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霧劇場又出佳作,“鹿”東升喊你爬山!

2020年,可以說是國產懸疑劇的大年。

不少劇迷們,得以在愛優騰三大視頻網站的火拚中,一飽眼福。

也有不少具有爭議性的演員,憑藉在懸疑劇中的表現,使口碑得到了逆轉。

比如,曾被緋聞纏身的“渣男”邱澤,出演了網劇版《唐人街探案》,就被洗白成了絕世好男人;

《隱秘的角落》火爆全網之後,低調的文藝片男神秦昊,也“禿”然走紅;

演技備受質疑的AB,則因為飾演了《摩天大樓》里的鐘美寶,受到了前輩和觀眾的認可。

而愛奇藝迷霧劇場的第四棒懸疑重彈——《在劫難逃》,卻在開播之前,就因為卡司陣容的問題,遭受了巨大的爭議。

01 混搭風的卡司

《在劫難逃》是一部軟科幻懸疑劇,由現象級網劇《白夜追兇》的監製五百親自導演,王千源、鹿晗、吳越、喬欣等人主演。

相信很多觀眾和我一樣,看到五百、王千源和吳越,就毫不懷疑地認為,劇集的質量有了保證。

但看到鹿晗的名字時,心裡就不停地犯嘀咕了,畢竟在尬劇《甜蜜暴擊》、慘作《上海堡壘》里,他的表現都著實令人擔憂。

不過,就目前的觀感來看,鹿晗在這部劇中的表演,確實沒拖後腿。

第一集中,鹿晗扮演的趙彬彬在行兇殺人之後,主動到警局自首。前一秒,他還在一本正經地陳述自己的犯罪過程,下一秒,卻玩世不恭地否認自己剛才所說的一切。

迥然變化的狀態,在鹿晗的演繹之下,並沒有突兀之感,他用收放自如的表演,在短時間內,將一個變態殺手的形象立了起來。

王千源飾演的老刑警張海峰,在趙彬彬平靜的挑釁之下,變得劍拔弩張,可即便如此,趙彬彬依然不為所動,一臉坦然地回應對方失控的舉止。

這裡的鹿晗,狀態輕鬆,不過分表演,能在和影帝同台飆戲的同時,經得起特寫鏡頭的審視。

在殺害李瀾之後逃跑的路上,趙彬彬被張海峰追捕,明知道有被抓捕的危險,但趙彬彬依然選擇以引誘的方式,向張海峰發出挑戰。

前面是看似逃跑實則在玩弄對手的趙彬彬,後面是窮追不捨的張海峰,每當距離拉開,趙彬彬都會滿懷嘲諷地停下來等一等,舉重若輕地向張海峰和觀眾證明,一切盡在他的掌控之中。

奔跑的時候拼盡全力,止步的時候蓄勢待發,在這場貓鼠遊戲之中,鹿晗用沉穩且有力的表演,很好地展現了趙彬彬處事不驚的氣質。

如果說被張海峰追捕時,趙彬彬是在刻意展示自己掌控者的身份,那么在綁架吳越飾演的喬昕時,趙彬彬則無意識地透露出了變態殺手所特有的殘暴。

在正式綁架喬昕之前,趙彬彬先對她實施了長距離的夜間跟蹤,使她處於一種恐懼的狀態。

在喬昕逃跑之後,趙彬彬雖然顯示出了一絲慌亂,但整體的情緒,則是被忤逆的憤怒。

從他被擊打後齜牙咧嘴的神情、看著喬昕踉蹌而逃時的不屑,以及發現喬昕藏身之處以後,緩慢且有力的敲門聲,就能感受出來。

這些微小的細節,在夜晚和鴨舌帽的掩蓋之下,都被鹿晗精準地傳遞出來了,就連王千源都在花絮中止不住地稱讚說:“我不管外面怎么說小鮮肉不會演戲,和我在一起的這個時空里,他是最努力、最敬業的。”

