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惑之旅》“出軌女人”王憶如的悲慘,和她成為精神病人的真相

王憶如的弟弟告訴她馬列文有相好的女人時,她第一反應是要跳樓自殺。她穿得時尚優雅站在房頂上,年邁的老父親 和醫生在下面勸她也不聽。

危急時刻,馬列文趕到,僅用一個下跪的姿勢,她就乖乖地牽住他的手。

整部劇看得人很壓抑。王憶如是如何把自己給作出精神病的?我們從劇情中也能看出,由於馬列文忙於工作,疏忽了她,於是耐不住寂寞的她先是出軌,後來又精神崩潰。

我先前也寫了一篇文章,認為是她自己的原因,但是我回放第二遍時,我才發現,出軌是她自己的原因,但造成她後來精神崩潰的真正原因卻和三個人有關,一個是她自己,一個是她爸爸,還有一個是她丈夫馬列文。

正是她爸和馬列文的縱容遷就,才最終導致她的精神失常,她能發展到後來的那種病態,這兩個男人應該負主要責任。

看清王憶如的悲劇根源,對我們在婚姻和教育孩子中都會有很大的啟發和感悟。

王憶如有個同父異母的弟弟,劇中沒有說明她母親是離婚還是去世,但我想有可能是去世。

因為妻子早早去世,她爸覺得女兒可憐,處處對她遷就,溺愛。一個做父親的不知道該如何去引導青春期的女兒,只知道給她買好看的衣服,所以王憶如從小就知道要穿好看的衣服才能吸引住男孩子,因此在她17歲生日會上,一下子來18個男生給她送禮物。

她把這一切看做榮耀,在多年後還很是自得。她教女兒要學會打扮,因為她從小就是這么過來的。

她爸後來娶妻生子,他覺得愧對女兒,所以他儘量滿足女兒的一切要求。

女兒嫁給他的學生馬列文,包括女兒後來出軌,他都是維護著女兒,女兒進療養院,他跟女婿提出把她接回來。

女兒自殺,他 膽戰心驚地勸說女兒回頭。那一刻他心裡怕極了,他生怕自己會白髮人送黑髮人,他更怕自己將來無顏面對憶如的媽媽。

王憶如被馬列文救下來後,他告訴女婿,憶如經不起刺激了。他很生氣地讓女婿小心點,謹慎點。

是他和馬列文共同把女兒慣成這個樣子,現在他沒轍了,只有無底線地由著她的性子。只有不停地指責女婿對女兒愛護不夠。

作為一個老父親,他的護女之心我們能夠理解,但他不分是非地溺愛,其實是害了王憶如。

因為沒有人教她是非觀,沒有人教她什麼是應該,什麼是不應該,她又一味地活在自己的 幻想型生活中。執著地按照自己的思路走。

他作為一個教書育人的老校長,難道不知道告訴女兒?一個女孩出嫁以後,就要承擔為人妻為人母的責任和義務,要和丈夫為他們的小家庭去共同付出,就不能像在家中一樣,由著性子想幹嘛就幹嘛!

他沒有,他只是在每一次女兒出事時,無底線地包容袒護女兒,指責女婿沒有盡到責任。

有這樣的爸爸,王憶如和她弟弟能長成這個樣子,一點也不奇怪。

子不教父之過,女兒 能發展到後來那個樣子,和他這個做父親的有很大關係。

可能有人會說,她爸有責任也就算了,王憶如的老公辛苦掙錢,還包容了妻子的出軌,應該是天底下最好的老公了,他有什麼錯?馬列文當然有錯。

馬列文跟王憶如也算是師兄師妹的組合了,馬列文是王憶如老爸的得意弟子,這樣的婚姻對兩個年輕人來說自然是錦上添花,對他們各自的家庭來說,也是喜上加喜。

馬列文由於整天忙事業,沒時間陪伴妻子, 於是把愛情看得大於天的妻子就到別的男人那裡尋求溫暖。

馬列文在知道妻子出軌後,他跟妻子道歉說自己也有責任,他願意放下一切為了女兒往前看。

馬列文說這話是言不由衷的,相信沒有幾個男人會大度到面對妻子的背叛泰然處之,他雖然嘴上那么說,但他的 言行出賣了他。

如果他能在妻子出軌後真正原諒她,真正認識到自己的疏忽,以及對妻子關懷不夠,他一定會加倍付出來對待妻子,可他沒有,因為妻子很快就精神崩潰了,不得不送進療養院。

後來岳父找他說沐嘉已經長大,總不能 一直讓她媽媽呆在療養院,於是馬列文去接王憶如回來。

結果王憶如到家的第一天,和女兒沐嘉就發生了不愉快。

後來,這樣的不愉快隨時都會上演。叛逆的 女兒,偏執的妻子,事業的受挫,這一切的一切都像座大山般壓得馬列文喘不過氣來。他極力維持著妻子和女兒之間的平衡,但還是出事了。

