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玦塵》:第三世來了,白玦夜探妻兒,一句“我睡不著”淚目

心疼白玦,“黑化後”和上古說話時,眼睛都是躲閃,不敢看她,生怕自己會心軟。

只能在夜晚,偷偷去看自己的妻兒,天啟問及,只一句,“我睡不著”,著實讓人動容。

這世間真有朝生夕死嗎?上古,我只怕你還不夠 恨我。 你能恨我,是我六萬年來最大的期盼。------白玦

都在為清穆一片哀鴻遍野,但阿眷還是更心疼白玦。

作為真神,在世間經歷一切,他怎么可能失去清穆的記憶?

柏玄是他,清穆亦是他。

清穆尚可抱著“我能活一日是一日,能愛她一天是一天”的信念,而白玦,自他覺醒那一刻,或者說自他布下六萬年這一局的那一刻,他就已經知曉,他無法再陪伴她,他用盡全力,做的是假裝忘記她,讓她怨恨他,只為了以身護住她與她的蒼生時,她不需要感受他曾經目睹她灰飛煙滅的那種痛。

你能恨我,是我這六萬年來最大的心愿!

清穆的神識、清穆的記憶,一直都在他的體內,但他不能再做清穆。

“我只慶幸,六萬年前沒與你在一起!”白玦,這是你想要的嗎?

神生太長,唯獨你,始終寂。

白玦確實很讓人心疼,愛上古護三界,自己扛下一切,甦醒後的白玦,與第一世時完全不同,第一世是獲得了愛又失去,第三世卻是一切計畫已瞭然於心,愛只能壓抑在心底無法表達。

清池宮真正的主人從來就不是古君,而是白玦,柏玄,清穆,白玦都是他。

六萬年日升日落,月滿星沉,他連一瞬間都沒有從上古的人生中消失過。

清穆就是白玦的一部分,他知道,但是他不能說。

清穆還曾擁有過甜甜的婚禮,白玦只有上萬年的孤獨。

白玦等了十幾萬年也沒能等到一個把埋藏在心底深處的情感說出來的機會,一個人孤獨地等待了數萬載。

書中有一段白玦內心獨白“上古,你不知道,我有多慶幸,能以清穆的身份,曾經名正言順地陪在你身邊,光明正大地愛過你。”

清穆就是白玦,後池亦是上古,因為白玦愛得深,才有了清穆。

九州八荒上萬年孤獨,北海深處數千年冰封,青龍台上的挫骨焚身之痛,怎能……都是你?

其實都是他們自己而已,傾之,慕之那是上古界白玦在桃淵林說的話,有了第二世的清穆。

白玦的深情,誰又能理解白玦?

白玦不會因為自己的感情去犧牲他人,他選擇犧牲自己,守護自己愛的人。

有情有義有愛,但不會被局限在小情小愛里,這樣的他太讓人心疼,白玦一個真正值得託付的人。

所以最喜歡他,也最心疼他。

白玦就是想要守護的太多,把責任都壓在自己身上。清穆是分身也是帶著白玦內心真正想表達的情感。

白玦:我不想看她灰飛煙滅,我來替她。

她未必是世間最好,卻是我眼中獨一無二,無可替代。”------白玦

她若眷念蒼生,便為她守住輪迴;她若看重世間生靈,便為她護下三界,她若願九州繁盛,便為她滌盪八荒,她若想四海安寧,便讓這天下無垢。——白玦

清穆無根無源,是最真實的白玦,是內心深處的白玦,白玦想做而不能做的他。白玦身上太多責任了,既要為上古守護三界,又要守護上古,他不能像清穆一樣那么任性做自己,心疼。

即使失去記憶,但相愛是本能。

上古,我是白玦。————白玦

他和她,終究會重逢。陌上花開,緩緩歸矣,靜待佳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