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算》方廳長刺殺成田,難道他是葉蓮娜?蘇方還有多少閒棋冷子

唐飛供出成田之後,《勝算》的劇情越來越有意思了,劇中各方各懷心思,互相博弈,讓劇情越發撲朔迷離。

福原未必相信成田真的是叛徒,可他也沒有勇氣堅持認為唐飛在信口胡說,於他而言,走出困境,贏得機會,實現飛黃騰達更為重要。

可是,川入同樣是只老狐狸,對於福原的心思,他未必不知道,可他也有上級,面對上級施壓,他選擇甩鍋,讓福原成為控制成田的急先鋒。

這樣一來,

就會形成三種情形

如果成田真是叛徒,且被福原控制住,自己是用功的;

如果成田是叛徒,福原被其反殺,那只能怪福原是炮灰命;

如果成田不是叛徒,不論是被福原控制,還是反殺福原,福原都是替罪羊。

有這樣的上司,福原在辦事的時候,

首先不會想著事情如何能辦成,而是會想著如果遇到鍋怎么甩出去,如果有功勞怎么撈過來,然後再考慮這件事怎么去辦。

為此,福原在接到川入的命令之後,有樣學樣,把任務分配給了方世寶,讓他成了炮灰加替罪羊。

只是,事情遠遠超出了福原的預計,他懼怕的成田竟然在武裝對峙的過程中選擇了“畏罪自殺”,而

“慫到不能再慫”的方世寶成功見證了這一激動人心的時刻。

成田真是自殺嗎?

按道理說是不能夠的。

原因有三點:

其一,成田的自殺缺少儀式感。

劇中為我們展示了福原為自殺做出的準備:一把精緻的武士刀,捧在手上,用酒精消毒,再擦乾淨,接著進入冥想狀態……滿滿的儀式感。

成田怎么說也算是個高官,不至於那么不講究,悄無聲息的一槍結束性命。

其二,成田只是被控制,還沒到自殺的地步。

川入讓福原控制住成田,原因在於,他們只有48小時,沒有時間判斷成田是否是叛徒,只能先將其控制,以免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

等成田被控制之後,肯定還是要調查這件事,畢竟成田是個將軍,職位並不低,不會隨隨便便處理的。

既然如此,成田還有機會為自己辯解,沒有到非要自殺不可的地步,何況,

從成田邀請新京官員一起商討作戰計畫來看,他似乎並不是叛徒,反而像北進派。可是一旦自殺,反而坐實了自己是叛徒。

成田還不至於這么拎不清。

其三,成田自殺是方世寶說的。

誰也沒有親眼看到成田自殺的過程,一切都是方世寶說的。

成田死的時候,只有方世寶在辦公室裡面,沒有第二個人證實他說的是真話,只有一點讓人覺得他說的像真話,那就是他的“慫”。

方世寶真的很“慫”嗎?

他的“慫”一定是裝出來的,就如同唐飛的“結巴”,也是裝出來的。

如果方世寶真的很慫,他不可能成為山崎跟前的紅人,也坐不上廳長的位置。

按照福原的調查,方世寶曾經為山崎收集了不少情報,給足了山崎好處,這才讓自己在警察廳立足。

雖說山崎坐飛機遇難之後,方世寶沒了靠山,可他依舊可以穩坐在廳長的位置上,足見其能耐不小。

既然方世寶是個能人,就有了刺殺成田的條件。他為什麼要刺殺成田卻是個值得討論的話題。

因為這關係到方世寶是不是另有身份。

首先,

假設方世寶沒有其他身份,他會不會刺殺成田呢?

有可能。

人人都知道,現在遵照福原的命令去控制成田,那等於九死一生。

一方面,成田的司令部兵力充足,單憑方世寶那幾個人,想控制成田並沒有那么容易,其中的風險可想而知。

另一方面,成田究竟是不是叛徒並沒有形成定論,一旦成田事後被證明是清白的,他不可能放過現在對付自己的這幫人。

但是如果成田死了呢?

如果成田死了,他就不會追究方世寶了,可是,成田的死是件大事,日本方面不會不調查。從這個角度來說,方世寶依舊是存在巨大風險的。

所以,方世寶敢於刺殺成田,就說明他並非簡單的防止成田報復自己,他很可能另有身份。

劇中,我們看到蘇聯啟用了特工葉蓮娜,所以大家會懷疑,

方世寶會不會就是葉蓮娜。

當然,我們也看到,福原稱呼一位胖女人為葉蓮娜。只不過,

有了鮑里斯的案例,我們會認為這是蘇聯方面的故技重施。

葉蓮娜這個名字比瓦吉姆還有迷惑性。它讓人不自覺的認為這是個蘇聯女人,既而聯想到是那位胖女人,因為她也在接近福原。

可是,這位胖女人究竟做了什麼?我們什麼也沒看到。

反之,方世寶殺了成田,並將其偽裝成畏罪自殺,對穆丹烏拉計畫的推進更有作用。

一旦成田被認為是畏罪自殺,不僅他的身份更值得懷疑,就連和他一起探討作戰計畫的新京高級官員都牽扯其中。

誠然,事情最後可以被查清楚,但是在查清楚之前,難免會讓關東軍內部形成不小波瀾,對北進派也會造成一定的打擊。

而方世寶的刺殺行動,很明顯是在配合唐飛完成穆丹烏拉計畫,因此,方世寶的真正身份,可能就是蘇聯特工葉蓮娜。

最讓人懷疑方世寶另有身份的,

是他明知道福原找不到合適人選去控制成田,還主動往上湊,

在這種時刻,非要跟福原說什麼山崎太太表示感謝的廢話。

為什麼說方世寶知道福原找不到合適人選呢?

原因就在於福原最早安排的不是方世寶,而是唐飛,可是唐飛無法執行這個任務。以方世寶一貫的精明,他在這種時刻肯定是越低調越好,在家燒高香希望福原不要想起自己才是他的風格,可實際上,他做出了相反的舉動。

如果再回溯方世寶的過往,我們會發現,

蘇聯方面為穆丹烏拉計畫做的準備很多。

比如讓方世寶做個閒棋冷子,最初負責接近山崎,打通中央保全局內部關係,把自己送上高位。

等到方世寶的廳長位置穩定下來,再給山崎製造意外,這樣一來,方世寶就真的成了一個憑藉關係上位,沒什麼大本事的小角色,不再被人重視,為他在關鍵時刻發揮作用做好鋪墊。

事實上,

蘇聯的閒棋冷子並不止方世寶一人,部分觀眾認為,成田的秘書也很有問題。

在唐飛最後一次為成田做魚的時候,成田的秘書對他說,過幾天新京來貴客,也讓唐飛接待。這怎么看都像是在暗示唐飛可以準備啟動穆丹烏拉計畫了。

在唐飛被捕之後,這位秘書頻繁打聽唐飛的下落,也造成了福原方對成田的懷疑。而在蔡夢等人控制成田的過程中,這位秘書又充當了人質的作用。

從這幾方面來看,似乎都在為唐飛實施計畫做好配合。

現在,《勝算》的劇情進入了關鍵時刻,在各方博弈下反轉不斷,也越發精彩和燒腦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