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許幻山可憐,顧佳該原諒,憑什麼男人犯錯讓女人買單

01

《三十而已》最後,連林有有這個人設也崩了,從一開始她遇到許幻山,那么費盡心思地接近他,還辭掉北京的工作,一個人跑來上海,主動倒貼,觀眾都以為這是一個高級、有心機的綠茶,圖的是許幻山的錢,為的是上位成功,做闊太太。

然而,到顧佳發現了許幻山的出軌,到許幻山對林有有說:“我不會選擇你的。”再到顧佳安排了三人局來談判,林有有竟然從一個心機綠茶變成了,“為愛痴狂”的”的“傻白甜”了,開口閉口都是“是你說愛我的”。

這個劇情的不合理之處就在於,如果是當初許幻山主動撩的林有有,而林有有對許幻山有老婆孩子一無所知,卻信了許幻山對她是真愛,等後來發現許幻山有老婆之後,她裝出一副無辜被老男人欺騙的樣子,還情有可原。

可這個劇一開始就是林有有知道人家許幻山有老婆孩子,而且許幻山三番五次的拒絕了,她卻一而再再而三的非要跟許幻山在一起,非要拆散人家家庭,明明是她自己步步為營,把許幻山請君入甕了,最後又裝什麼痴情,好像只有許幻山在這段感情里是渣男,辜負了兩個好女人的深情。

但實際上,在這個三角關係里,最可惡的明明該是林有有,因為她是主動選擇當小三。

她的聖母心是善良嗎?不是,是自以為是和自私。

顧佳跟許幻山在一起10年,她只看到了顧佳不讓許幻山踢球、吃晚餐,一點兒也沒有看到顧佳為家的付出,就斷定顧佳是一個差勁的太太,他只看到了許幻山的溫柔、才華和現在的成就,卻想不到,許幻山能有今天都是靠顧佳的陪伴、鼓勵、支持。

她以為只有自己真的懂許幻山這個男人,只有自己值得許幻山的好,還真是可笑啊。

打著真愛的名義,想拯救許幻山,結果最後是被人家夫妻倆一起對付,許幻山慫的只敢躲老婆身後,連林有有離開的時候想讓許幻山送一下,許幻山都不敢,還是由顧佳出面給她買了機票。

雖然她沒得到什麼報應,但是對於一個二十出頭的“痴情”女孩來說,估計情商也受得不清了。

02

顧佳到養老院找到爸爸,她說:“爸,我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特別能理解顧佳在知道許幻山出軌之後的複雜心情。

一是信念的崩塌。

曾經以為自己擁有一個完美幸福的婚姻,一個一心一意深愛自己的老公,她以為兩個人都在努力打拚,想讓這個家更好,結果發現自己一直活在假象里,像個傻子一樣被老公騙得團團轉,她自己什麼都做到完美,不只是對自己要求高,也是希望能做老公的充電寶,無論何時他遇到困難,自己能幫到他,結果卻被對方當作出軌的理由。

二是因為孩子,如果離婚,對許子言的傷害真的太大了,他才4歲,根本理解不了大人的感情糾葛,他可能會把父母離婚的原因歸結到自己身上,可能會恨父母,可能會有心理陰影甚至影響到他長大成人的戀愛和婚姻,這些是顧佳不得不考慮的。

男人出軌了,對於這個家庭來說,損失最小的,當然是顧佳忍了、原諒了,讓這件事兒過去,可是為什麼男人犯了錯,卻讓女人來忍受呢?男人出軌的時候不考慮孩子、不考慮老婆和家庭,等女人發現了,受到傷害了,卻要讓女人為了家庭選擇原諒,這太讓人意難平了。

03

陳旭在車裡跟顧佳說:“姐,我這人說話不過腦子,說兩句,你千萬別覺著我不向著你啊。這事兒肯定是我山哥錯大了,出軌的男人,誰都不會原諒他,那小三更是人人喊打,但你要說我山哥這人,有多壞多花,我天天開車跟著他,看得比誰都清楚。他肯定不是那種心裡炸毛,七上八下的人,他平時除了工作應酬,總惦記著早點回家。

“那一般女的,在他眼裡,那都不是女的。我覺得這回,可能是因為前一陣子,你忙於茶廠,疏於防範,一時走神,這就像好學生平時被家長管慣了,突然趕上家長出了個長差,沒個把門,出去野了一圈,捅了婁子,自個兒又兜不住,可算把家長盼回來替他出頭了,真的,姐,這兩天我看著他挺可憐的。”

雖然他這番話說得頭頭是道,我也很喜歡這個人設,但是他講的這番話卻著實讓人不適。

許幻山的確在對孩子、照顧家庭上並不算很差,但是這和出軌是兩碼事,這就像是你跟一個人一直關係都不錯,他幫了你很多忙,可是有一次吵架,他一衝動捅了你一刀差點要了你的命,你能因為他以前人不錯,他是一時衝動就原諒他,繼續跟他做朋友嗎?

出軌就是出軌,就是犯了原則性錯誤,不能因為他以前是個好男人,就覺得他的出軌可以原諒。

現實中很多家庭都是這么個模式,男人受不住誘惑出軌了,被老婆發現之後就道歉、求原諒,女人又顧慮到孩子,怕傷害孩子,選擇再給男人一次機會,可是這樣處理出軌問題的結果就是,男人享受了出軌的快樂,並且沒有付出任何代價,而女人作為無辜的一方受到了巨大的傷害,卻還要強行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

而且如果所有女人都為了孩子,選擇對男人的出軌隱忍,那么男人們就會越來越覺得出軌是件小事,就更加肆無忌憚了,這樣惡性循環,女人就又成了婚姻的犧牲品。

所以,哪怕對孩子有傷害,我也支持那些被出軌的女人選擇離婚,不能慣著男人,否則,他們永遠不會珍惜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