這天,王憶如送給沐嘉一條裙子,說女人是一朵含苞欲放的玫瑰,女人的魅力就應該從小培養。她滿是 嚮往地回憶起她過17歲生日的時候,有多少個男生是如何追她的。她教育女兒不要怕有缺陷,人越有缺陷,就越是要學著培養自己的魅力。要變得活潑可愛,這樣大家才會喜歡你。

王憶如的話徹底激發起沐嘉的怒火,沐嘉覺得明明自己站不起來,媽媽還要說出這樣的話,簡直就是在嘲笑自己。於是女兒憤怒地讓媽媽回她的療養院去。

王憶如被女兒這樣搶白也很生氣,她生氣地說這就是我的家,她讓馬列文評理:你說我是你什麼人?

但馬列文卻說:你認為是什麼人就什麼人吧。

他的回答讓王憶如極為不滿。

其實他回答這句話,完全就是敷衍,他甚至是刻意忽視她的感受。那么在這之前,肯定也有很多次他這樣的刻意忽視。

王憶如那個滿腦子都只要愛情的人,在面對丈夫這樣的忽視和冷漠下,她的心理只會更加焦慮,抑鬱,時間一長,精神崩潰在所難免。

其實從馬列文對王憶如的細節上來看,他對王憶如只是出於一種責任,因為這個女人是他女兒的媽媽 ,所以他要照顧她。而他所做的一切,也都是為了孩子。

除此之外, 看不出他對王憶如有一丁點感情。

王憶如的出軌一定是在馬列文心中留有陰影,他包容她的胡鬧,包容她的強詞奪理,都只是一種責任,他早就不愛王憶如了。

但是,就像林婉如說的那樣,他不敢反抗。

作為一個中年男人,他不願意在這個年紀去大動干戈,離婚再娶,他怕傷害到女兒,他怕如果離婚,妻子的病會更嚴重,他更怕離婚對不起岳父,他的恩師。

所以,儘管他心中對妻子早就沒有感情,但他還是想把目前這種生活繼續維持、遷就下去。

他覺得人到中年,自己的感受是次要的,孩子才是最重要的,什麼愛情?那是屬於年輕人的東西,而 他要的只是平靜。

簡單爸媽上門逼簡單回家跟春生結婚 ,馬列文藉口有事把簡單帶出來,說人必須要先理性地認清自己。

簡單問他,怎么才能真正認識自己?

馬列文引用了薩特的名言:“人都是在別人的目光中生活的,人無法認清他自己,必須要依靠別人的評價才能認識他自己。因為人不能孤獨地生活,必須要同他人生活在一起,所以人的一生都是生活在別人的評價當中的。

這種別人的評價對自己來說是一種捆綁,有些人能夠掙脫這種捆綁,有些人就不能。”

簡單沉默了一下,問他:那總不能不考慮別人的感受吧?

馬列文說:人總是在人生的選擇當中,確定他自己的生命本質。

後來 ,王憶如 自殺未遂,馬列文帶簡單去一家舊書店,跟簡單說愛德華書中最觸動他的一段就是婚姻並不等於幸福。因為女主角沒有反抗,所謂反抗就是要勇於說不。反抗可以讓一個人走得更遠,他否定了自己奴隸的地位,要求自己走得更遠。

他問簡單:你是一個奴隸還是一個反抗者?

