申君遭遇行刺,由此還勾出一樁宮廷醜聞:行將繼位的楚太子悍非楚考烈王熊完之親生,而是春申君的兒子。

史實而言,除了李羋二人沒有出現在案發現場之外,事件梗概與《史記》所載基本相符,遠勝於子虛烏有的嬴政乃呂不韋之子一事,只是電視裡沒交代楚王何以昏庸至此,春申君為何如此膽大,而那個黃雀在後的陵圓君李園又是什麼來路。

話說楚考烈王並非什麼昏庸之輩,而是東方六國最後一位雄主,秦人圍攻邯鄲時曾發兵救援(世人皆做毛遂功勞),後又攻滅魯國,完成楚國最後一次開疆拓土,公元前241年擔任最後一次伐秦聯軍的合縱長,在位期間雖攝於秦威,卻不曾失卻楚人氣勢。

▲春申君有“招致賓客,以相傾奪,輔國持權”之實,也是一位優秀的政治家

但這位人如其名(完)的楚王恰恰是一位不孕不育患者,楚國後宮的嬪妃自然不少,多年未見動靜的現實早已說明了一切,楚王自然是大為著急:不同於我輩市井小民,古人對於後裔的執念暫且不說,人家裡可真有王位需要傳承的。

《史記》載“今君相楚二十餘年,而王無子,即百歲後將更立兄弟”,春申君為相於楚考烈王元年,想來熊完早已急得方寸大亂,偏方神醫什麼的都找了一大堆,卻始終徒勞無功,倒是周圍某些野心家起了蠢蠢欲動之心。

▲綠帽子王:男人往往最後一個知道實情。

這個人並非黃歇,而是門客趙人李園,他想將如花似玉的妹妹從給楚王,卻又擔心沒有後裔而“恐久毋寵”,於是籌劃了一出偷梁換柱之計。他蠱惑春申君先將妹妹的肚子搞大,然後送給楚王,如此一來未來的楚國勢必落入二人之手。

話說熊完黃歇二人堪稱戰國末年最鐵桿的君臣組合之一,可惜年老喪志的黃歇終究未能抗拒鳩占鵲巢的誘惑。隨後趙女順利誕下了太子悍,其親爹,娘舅和老娘各得其所,隱隱構成了不遜於趙姬呂不韋的未來權利組合。

▲太子悍當時應該不過三五歲小孩

李園既入其女弟,立為王后,子為太子,恐春申君語泄而益驕,陰養死士,欲殺春申君以滅口,而國人頗有知之者。--《史記.春申君列傳》

貪心不足的人是李園,他蓄養死士欲圖謀不軌,楚國人都一清二楚,就是不知道事跡有無敗露。可知的是楚王完全被蒙在鼓裡,而曾經精明強幹的春申君也成了大豬蹄子,哪怕手下明確告知“李園必先入據權而殺君以滅口”,他依舊沒當回事。

▲棘門即以戟為門,古代宮門插戟,故亦為宮門的別稱。

隨後楚王駕崩,春申君親往悼念並主持喪殯事宜之時被埋伏在棘門之內的武士殺害,頭顱被直接扔了出來,隨後李園派人以謀反罪屠滅其滿門。堂堂楚國令尹、名滿天下的戰國四公子之一的春申君黃歇至此落得禍及全族,身敗名裂的下場。

▲劇照:春申君被刺殺

筆者竊以為李園此舉也是敗筆,其手段甚至不如《大秦賦》里的當街暗殺。須知楚國除了龐大的宗室之外還有足令楚王撓頭的屈景昭三家,李園身為外戚攬權即可,明殺不啻於掩耳盜鈴之舉,非要給反對者一個口實嗎?他終究只是個陰謀家而非政治家。

“後有考烈王遺腹子猶立,是為哀王。考烈王弟楚王負芻之徒聞知幽王非考烈王子,疑哀王,乃襲殺哀王及太后,盡滅李園之家,而立負芻為王。”--《列女傳.孽嬖》

《史記》懶得記載這等腌臢人物的去向,後來人卻不依不饒地給他安排結局,李園兄妹的結局遠遠慘過趙姬,機關算盡卻依舊不是最後的黃雀。

李園能夠給精明的春申君留下“弱人也,仆又善之”的老實人印象,卻不足以如呂不韋一般成為楚國的掌舵人。其陰謀確實成功,其甥熊悍順利成為楚王,倘若多乾數十年倒也能穩定王座,造成木已成舟之勢。可惜僅僅在位十年便在弱冠之年早夭(前228年),且並無子嗣,按照慣例當由楚考烈王遺腹子熊猶(估計也是春申君的種)次年繼位,被王叔負芻(《史記》載為)以血統存疑為理由斬殺並自立為王,兄弟倆個一個“幽”,一個“哀”,儘是惡謚。

而負芻也算不得最後的贏家,在秦人的滅國大軍面前,楚國的滅亡已進入了倒計時狀態,負芻也算是有為之主,從公元前226年到223年,他帶領楚人堅持抵抗了三年有餘,一度擊敗李信的二十萬人馬並斬殺都尉7人,依舊未能頂住老辣的王翦,立國八百餘年的楚國自此轟然倒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