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局中局2原著大結局:許願與老朝奉合作,解開清明上河圖之謎

宇哥帶你讀原著,帶你一起看夏雨,魏晨主演熱播劇《古董局中局2鑒墨尋瓷》第一回。

看原著,更深入。

許願偶然從大眼賊那裡得知了有關“老朝奉”的一條線索,就心急火燎地想要去順藤摸瓜,逮出老朝奉。

大眼賊的線索指向了鄭州的閻山川家。

可是許願並沒有在閻山川家發現有用的線索,正當他想要打道回府的時候,一名叫做“鍾愛華”的記者進入了他的視線。

在許願看來,鍾愛華是一個非常有正義感,且對古董有些研究的記者。

在鍾愛華的“幫助”下,許願發現了每天給閻山川家送信和報紙的郵遞員是有問題的。

於是,他們跟蹤這個郵遞員,發現了一家“新鄭圖良”的公司有重大嫌疑。

有了這些發現,許願就準備回北京去,找學會商量,並協調警方來繼續跟進這條線索。

可是鍾愛華卻不樂意了,他刺激許願繼續追查下去,還說如果許願不查,他會自己查下去。

許願被這樣一激,決定留下來繼續追查。

順著這條線,許願和鍾愛華又找到了幫這家公司搞運輸的“震遠運輸”。

他們悄悄溜進這家運輸公司的院子,又因為鍾愛華在黑暗中拿相機開閃光燈照了一張相,被院中人發現。

情急之下,許願和鍾愛華躲進了運墓葬土的貨車裡。

貨車一路帶著他們,來到了老朝奉經營多年的一個造假村。

在這個村子裡,許願發現了一個規模很大的燒瓷作坊。

偵查到這裡,許願也不想打草驚蛇,因為他知道要剷除這個窩點,並不是靠他們兩個人能辦到的。

許願想就此撤退,奈何鍾愛華還想靠近拍攝照片。

形勢所逼之下,他也不得不跟著鍾愛華,進了燒瓷作坊。

在作坊里,鍾愛華一不小心碰碎了瓷器,又驚醒了作坊里的工人,於是一場追捕與逃跑的劇情不可避免地上演了。

鍾愛華很講義氣,他將許願引到了一處僻靜之地,然後去當誘餌將追捕者都引開了。

許願為了躲避追捕,走進了一個黑屋,遇到了已經雙眼失明,並且被羈押在這裡的素姐。

也就是在這裡,他第一次聽說了《清明上河圖》的秘密。

素姐告訴許願,當年一錘定音故宮版《清明上河圖》是真跡的鑑定者就是老朝奉。

素姐還告訴許願鑑定《清明上河圖》真偽的兩個線索。

許願深信了素姐的話,如獲至寶。

在素姐的幫助下,許願逃出了成濟村,並回到鄭州與鍾愛華匯合。

在鍾愛華的建議下,他們決定兵分兩路。

許願回京發布《清明上河圖》真假之謎的報導,鍾愛華在鄭州報導成濟村造假,並且解救素姐。

許願聽從素姐的建議,並沒有把在鄭州所得告知五脈中人。

他先是找到鄭教授,詢問是否能看到《清明上河圖》真本,能否知道哪些人參與了鑑定?