簡單眼問他是個什麼樣的人?馬列文自嘲地說,他說的這些都只是理論。理論只是理論,如果要通過 實踐 ,就必須要那個人有勇敢的行為和堅定的信念。

馬列文這話看似是在問簡單,倒不如說他是在跟自己的內心對話,這些年他很累,很煩,但他為了所謂的道義和責任把自己捆綁。

他以為只要自己不離婚,就是對妻子好。

可他忘記了,妻子需要的是丈夫熱氣騰騰的愛,而不是他的敷衍和冷漠。

馬列文的不反抗不僅給他自己帶來傷害,給王憶如也帶來很大的傷害,如果他知道自己不能原諒,早點跟王憶如說明心事,給彼此一段思索的空間,想清楚再決定要不要在一起。

因為每個人在受到傷害後都或多或少有創傷應激障礙,這需要時間去恢復。妻子的背叛對他來說就是一種創傷。

所謂的創傷應激障礙,就是在受到過傷害以後,創傷以及應激相關障礙中臨床症狀嚴重,預後不良,可能存在在腦損害的一類應激障礙。

比如在自然災害,交通事故,親人的突然離世,以及遭受配偶背叛或者出軌等重大傷害或者事故後,出現的應激相關障礙。

只有經過深思熟慮後的原諒和漫長時間的癒合,馬列文才會心甘情願地去對王憶如好。

可他對妻子的原諒是出於道義和責任,他是不甘心的,他是有怨氣的,這些都會成為他想要再次對妻子好的阻力。

正因為他的不甘心,因為他的傷害還沒有痊癒,所以妻子要求更多的愛時,他無能為力地說:我可以給你所有的東西,我們都是為了孩子。

他的言外之意就是,他可以給妻子一切,但唯獨不能給她一個丈夫的愛。

但王憶如要的恰恰就是丈夫對妻子那種濃烈的愛。

所以,他們的婚姻就過成了這種畸形的狀態,這種畸形婚姻傷害的不僅是他們兩個大人,連女兒沐嘉也深受其害。

是他的不反抗和漠視造成妻子病情的加重。

王憶如雖然早年喪母,但她也是在爸爸的寵愛下長大的,爸爸自然比不了媽媽細心,爸爸雖然盡力滿足她一切物質上的要求,卻不能像媽媽那樣給一個女孩子貼心細膩的愛,所以王憶如是缺愛的。

我們從她年輕時廣交男朋友就能看出來,只有一個內心空虛極度缺愛的女孩子,才會去炫耀很多男人追她,才會把很多男人追她看成是光榮。

正因為如此,他們結婚後,馬列文忙於事業,她的出軌幾乎是意料之中的事。

王憶如的出軌可能是缺乏溫暖一時糊塗造成的,也可能是她故意為之,她就像故意做壞事想要引起家長關注的小孩子一樣,目的就是 想引起老公對她的關心,想要老公還像新婚那樣每天給她道晚安吻。

馬列文出於種種考慮選擇原諒妻子,但他內心並沒有真正的原諒。如果王憶如夠聰明,誠心認錯,從此一改她的公主病,對馬列文噓寒問暖,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們夫妻的感情或許會回到從前。

可是他們,一個繼續“公主病”,一個繼續忙事業 ,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那次出軌,其實是他們的婚姻出問題了,或者是其中一方的心理出問題了。

他們沒有對那次出軌去找一下深層原因,去追尋事情背後的本質。

王憶如一邊對自己背叛丈夫愧疚,一邊又對丈夫繼續對自己冷漠痛苦,最初她可能是輕度的抑鬱症,由於馬列文的忽視,漸漸地,她發展成中度抑鬱症。

我們從她最初的言行到後來的發病可以看出,她之前一直是個不關注他人感受的人,她凡事都是以自我為中心,從她強硬地要求丈夫愛她,要求女兒按照她構想的樣子去生活就能看出來。

一個凡事以自我為中心的人,她一方面從不考慮他人感受,一方面又有強迫症,想讓別人按照她的意願去生活。

可她忘記了,想要強行改變他人的最後都是跟自己過不去,我們不能改變他人,如果覺得痛苦,那就改變自己。

心理學上有一條黃金定律:誰痛苦誰改變,誰改變誰受益。

當她站在樓頂上,她的老父親焦急地叫她下來時,她說:作為一個女人,她不需要什麼,也不被人需要。她沒有家,沒有 歸屬感。

她爸和馬列文都以為讓她吃好 喝好就是對她好,她口口聲聲跟馬列文說要很多的愛,其實她是從骨子裡感受不到被人需要。

一個人能夠被別人需要,能夠在幫助別人時有價值,這才是她真正想要的啊,只可惜,她爸和馬列文從來都不曾真正走進她的內心。

費洛姆在《愛的藝術》中寫道:不成熟的愛是因為需要所以愛,而成熟的愛是因為愛所以需要。

王憶如對馬列文的愛就是不成熟的愛,她是因為需要所以才強行用自己的方式去捆綁對方,卻不知這樣只會造成對方更加快速地躲避她。

真正成熟的愛是什麼呢?

因為我 愛你,所以我需要你作為我表達愛意和付出的一個對象,我有能力 去愛你。但愛不是占有更不是索取 ,我們都是獨立的個體,我愛你只是因為你。你愛我也只是因為我是我,我們之間沒有權衡利弊,沒有互相利用。

這樣的關係才能彼此滋養。

我很喜歡一句話:任何關係最終指向的都是自己,希望你成為那個左右婚姻幸福,而是不被婚姻左右幸福的女人。

我是小凡,持續分享讀書乾貨個情感故事的七零後,關注我,陪您一起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