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歲月》:朱鎖鎖與謝宏祖,門不當戶不對的愛情很難走到最後

《流金歲月》中,朱鎖鎖明明知道葉謹言對她的愛不是父女之情,為何求愛被拒後轉身就答應了富二代的求婚?如果鎖鎖在婚禮前見到憔悴的老葉當場悔婚,那么她和葉謹言這段爺孫戀能成嗎?

謝宏祖有一句話說的是對的,朱鎖鎖對葉謹言的愛僅僅是一種戀父情結。在朱鎖鎖和蔣南孫還是學生的時候,朱鎖鎖就說將來一定會找一個年紀大的人做男朋友。

從小,朱鎖鎖就生活在舅舅家裡,爸爸是海員,常年出海,很多年都見不到面,所以在朱鎖鎖的生命里父愛是缺失的。葉謹言的出現,讓她有一種安全感。

葉謹言年紀大,平時對朱鎖鎖又很關照,自然就讓朱鎖鎖沉迷其中無法自拔。這也符合了她學生時代的擇偶標準,所以她一直都覺得自己對葉謹言的這種愛才是真愛。

但是謝宏祖看到了這一點,他清楚為什麼朱鎖鎖會對葉謹言一往情深,就是因為從小就缺少的父愛,所以長大後才想要想盡辦法撫平心中的這種傷痛。

但是沒有辦法,這種父愛是謝宏祖沒辦法給她的,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對朱鎖鎖好,儘量地幫她彌補心中的那個缺憾。

一直以來,朱鎖鎖都清楚地知道謝宏祖為她付出了多少,但是她卻還要一頭扎在自己為自己編織的夢裡,夢想著葉謹言會接受她,和她在一起。直到葉謹言三番兩次地拒絕,讓鎖鎖傷透了心,再加上謝宏祖的貼心讓朱鎖鎖真的感動到了,最後才答應了謝宏祖的求婚。

雖然對於謝宏祖,朱鎖鎖是有一些感情的,但其實還是感動大於愛情。在她的心裡,始終都會有一個遺憾,讓她足以留在心底一輩子的,那就是葉謹言。

關於為什麼會嫁給富二代謝宏祖,從鎖鎖與南孫的談心中就能知道。

鎖鎖對南孫說:“我和謝宏祖是一類人,你,葉謹言,王永正,李昂是一類人。你們都有獨立的情感循環,你們工作,交往,都是為了理想歸屬。”

鎖鎖與其說是渴望一個家,不如說是渴望一個能為她奮不顧身,永遠將她放在第一位的愛人。

而這次與老葉的同行,讓她意識到,雖然老葉成熟穩重,對她也很寵溺,但是,在他心中,有比她更重要的東西,比如事業,世俗的眼光,比如橫亘於他們之間的各種差距。

鎖鎖渴望的感情很純粹,但是老葉的克制和身不由己證明他要接受一段感情需考慮很多因素。

而這個時候,謝宏祖的鍥而不捨與老葉克制的愛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謝宏祖千里追愛,只為了能在鎖鎖需要他的時候回頭就能看到他;為了博美人一笑,他自導自演了一場為愛自殺的戲碼。

他們都是在親情缺位的條件下長大的,都渴望在另一半的身上得到治癒。但是兩顆殘缺的心如何能夠給對方完整的愛呢?

謝宏祖年輕,思想簡單,衣食無憂眼中只有愛情。但是,當他以後面臨其他挑戰時,最容易被犧牲的,也可能就是愛情。

對現階段的謝宏祖來說,鎖鎖可能就是一個他求而不得的,讓他覺得新鮮,有挑戰性。

所以,謝宏祖和鎖鎖的感情注定是要出問題的。鎖鎖為了賭氣,為了一時的感動。

答應求婚的那一刻,她忘記了謝宏祖的不成熟,忘記了準婆婆對這段感情的不贊同,也忽略了那位與謝宏祖家族聯姻的趙瑪琳。

她也忘記了,愛情不是生活的全部,謝宏祖不可能萬事以她為重的。

而老葉,從他從鎖鎖結婚禮物時,背過身用鏡腿擦淚的動作中能看出,他對鎖鎖的不捨。但是閱盡千帆的他不可能像小年輕一樣沉溺於男歡女愛。

收拾整裝,他還得回歸職場,畢竟肩負著公司發展的重擔,容不得他片刻的傷感和自暴自棄。

在我看來,原生家庭的不幸福造就了鎖鎖有些畸形的擇偶觀。找一個有擔當的男人遠比找一個以自己為中心的男人更重要。

老葉的那句”有什麼困難都可以來找我”,其實勝過千萬句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