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捨得》黑暗開始:子悠瘋了,米桃自卑嫌棄父母,歡歡沒了快樂

《小捨得》開播過半 ,三個不同家庭的孩子在父母的強壓之下,還是出了問題。

田雨嵐作為全劇最急功近利,對“雞娃”了解得最透徹的媽媽,終於用自己的一言一行將12歲的顏子悠逼到了精神失常。

顏子悠在考試做試卷的時候,突然眼前出現了媽媽田雨嵐,田雨嵐不停地說著:“你這回可得爭點氣啊, 千萬不能再發燒了,每年都參加的競賽有什麼好緊張的?你有什麼壓力不壓力的?就算不拿一等獎, 你也得拿個二等獎,二等獎!”

這是顏子悠的幻覺,也是顏子悠內心最恐懼,最討厭的畫面。這時候幻覺中突然出現一個活潑的小男孩,幫顏子悠撕掉了試卷,熱情地邀請顏子悠一起出去踢球,這是顏子悠強壓之下分裂出來的解救自己的人格。

於是顏子悠像發瘋了一樣撕掉了試卷,闖出了考場,興奮地跑向了他嚮往已久的足球場。

這一幕真的看得讓人心疼,顏子悠明明是那么懂事的一個孩子,從國小習努力,什麼都聽媽媽的安排,但他的努力從來沒有被媽媽看到,媽媽眼裡只有高考分的他,稍有落後就是一頓批評。

田雨嵐將自己的自卑和自己的期望都換成了另外一種方式,強行加在了顏子悠的身上。

她雖然嫁了一個富二代,但這個富二代是一個整天腦子裡只有遊戲的阿斗,扶不起,靠不住。她雖然靠著母親的小三上位,獲得了繼父不少的幫助,但她始終不是親生,始終沒有得到完整的父愛,始終因為母親是小三的原因被人看不起。

所以她掙扎了很多年之後,發現自己是廢了,但孩子可以從小培養, 於是她要將孩子培養成自己理想中的樣子。

一開始她也是愛孩子的,但到了後面在大環境的攀比下,虛榮掩藏了愛,而顏子悠小小年紀就被剝奪了所有興趣愛好,淪為一個只會學習的“機器人”,但他始終是人,始終會有一天扛不住。

而這一天的來臨 ,就是他徹底瘋了。

米桃一開始是全劇最懂事的。 最乖巧的孩子。雖然出生農村,父母沒錢沒能力,但一家人其樂融融同甘共苦,米桃的學習成績更是班上頂尖的,顏子悠上了6年的課外輔導都不如她這個從未上過課外輔導的成績好,因為她的智商足足有140。

但貧寒的家境,和過高的智商也注定了她的悲劇。

家境貧寒的米桃在上海這個繁華的大城市中,她的一言一行總是那么的格格不入,因為她自卑,她害怕接觸那些家境優渥的孩子們,害怕被人看不起,而她的父母則親手將她推向了繁華的慾海。

米桃的媽媽用只在夏君山一家工作的條件為米桃換來了,可以跟著歡歡一起回家學習,見識世面的機會。

因為米桃的見識實在是太淺薄了,家裡又沒有能力送米桃去見識,只能跟著有錢人家的孩子後面長長見識。

一開始米桃和歡歡都很開心 ,但漸漸地米桃就像是歡歡的陪讀,就和古代的公主屁股後面跟著的小侍女一樣。

但後來米桃卻因為,看到了歡歡擁有數不勝數的高檔玩具,華麗的衣服,和高消費的遊玩開始羨慕,又因為同學的一句“我們家的保姆從來不和我們一起吃飯”開始自卑,最終因為歡歡主動提出送她一條華麗的公主裙徹底崩潰。

她內心對於那條裙子是非常嚮往的,但家教和處境告訴她必須拒絕,因為做人要有骨氣和自尊心。從這一刻開始她陷入了想要卻得不到的慾海之中, 因為她想要的一切都是父母給不了的,為了斷了自己這種不舒服的心思,她選擇了拒絕去歡歡家裡。

一次,兩次,三次慢慢地歡歡一家和米桃的媽媽都發現了問題 米桃的媽媽很生氣地質問米桃為什麼不好好珍惜這個機會,但米桃始終沉默不語,在米桃媽媽去拉米桃時 米桃做錯了一個閃躲的動作。

在見到繁華,體驗繁華之前,米桃從未這樣做過,但米桃現在卻躲過了媽媽的手,這一個細節中其實就暴露了米桃開始嫌棄父母的本質。

夏歡歡是三個孩子中,前半段最幸福的一個,她生活在沒有壓力的家庭,家裡有錢,父母不給她學習上的壓力,讓她自由生長了十幾年,成績一直是墊底。

但在同學被嘲笑倒數時,她自己覺醒了,主動要去報培訓班,主動要壓力開始學習,一開始父母不同意,但在她的各種激烈行為下父母妥協了。

而父母的妥協就是覺醒的開始,當父母開始關注歡歡的學習後,父母也被身邊焦慮的教育環境同化了, 開始從被迫變成主動強迫歡歡學習。

可落後了多年的歡歡,在邏輯思維和閱讀理解上差了很大一截,並不是填鴨式的刷題就能夠起到效果的,所以歡歡的噩夢也開始。

歡歡開始從主動學習變成厭倦學習 ,父母從保護者變成了施壓者。

夏君山開始因為歡歡的學習變得急躁 ,他被歡歡的不爭氣,氣到大吼大叫,這是歡歡第一次見到這樣的父親 ,以前父親是家裡最疼愛,最寵著自己的,但如今父親卻成了自己生活里的噩夢。

父女倆最大的一次矛盾就是歡歡因為一下午只做了半張試卷,氣得夏君山各種語言攻擊,嚇得歡歡哭到嘔吐。

後來因為學習,南儷和夏君山不讓歡歡去參加自己最喜歡的小主持人比賽,歡歡崩潰了,也是從這一刻開始南儷和夏君山開始變得和田雨嵐一樣。

魯引弓的小系列作品從未讓人失望,通過孩子教育和家庭關係直擊社會矛盾。三個家庭所有的不開心, 其實都源於人內心的欲望。

田雨嵐希望自己的孩子長大後出人頭地,成為人人羨慕的對象,成為她想成為卻沒辦法成為的人。

米桃的父母從一開始的不在意, 到後來的在意也是因為他們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跳出農門,改變他們一家人的命運。

夏君山從遵循孩子的意願,到被教育環境影響,開始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要太掉車尾,不能一直被人甩在身後,於是各種逼迫。

一開始大家的初心都是為了孩子,但漸漸地大家卻都忘記了孩子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到最後才明白成績好壞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孩子們能平安喜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