結果是:都不能。

但是在鄭教授的建議下,許願找到了賣舊書的“圖書館”。

在這裡,他也未能得到答案,反而更加迷惑了。

許願回到四悔齋連夜撰寫了《揭秘清明上河圖》發給了鍾愛華在北京的報社朋友。

隨著他的這份報導,再加上鍾愛華的造假內幕,還有解救素姐的報導,這樣三管齊下,直接引發了社會的強烈反應。

這下,許願闖下了大禍,還不自知。

鄭教授,黃克武等前輩找到他,根據報導和事實的論證之下,許願才得知自己上當了。

原來當年參與故宮版《清明上河圖》鑑定的五脈中人只有劉一鳴會長。

劉會長不可能是老朝奉,再加上報導都是一片胡言,將成濟村的造假窩點寫成了“中華鑑古研究學會”的產業,許願氣得差點兒昏了過去。

許願回憶了事情的經過,他認為這些都是老朝奉的陰謀。

本來這幾篇錯誤的報導,學會是有能力平息的。

可是緊接著香港百瑞蓮拍賣行出現的《清明上河圖》,又將學會推到了絕境。

在學會生死存亡之秋,劉會長指引許願到南京去。

許願來到南京有兩個目的:一是解救女友黃煙煙;二是找到戴鶴軒,問出鑑定《清明上河圖》的方法。

到了南京的許願遇到了藥不然,原來他一直都在跟著他。

從藥不然那裡,許願才得知,原來鍾愛華和素姐都不是老朝奉安排的。

老朝奉也是這場風波的受害者,他們真正的敵人其實是香港的百瑞蓮拍賣行。

許願救人心切,心浮氣躁,被戴鶴軒擺了一道,還白費了黃克武的“缺角大齊通寶”。

藥不然見許願這樣不成氣候,就帶他去老徐那裡學習拓碑。

許願在這裡,經過了十天的修身養性之後,終於靜下心來,回歸塵世。

他們再次找到戴鶴軒,贏得了“射覆”,找出了最貴的那個物件。

戴鶴軒告訴許願他們,現在的《清明上河圖》並非全本,而是缺了很長一段。

當年戴熙將自己對畫的感悟寫成了手冊與這枚“缺角大齊通寶”放到了一起。

他雖是曾經《清明上河圖》收藏者戴熙的後人,但他不是直系,真正的直系後人是他在上海的侄女戴海燕。

如果要找到後面的線索,就要去找戴海燕。

在上海,許願再次遇到了鍾愛華。

鍾愛華率先向戴海燕發起了攻勢,可惜的是他用錯了方向,讓許願後來居上。

許願在戴海燕那裡得知《清明上河圖》原來有7.36米,後來在流傳中被裁去了2.08米,只剩下現在的5.28米。

至於字帖的下落,戴海燕也不知道。

不過,許願通過缺角大齊通寶與戴熙手書的關係,他給黃克武打了一個電話。

黃克武給許願講了這枚銅錢的來歷,並指引他去找一個叫劉戰鬥的人。

劉戰鬥是當年古董商店負責收購的小職員,從他這裡,許願見到了當年賣這批貨的樊掌柜的侄子樊波。

從樊波那裡,許願又得知了戴曦手冊曾經抵押給“晉京匯銀號”。

這下許願又想到了收藏舊書的“圖書館”。

一個電話過去,圖書館沒多久就查到了當年的抵押賬冊。

由於手冊的字很少,所以賬冊上把內容全都記錄了下來。

原來,戴熙認為,缺失的那一段《清明上河圖》是被人分割成了若干片,貼到了假畫上,以假亂真。

並且指出了《及春踏雪圖》上的雙龍小印就原屬於《清明上河圖》。

許願從劉一鳴會長那裡得知:《及春踏雪圖》早在當年黃克武與陰陽眼鬥武的時候,就被毀了。

許願抽絲剝繭,再次從戴海燕那裡證實戴鶴軒所屬的戴家就參加了當年豫順樓的比試。

從戴鶴軒那裡,許願得知了那位陰陽眼姓廖,祖籍開封。

這樣的外形特徵,讓許願一下子想到了劇情開始的那個大眼賊,他就是姓廖,也祖籍開封。

許願通過方震的關係,見到了關在監獄的大眼賊。

在大眼賊那裡,許願的推理得到了證實,原來陰陽眼就是他的二爺爺廖定。

可是,那張《及春踏雪圖》以及陪同他二爺爺燒了。

許願不死心,找到了廖定的墓,原來廖定的墓就挨著他的爺爺,父母的墓。

這轉了一圈,又回來了。

許願重開了廖定的墓,居然在骨灰盒裡發現了沒有被燒毀的雙龍小印殘片。

原來,這也是冥冥中的因果報應。

造假的需要在真品上滴蠟,正是這層蠟保護了這枚珍貴的殘片。

許願得到這個關鍵證據之後,立刻飛香港去了。

因為那裡馬上就要公開鑑定真假《清明上河圖》。

許願到香港後,被百瑞蓮的鐘愛華關進了九龍城寨,九死一生。

這次,藥不然冒著生命危險救出了許願。

許願按時出現在了鑑定現場,百瑞蓮安排了一個有意思的環節。

許願被關進了一個隔音室,先由所有的專家鑑定一遍,最後再由許願一錘定音。

專家鑑定的意見,許願一概不知。

到許願鑑定的時候,他拿出了藏在腳底的雙龍小印殘片,結果意外地發現,這枚殘片居然與百瑞蓮的畫相對應。

這就證明了百瑞蓮的畫是真的,故宮的是假的。

許願頓時不知所措,陷入了巨大的矛盾之中。

不過,他最終還是秉持著“去偽存真”,宣布了百瑞蓮的這張畫是真跡。

他本以為會被自己方群起攻之,被貼上“叛徒”的標籤。

可現實是,百瑞蓮的代表們卻沒有一點兒喜色。

原來,許願現在的那枚雙龍小印是假的,真的在九龍城寨昏迷時就被鍾愛華掉包了。

也就是說,依據這枚小印,誰能匹配,誰就是假的。

原來這一切都是鍾愛華策劃出來的陰謀。

從大眼賊開始,再到鄭州,南京,上海,北京,許願的一切行動都在鍾愛華的掌握之中。

而他做這一切的目的就是要讓“中華鑑古研究學會”臭名昭著。

但是他最終還是失敗了,敗就敗在了許願會堅持真相。

​宇哥帶你讀原著,感謝你閱讀馬伯庸著作《古董局中局2》改編電視劇解析第一回。

想了解更多精彩內容,快來關注宇哥帶你讀原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