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白首》之那嵐岳:真心愛你的人,又怎忍心傷你分毫

01

很多人都在罵容嫿,說她配不上那嵐岳的深情,個人認為,這說法還是有失偏頗。

正如彈幕里所說,整個龍吟城,真正的惡人只有容靖灃以及後來的梅嬰,其他的人,就算做了惡,我們似乎都能找到原諒的理由——

紫煙雖然助紂為虐,也不過是因為用情太深;容夙有時候也會顛倒黑白,只是因為太想得到父親的認可。

至於容嫿,對於是非對錯一直都門兒清,不然的話,她也不會一直追隨著那嵐岳,就算父女反目也不在乎。

之所以會被人罵,無非是三件事,一則是他替龍吟城的人求情,二則是紫煙被害的時候她誤會了那嵐岳,至於第三,就是那次在靈教那嵐岳舉劍刺向容靖灃的時候,她的反常舉動。

但是站在容嫿的視角來看,又當如何呢?

是大義滅親親手殺死老爹,還是眼看著那嵐岳殺死自己的父親而無動於衷甚至拍手叫好,如果容嫿真的那么做了,恐怕會被罵得更慘吧。

02

紫煙遇害那次,那嵐岳成了背鍋俠。

說實話,那嵐岳的這口鍋背得不算太冤,首先梅嬰陰險狡詐,他們千算萬算都不會算到梅嬰會對紫煙下手。同時,本該一直守護在紫煙身邊的白為止,因為有事離開,給了梅嬰最好的下手機會。

而另一方面,在梅嬰下手之前,那嵐岳正好遭遇了赤華珠反噬。那嵐岳因為太過心疼容嫿,不想讓她看到自己遭受反噬的樣子,躲開了容嫿。

就這樣,誤會發生了——紫煙被梅嬰重傷從窗戶掉落出去的時候,正好被那嵐岳給接住了,而這一幕又正好被容嫿看見了。

於是,就有了容嫿質疑那嵐岳的一幕。

(當然,也許我是真的不懂愛情吧。)

按照容嫿的說法,她只想聽到那嵐岳的答案,只要那嵐岳否認,她就會選擇相信。

可是她的這份懷疑,卻在兩人之間製造了莫大的裂痕。

究其根源,也許還是因為容嫿想要的太多,親情愛情都想得到,外加對那嵐岳的感情不夠堅定的緣故吧。

03

後來的故事裡,那嵐岳與陸一舟有一段對話,聽得人很揪心。

原來那嵐岳之所以不解釋,讓容嫿誤會他的基礎上進一步加深誤會,從而逼著容嫿離開自己,也是因為無法預知自己的未來,與其讓她待在自己身邊,還不如讓她回到龍吟城,這樣至少可以確保她生命無虞。

甚至為了讓容嫿死心,那嵐岳還找來管不拙演戲,把這份誤會做成實錘。

那嵐岳若此,陸一舟又何曾例外,每次容夙遭遇危險的時候,他明明比誰都要著急,可是真正只有兩人的時候,他依舊要裝出一臉冷漠,讓本就不相信愛情的容夙對他誤會更深。

也是辛苦這哥倆了,終是他們獨自擔起了一切。

幸好,容嫿雖然有過短暫的衝動與懷疑,但是她還不是傻白甜,藉助現場的蛛絲馬跡,硬是查清了真相,並且用計讓梅嬰這個真兇現了原形。

也幸好那嵐岳對容嫿的感情夠深,無論鬧了怎樣的不愉快,可是只要容嫿出現在自己眼前,他依舊會變回那個深情款款的林敬。

04

在墨幻和白蘇的幫助下,容嫿知道了容靖灃的所有陰謀。

就算容靖灃已經不打算認她這個女兒,容嫿依舊在做著最後的努力,希望她爹可以良心發現,主動對武林中人說出當年眾掌門被殺的真相。

只是容嫿顧念親情,但容靖灃卻沒有絲毫顧忌,點燃了早就埋好的炸藥 ,想要跟大家同歸於盡。

那嵐岳和容嫿好不容易才逃出去,卻遭遇了“正派人士”的截殺,看得出來,那嵐岳真的很善良,就算這些人個個都想要他的命,他也只是出手擊退了他們而已。

只是,對於“正派人士”來說,哪裡會明白這些,依舊一路追殺,想要“懲奸除惡”。(不知怎的,我現在只要想起“正道人士”幾個字,就忍不住想笑。)

後來,龍吟城中亂箭齊發,那嵐岳再一次用自己的身體為容嫿擋箭,才避免了容嫿受傷(這應該是那嵐岳第二次為容嫿擋箭了,上一次,因為他替容嫿擋箭,才害得林若寒不得不以命換命)。

而且,對於墨幻和梅嬰來說,一定會利用這些印記,在他們之間製造更大的裂痕。

05

再後來,容靖灃在梅嬰的“幫助”下,逃出了龍吟城的牢籠。只要他乖乖地待在龍吟城裡,江湖中人礙於白蘇的面子,是不會對他下手的。

可是現在他出了龍吟城,立即就遭遇到了江湖“正派人士”的追殺。

只是,對容靖灃來說,最大的危機還是在那嵐家,那嵐岳雖然承諾不害他性命,但是那嵐家的其他人卻不可能真正放下仇恨,加之白為止又自以為是地去鬧了一出,矛盾自然就加劇了。

為了徹底解決這件事情,那嵐岳不得不當眾“殺死”容靖灃,當時容嫿衝上前哀求那嵐岳放過容靖灃,最後還是陸一舟打暈了他,才暫時破了這個局。

“殺死”容靖灃之後,那嵐岳把子蟲種進容靖灃體內,讓他死而復生。

因為那嵐岳親手“殺死”了容靖灃,那嵐家和容家的仇恨也就徹底了結了,作為家主的那嵐岳趁機宣布,兩家恩怨兩清,不得再有任何爭鬥。

後來的故事裡,那嵐岳設法毀去體內幻蝶,並且將冰晶打入了容靖灃體內,確保他性命無虞,歸還自由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