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播兩天,《隱秘的角落》站上今年網劇口碑榜首,禿頂的秦昊別具魅力

影視圈公認的是,成年演員和兒童演員之間不好合作,一方面怕兒童演技稚嫩,另一方面則是如果兒童演技太好,那么成人演員無形中就會背負壓力,如今正在愛奇藝獨家播出的懸疑劇集《隱秘的角落》顯然屬於後者,自6月16日開播後,該劇如今斬獲了豆瓣9.2的高分,一舉成為2020年國產網劇的口碑榜首,超過90%的豆瓣用戶打出了四星高分。

作為一部雲集了秦昊、王景春、張頌文、寧理、李夢等演技派演員的網劇,人們的注意力卻集中在三個小演員身上,他們在劇中精湛的演技與老戲骨們不分伯仲,也讓觀眾再次看到了電影質感的網劇。《隱秘的角落》也是繼《無證之罪》後再次由紫金陳小說改編的社會派推理作品,“一路明明白白一路驚心動魄”的表現手法讓觀眾大呼過癮。

《隱秘的角落》改編自小說《壞小孩》,講述了在廣東沿海小城中,三個孩子在爬山時,無意中記錄下了少年宮教師張東升謀殺岳父母的行為,他們並沒有報警,而是懷著心思向張東升寄出了一封“警告信”,索要30萬,平時內向的張東升內心極其偏執,他如何在三個孩子中周旋?三個孩子又能達成他們“不可告人”的目的嗎?12集的《隱秘的角落》幾乎沒有廢戲,用凌厲的風格講述了一個揭露真實人性的故事,與現在流行的愛情偶像劇,古裝劇等類型不同,《隱秘的角落》更像是一部黑暗懸疑劇。

第一集的片頭就嚇到了不少人,秦昊飾演的張東升看上去文質彬彬,卻因常年壓抑心理扭曲,沒有編制、收入微薄、也沒有社會地位,妻子要跟他離婚,張東升就借帶岳父母爬山之際向他們求情,希望老人能夠挽回妻子的心意,岳父母反而勸他好聚好散,張東升就在山頂為兩位老人拍照時,突然一把將兩人推下山,懸疑氣質凸顯,然後切入暗黑版動畫風格片頭,讓觀眾著實嚇了一跳。

秦昊在劇中的造型看上去很像讀書人,卻在半夜無人時卸下假髮,“地中海”造型看似雷人,卻為塑造角色性格增分不少,也成為網友熱議的話題。6月17日晚,秦昊的太太伊能靜發文稱,“我在乘風破浪,你在興風作浪,我們戴著各自的假劉海,站在自己絕美的舞台上。”

隨後,秦昊也在社交媒體回應了自己在劇中的造型,他稱,“假髮一帶,誰都不愛!謝謝關心,髮際線尚好。”並配了一張自己濃密頭髮的照片。

即使放在電影圈,《隱秘的角落》的演員配置也堪稱豪華,秦昊憑藉《青紅》《春風沉醉的晚上》《日照重慶》三次獲得坎城影帝的提名,王景春也憑藉《地久天長》獲得柏林電影節影帝,雖然目前兩人在劇中還沒有照面,但各自憑藉紮實的表演再次證明自己的演技。

另外,張頌文在劇中飾演朱朝陽的父親,戲份雖然不多,但一場打牌的戲就把“雖然和兒子有陌生感,但心中以他為榮”的感覺表現的淋漓盡致,值得一提的是,在《無證之罪》中飾演反派大BOSS李豐田的寧理,雖然這次只客串了一場戲,卻氣場全開,讓觀眾看到了“豐田哥”的餘威尚在。

但真正讓人感到驚喜的,還是三位小演員。

史彭元飾演的嚴良第一個出場,沒有幾句台詞的他便將一個從福利院逃出來的孩子表現得很真實,榮梓杉飾演的朱朝陽是全劇的戲眼,在學校是學霸的他面臨父母離異的現實,在戲中還要擔負著從陽光到黑化的任務,也引起了觀眾無限期待,王聖迪飾演的女孩普普年齡最小,但滿眼都是戲,劇中演唱的《小白船》雖只有兩句,卻讓觀眾感受到了深深的詭異之感。

如今很多探案類影視劇都是本格推理,就是開頭製造一個懸疑案件,通過蛛絲馬跡抽絲剝繭尋找到最後的真兇,而無論是《無證之罪》還是《隱秘的角落》,都在開頭明明白白交代了案件和真兇,把所有的真相呈現在觀眾面前後再敘述破案過程,與傳統懸疑題材“推理+燒腦”的類型形成區隔。

播出方介紹,該劇通過光影、構圖、場景、道具、人物細節來鋪就整體的懸疑氛圍,鍛造出全劇的電影級質感。在價值延伸層面,劇中人物情感的對沖和社會現象的描摹,如張東升對挽回婚姻的迫切、朱朝陽對朋友的渴望、家長重視學習忽略溝通的作風等,映射出現實生活中許多家庭存在的共性問題,實現懸疑題材和現實主義交融式表達的又一次進階,引發用戶的廣泛關注和討論。

據介紹,《無證之罪》《壞小孩》《長夜難明》是作家紫金陳“社會派”推理作品的三部曲,這三本小說依次寫個人、家庭、社會層面的悲劇,分別改編成《無證之罪》《隱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三部影視作品。

有心的觀眾會發現,劇中的小孩的名字“嚴良”在《無證之罪》中也有出現,但在小說中,這個“嚴良”叫丁浩,小說中的嚴良是大學教授,也正是《無證之罪》中的嚴良,只是《隱秘的伽羅》中把這個人物刪掉了。從小說中的邏輯聯繫來分析的話,《無證之罪》中的嚴良是破案能手,在《壞小孩》中他辭職去了大學當教授,小說中張東升就是嚴良的學生。至於為何要這樣改動,有觀眾猜測,這是要把幾部小說中的人物串到一起,形成一個社會派推理的世界,這也是如今成熟的影視IP通行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