除了鹿晗,影帝王千源和戲骨吳越,也為劇集增添了不少表現力。

憑藉《解救吾先生》獲得金雞獎最佳男配角,憑藉《鋼的琴》獲得東京電影節影帝的王千源,長著一張亦正亦邪的臉,不管出演怎樣的角色,他總是能夠完成地非常出色。

在這部劇中,王千源飾演的是一個陷入時間漩渦中的老刑警,在原本的生活中,失去了妻女的他,也失去了工作的動力和生存的欲望,整日窩在陰暗的家中,頹廢度日。

這時的他,頭髮遮面,坐如爛泥,即使有客人來訪,也是無精打采的樣子,沒有絲毫待客之道。

連褶子都會演戲的王千源,不用一句台詞僅用人物的生活狀態,就將角色的喪女之痛流於心間,寫在臉上。

而在逼真的夢境之中,他再次擁有了妻女,這時的他,眼神有光,精神振奮,對生活充滿了希望。

再次面對妻女時,他既要佯裝鎮靜,卻又難掩心中的激動和興奮。王千源並沒有將這種複雜的情感,一帶而過,而是用一連串的表演,來表現人物當時的內心狀態。

驚詫的眼神、全心的擁抱,以及難以置信而導致的冷水洗面,他用精湛的表演,將一個人物不可見的內心,外化成觀眾可聽可見的言行舉止。

吳越的演技自然也不必多說,《我的前半生》中,她飾演的智慧小三凌玲,成功地顛覆了小三們“胸大無腦”的固化形象。

在這部劇中,她所飾演的喬昕,雖然深愛著丈夫,卻無法接受丈夫對工作的全情投入,對家庭的不管不顧。

因此,在夫妻分別的那場戲中,吳越從平靜表達,到嚎啕傾訴,再到一聲嘆息後的告別,一氣呵成的表演,足以讓觀眾感受到她內心的深情與失望。

所以說,和大多數以情節取勝的懸疑劇相比,《在劫難逃》所具有的懸疑感,有很大一部分都源於演員們的表演。

鹿晗如何打破之前的清純形象,扮演一個魔鬼中的天使?

王千源如何一人千面,在不同時間中尋找真相?

小鮮肉和老戲骨,會碰撞出怎樣的火花?

都是很多觀眾在爭議之後,想要得到的答案。

02 顛覆式的設定

《在劫難逃》之所以能夠引起如此大的關注,除了“小鮮肉+老戲骨”這種混搭風的卡司陣容之外,“懸疑+逾時空”的故事題材也非常新穎。

“懸疑+逾時空”很容易出爆款,《羅拉快跑》、《蝴蝶效應》、《恐怖遊輪》,都是此類作品中風靡全球的經典,但是此類題材在國內尚處於開發階段,上一部爆款還是掀起過全民觀劇熱潮的《想見你》。

無比重視工業化表現的導演五百,在創作這部作品的時候,嚴格按照類型片的方式來處理劇集的影像風格、畫面剪輯和聲音運用。

可在“懸疑性”和“逾時空”的設定上,這部劇和同類型的其他作品,有著很大的區別。

一般的懸疑劇,在最初的時候都不會將兇手透露給觀眾,而是通過層層分析和探究,推理出幕後黑手。

但《在劫難逃》卻反其道而行之,一開始就告訴觀眾兇手是誰,讓兇手有的放矢地展現他行兇的原因和布置的圈套。如此一來,講述真相的權力,便交付到了兇手那裡。

這樣的做法,擺脫了傳統懸疑劇中,以警察和受害者的視角來講述案件的方式,使觀眾能夠最大限度地站到兇手的角度上考慮。

兇手留下的懸疑,是觀眾想知道的答案,更是他行兇的原因。

多數逾時空題材劇,會在第一次時空轉換的時候,向觀眾詳細地介紹穿越的條件,而後再模式化地循環,直到某一個特殊節點的到來, 才會有所改變。

比如,在《想見你》中,穿越的條件是戴著耳機聽隨身聽里伍佰的《LAST DANCE》;

《土撥鼠之日》中,無限重複的時間,永遠是男記者在旅館中醒來的那一天;

《羅拉快跑》中,羅拉反覆回到的過去,也都是男朋友被殺的前20分鐘。

但《在劫難逃》直到第8集也沒向觀眾交代穿越的條件,觀眾只能憑感覺去猜測,張海峰進入的,很有可能是催眠所致的夢境。

而且,張海峰每次穿越而至的時間點都不相同,在穿越的時空里停留的時間也不一致。

在前8集中,他穿越了三次,每次穿越,時間都會比上一次更久遠,經歷的事件也會有所不同。

第一次穿越,他回到了女兒去世後的第二年,什麼也沒弄明白,就和所有角色一起被趙彬彬團滅了;

第二次穿越,他重返到了女兒剛剛去世的時光,本以為在李瀾被殺之後,他能夠通過自己的努力,救下大家的性命,卻還是在救護車上,被趙彬彬炸得粉身碎骨;

第三次穿越,他終於來到了女兒去世之前,雖然得到的線索越來越多,卻還是被趙彬彬玩弄在股掌之中。

這就表明,張海峰所處的時間漩渦,不是循環往復的,而是層層遞進的,單是這一點,就跳脫了逾時空題材影視作品的桎梏,將“懸疑+逾時空”題材,玩轉出了新花樣。

能在國產懸疑劇中,看到如此推陳出新的表現,對於一名劇迷來說,是一件非常值得欣喜的事情。

繼《心理罪》和《十日遊戲》之後,《在劫難逃》成了五百以虛構城市——“綠藤市”為背景,所拍攝的第三部影片,國產犯罪宇宙,蓄勢待發。

與前兩部不同的是,它不是IP改編劇,而是一部根據甄福群原創故事改編而成的原創作品,沒有故事原型,也沒有冬粉基礎,這其實是一次巨大的冒險。

然而,原創改編卻已然成了這部劇集的優勢,使它沒有固化的冬粉客群群體,沒有全網飛的超前劇透,更沒有套路滿滿的流俗情節。

如此看來,五百導演和他引以為傲的團隊,似乎要在冒險求變之後,為國產懸疑網劇帶來全新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