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瞄準》蘇文謙緊急救場,一根皮筋再救人,被聘特偵組教官

在碼頭抓捕葉冠英那次,蘇文謙用一把彈弓先於李北筏出手,使作為人質的小女孩幸免於難。這件事情真相大白後,著實讓曾必達等人震驚了一把,高手就是高手,哪怕手裡沒槍,一把彈弓也能影響戰局。不久後,相同的場景再次出現,而這次蘇文謙手裡拿的是一根皮筋。

正午的火車站,一場敵我實力懸殊的較量正在暗中醞釀,危機正朝我方奔來。而曹必達等人並沒有意識到,他們知道水母組厲害,但還是遠遠低估了對方的實力,險些釀成大禍。曹必達等人不聽蘇文謙的勸,覺得那是在長對方誌氣滅自己的威風,結果證明聽人勸吃飽飯這句話是對的。

在12點鐘聲敲響那一刻,單棱和花和尚發現有埋伏,紛紛打出撤離的暗語,同時在碼頭製造混亂。在同一時間,我方戰士觀察手小鏡子,發現了單棱和花和尚不對勁,並告知曹必達,於是追擊開始。單棱和花和尚的車在跑的時候,被狙擊手陳連勝一槍打爆輪胎,車子失控撞到路邊報亭停了下來。

當陳連勝打算乘勝追擊的時候,箱式小貨車後門打開,出現一挺重機槍,這一幕讓陳連勝驚呆了,也不知這哥們有沒有躲過這一梭子彈。而占據至高點的狙擊手秀才,剛打算狙殺開重機槍的花和尚,就被池鐵城一槍打掉了手裡的狙擊步槍,人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再說拚命往火車站趕的蘇文謙和歐陽湘靈,在12點鐘聲響起時,蘇文謙瞄了一眼手腕上的表,立馬知道情況要糟,果斷搶了歐陽湘靈手裡的方向盤,一路飈過來。並且,緊急關頭拉了歐陽湘靈一把,避免她被池鐵城一槍爆頭,同時勸阻曹必達、趙大鼓等人呆在原地,不要亂動。

狙擊手趙大鼓不斷請戰,想要追擊單梭等人,蘇文謙不斷勸阻,曹必達搖擺不定,最終同意。蘇文謙一看勸阻無效,於是故技重施,用一根皮筋當彈弓,子彈當彈丸,在趙大鼓跳出來那一刻打在了他的腿上,讓對方一個趔趄,險之又險躲過了被池鐵城一槍爆頭,只是擦傷了耳朵。

由於蘇文謙的及時出現,不僅讓池鐵城與其水母組無功而返,更是救了趙大鼓、歐陽湘靈及曹必達等人一命。此次事件給曹必達等人上了深刻的一課,認識到兩方人馬的差距,並被蘇文謙徹底折服。於是,蘇文謙被邀請成為特偵組的狙擊教官,歐陽湘靈也放下了她的成見。蘇文謙雖被認可,但距離他重新拿槍還有一段路程,很期待他左手狙擊時的風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