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霍元甲》霍元甲出獄後到上海謀生,卻惹出大麻煩

《大俠霍元甲》中霍元甲從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公子哥,在大刀王五、譚嗣同、農勁蓀等進步人士感化,逐步成長為一名為國家為人民的俠義之士。在家破人亡後,他決心帶著家裡的老母親和妻兒來上海開武館,一來可以養家餬口,二來可以練武強壯國民體質,擺脫“東亞病夫”的帽子。

霍元甲出生在習武世家,家境殷實,一直到了三十歲還沒成家,只知道和別人打打殺殺,以獲得武林高手的稱號。此時的北京正在經歷著一場轟轟烈烈的“戊戌變法”運動,大刀王五刀法嫻熟行俠仗義聲名鵲起,成為“戊戌六君子”譚嗣同的忠實跟隨者。霍元甲不滿足於家鄉的那點兒名頭,想來北京闖蕩,就找到王五比武。

誰知王五因為變法失敗,譚嗣同遭到逮捕而情緒低落,無心與霍元甲比武,故意輸給了他。但霍元甲心思縝密,看出王五心不在焉,於是就悄悄跟蹤他。誰知鷹四公報私仇,就因為王五曾因他作惡多端差點兒殺了他,讓他記恨於心。於是帶領官兵將王五團團圍住,如果不是霍元甲伸手相救,他早已成了冤魂。

王五又召集弟兄要劫獄救出譚嗣同,幸虧霍元甲在刑部當差的徒弟劉振聲幫忙,才沒有中鷹四毒計,並順利進入獄中見到譚嗣同。誰知譚嗣同早已做好了犧牲準備,他要用死來喚醒沉睡的國民。霍元甲聽過譚嗣同言論後,備受啟發,發現原來自己是多么渺小,天天想著和誰比武,不務正業。並受譚嗣同啟發,下決心要開武館,教化國民強壯中國人,為祖國的強大做出自己力所能及的貢獻。

回到老家後的霍元甲在父親給官府送去大量金銀後,才免遭迫害,讓他學會隱忍,並給他張羅結婚。誰知當他聽到結拜兄弟王五被洋人殺害頭顱還被掛在北京的城樓上時候,再也忍不住了,拋下即將洞房的妻子,帶著徒弟就趕往北京要將王五安葬。誰知鷹四早已在城樓上等候他多時,如果不是為洋人當翻譯的農勁蓀路過,他和他的徒弟就要葬送在這裡了。

農勁蓀是霍元甲徒弟黃文發的舅舅,他也是為王五而來的。眾人就一起商量用調虎離山之計,霍元甲帶人引開官兵和鷹四,農勁蓀趁機取走王五頭顱。事情倒是辦成了,但是霍元甲卻為家人帶來了滅頂之災。

鷹四知道霍元甲是天津赫赫有名的武林世家,就趁霍元甲放鬆警惕回家和王氏拜堂成親之計,將他們家團團圍住。父親就讓他帶著婦幼從密道逃走,自己和大兒子帶著家丁和官兵打在一起,最後全部都被殺死。

霍元甲想為父報仇,但單槍匹馬怎么能行,如果不是農勁蓀相救,也死在鷹四刀下。為了全家老小安危,霍元甲帶領家人逃難到山林避難。本以為躲進山林可以享受安寧,誰知天災不斷,不是乾旱就是洪水,弄得他們顆粒無收還被洪水沖走財物,從衣食無憂突然之間一無所有,連吃飯都緊張,讓霍元甲極為難過。又加上王氏懷孕急需營養,徒弟們也個個想著賺錢。

禍不單行,三個徒弟為賺錢替人押鏢誰知被劫,被東家拿命相抵。霍元甲知道後,就急忙找東家說情,並承諾一定找回貨物。於是又帶領三個徒弟故伎重演,誰知匪徒就是上當了並被活捉。

東家有意讓霍元甲做總鏢頭,被好意謝絕。恰巧此時縣官薛文韜前來祝賀,稱讚他們為民除害,要為他們慶賀。當得知霍元甲家人因為水災還在忍飢挨餓時候,就陪同他帶上糧食上家裡慰問。沒成想老婦人喊霍元甲名字,被薛文韜認出,就假意奉承,並請求霍元甲為他押運官鏢。無奈霍元甲只得應允,當然也看在錢的份上,以解決暫時家庭困難。

誰知半路遇上土匪沙狼、沙燕兄妹,被暗地下迷魂藥迷翻。當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霍元甲後,立馬釋放,並好酒招待。因為王五是兩兄妹救命恩人,而霍元甲冒死取走王五首級的行為早已讓兄妹二人佩服,所以就畢恭畢敬地把霍元甲一行送下山。

霍元甲護送官鏢到達目的地,圓滿完成任務,便和三個徒弟上街為家人買禮物。卻又遭到沙狼暗殺,直指他們倒賣鴉片。為求真相,三人又到官衙查看,果真是鴉片。霍元甲信誓旦旦自己和薛文韜是被人陷害的,要報官通過官府查明真相。殊不知這是薛文韜和侯典史在暗中交易,等官府去查看貨物的時候,早已被換成了藥材,為此還污衊霍元甲勾結土匪被官府打得皮開肉綻。沙狼氣不過,再次找到鴉片藏匿地點後,一把火給燒了,並要殺死貪官候典史。可是霍元甲還一意孤行,認為魏知縣是清官,要通過官府,查明真相捉拿倒賣鴉片的人。

也幸虧魏知縣為人正直,並不貪財販賣鴉片,最終查明真相抓住候典史,還霍元甲清白。薛文韜知道事情敗露後,把鴉片的事推得乾乾淨淨,稱自己一概不知。並痛哭流涕,讓霍元甲生出惻隱之心,殊不知有個更大的陰謀在等待著他。

薛文韜勾結鷹四,故意讓霍元甲幫忙送官鏢,實則鏢物是一首反詩,並且收貨人是鷹四,讓霍元甲自投羅網,跟隨他多年的徒弟小伍為保護他也死了,霍元甲也被抓了起來。為了救他,眾人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王氏上北京告御狀,黃文發賣了家裡的橡膠園換成黃金給官員上貨。

霍元甲出獄後,為了重振家業還債,開鏢局。誰知黃文發和沙燕投身革命黨,刺殺欽差大人,鷹四藉此機會燒了霍家老宅還要殺霍元甲,誰知反被殺。霍元甲為了討生活不得不帶領家小遠離家鄉來上海謀生存。本想開武館教化民眾,誰知又給自己引來一身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