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真相》分析火鍋局江陽的崩潰,陳明章朱偉摧毀了他的傲骨

《沉默的真相》火鍋局這場戲最好看的不僅僅是江陽最後崩潰的那場痛哭,從鏡頭切進火鍋局開始,命運就已經隱隱啟動了它的齒輪。一層一層的遞進,一層一層的堆疊,無論是精心設計的台詞還是演員自然流露出的反應,都讓江陽最後的那場爆發非常有感染力和殺傷力。更妙的是,江陽痛哭→咳嗽→吐血,導演並沒有用慣常的手法去特寫拍江陽帶血的嘴唇和一地的血,只用聲音和昏暗的鏡頭去描述,不知道是不是特意為之,簡直冷靜又殘忍,毫不留情地收割著觀眾的心。

其實江陽哭的,不是一個具象的“錢包”。他哭的,大概是自己“窘迫”“坎坷”“潦倒”“碌碌無為”“毫無所獲”的一生吧。

首先這場火鍋局有一個前情是江陽出獄後陳明章幫江陽開了手機維修店。陳明章是真弟兄,但江陽作為一個成年人,也有自己的自尊,這種“靠”別人吃飯的情況,讓他本來就“矮”了一頭。

於是這場局上,江陽的表情一直是“收”著的。表情愁苦,不舒展,跟朱偉的討論也始終帶著遲疑,跟另外兩位相對輕鬆的狀態比起來,很緊繃,喝酒的時候更像是在喝悶酒。

此時給了江陽第一刀:陳明章問小樹該上國小了吧,正是花錢的時候吧,然後給了江陽一個紅包。這個時候江陽的表情是非常窘迫的——他已經得到了陳明章很多幫助,怎么好意思再拿對方的錢?此時大咧咧的朱偉側面補了一刀——一大老爺們兒為了一紅包讓這讓那,多丟人啊。

如果江陽此刻春風得意,這個紅包就是錦上添花,江陽也自然可以收下來,待到日後再還回去,不過是普通人情往來罷了。可是此刻的江陽如此潦倒,這個人情他注定還不上還不起,他已經欠了陳明章,怎么能心安理得的繼續收陳明章的錢?連這點人情都還不上的他,多丟人啊。

這個時候江陽的表情是混合著感激和窘然的。

然後給了江陽第二刀:陳明章讓江陽復婚,同時終止調查。

陳明章問你回去看了嗎,江陽回答說回去看了幾次,然後解釋:侯貴平案沒進展,自己申訴也沒結果。其實這兩件事沒什麼關係,但他為什麼要以此作為解釋呢?因為他一生至此,坎坷而碌碌無為,諸事皆未成,怎么有面目回家見妻兒呢?

此時陳明章又補了一刀:這件事到此為止吧,今年年底到此為止。

江陽一生皆為“這件事”而奔走,一切苦難皆由此而生,事到如今已是執念與心病,就此放棄意味著對自己過往人生的否定,冤者不得清白,加害者仍逍遙法外,怎么可能到此為止?

可又不得不到此為止。證據散失,證人死亡,調查取證難上加難;朱偉降職,自己入獄,無人再堅持正義。

其實這裡江陽眼圈已經開始紅了,但他仍然點頭答應,臉上有不甘,也有無奈,這個時候情緒已經被堆起來了。

再然後就是江陽發現錢包丟了。在這裡,舉起了最後的屠刀。

收了紅包以後他摸口袋,打算把錢收起來,此時發現錢包丟了——這裡江陽做了個動作:紅包放下,摸遍全身的口袋。不知道這裡是演員提前設計好的,還是演到這裡自然給出的反應,但這個放下紅包的動作就很妙——這意味著錢對於此刻潦倒的江陽雖然很重要,但其實也沒那么重要。捏在手裡找錢包,那這個人必定愛財,重視金錢,很著急把錢收起來。

而他把“財”放下了。接下來,情緒爆發的號角吹響了,他說我錢包好像丟了,就揣兜來著。然後抽了一下鼻子。一個大男人,為了找不著錢包而掉眼淚,丟人不丟人啊,矯情不矯情啊——江陽已經急哭了,但因為還想要在老朋友面前保持一點點尊嚴,所以他在這裡只是吸了一下鼻子。

他說“多倒是不多,就幾百塊錢。”他自嘲地說,可還是吸了一下鼻子。

一個成年人,丟了區區幾百塊錢而已算什麼。可這幾百塊,對江陽而言,也一定是重要的財產啊。朱偉說,就這點事,陳老闆給你報銷,陳老闆說沒問題——他們原本是好意,但朋友的輕描淡寫不在意,反而更加襯托著他的落魄和窮困潦倒。

於錢財上,他混得不如陳明章。

而在現金之外,江陽還有著另外的擔憂——身份證和銀行卡還要再去補辦。

江陽是有案底的人,在社區有沒有備案,是不是被重點監控了?甚至是,會不會被歧視?會不會受到難為?

朱偉為了安慰他,說我在派出所就是幹這個的,到時候給他找人一條龍服務——雖然被降職成了片警,但朱偉手中仍然握有小小的權利,這幾乎不能稱為權利的權利,能讓江陽舉步維艱的事情順順利利。

論“仕途”,他不如朱偉。

曾經他們三個平起平坐,江陽還年輕,有大好前程,甚至是隱隱“高於”另外兩位朋友的。

而現在,他什麼都不是,幾百塊錢幾乎就是全部家當,所有曾經付出的心血都將歸於沉寂。

四次抽泣,幾個來回,試圖維護自己最後一點體面的江陽,終於再也無法忍受這樣的自己,崩潰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