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家人之名》大結局,這些隱藏劇情,大家都看懂了么?

《以家人之名》馬上就要大結局了,這部劇雖然高開低走,可依然在網上引發了不少的討論。

關於結局的走向也逐漸明朗,今天就帶大家看一下,這些關於劇情的暗線,你真的都看懂了嗎?

這點可能很多觀眾都忽略了。《以家人之名》播出以來,最受爭議的角色是凌霄。

因為他前後不一,小時候是一個話不多的內斂男孩,去了一趟新加坡後,性情大變,很多觀眾是無法理解的,甚至覺得把性格的轉變歸結於消失的9年,是編劇在“甩鍋”。

實際上,凌霄的心理疾病在童年就有伏筆,他雖然未跟隨母親陳婷生活,卻在人生觀形成的幾個重要節點,受到了母親陳婷的影響。

陳婷控制凌霄,為了阻止他回國,不惜藏起了他所有證件,這叫控制欲。不允許他和家裡的親爸來往,和尖尖來往,這叫占有欲。

凌霄的控制欲和占有欲也是極強,回國後,他對於尖尖是“無微不至”的關心,尖尖交男朋友,出去和誰吃飯、約會,甚至是和小哥之間的一切,凌霄都了如指掌。

當他知道尖尖有了男朋友,第一反應不是了解對方是什麼樣的人,而是阻止反對、甚至加快自己追求尖尖的進程,這和用盡一切方式阻止兒子回國的陳婷沒有任何區別。

一起長大的小哥賀子秋,也是凌霄假想敵,他甚至不太願意尖尖和子秋過往甚密,就好像陳婷角色尖尖會搶走子秋一樣。

凌霄還有些陳婷基因里的冷漠,離開親爸9年,不管什麼原因,凌霄一次都沒有回來過,回國之後,不顧及親情缺失,第一時間出去租房子,留下父親一人獨自生活。

對親爸給到的關心,也是十分禮貌的距離,看得出凌爸一起找機會想要親近,可是凌霄卻十分疏遠他。

凌霄一直十分牴觸陳婷控制自己的生活,潛移默化中,他已經成為了和母親一樣的人。

自從賀梅因為坐牢的過往被扒出來之後,觀眾都在吐槽說,這母女兩真像,都是心底里做事的人,把所有的苦都往肚子裡咽。

這點是很像賀梅沒錯,可是子秋真正的行事作風,其實是和李海潮如出一轍的。

他對尖尖一直不是自己所理解的“愛情”,而只是一份責任般的親情。在他和莊北的對話里子秋就說過,他之所以想追求尖尖,是不放心她被別的男生照顧。

這根本就是哥哥對妹妹的關心而已,而他對尖尖的這份感情,潛移默化是受到了老爸李海潮的影響。

成年之後的賀子秋,就代替李爸成為了照顧尖尖的角色,扛起了了李爸身上的重擔。

不僅如此,因為李海潮的養育之恩,子秋內心其實一直是以他作為人生標桿的,無論是待人接物還是談吐作風,都和李海潮如出一轍。

尤其是一顆過分善良的心,可以看到當初賀梅拋棄子秋時(那時候他還不知道賀梅坐牢),他根本心裡沒記恨過半分,也沒怪過親媽,而是一直在“等待”,就好像那個單身一直在等待賀梅回歸的李海潮一樣。

以上兩個隱藏劇情其實都離不開最後這一點,這部戲歸根結底,是講述原生家庭對於孩子帶來的影響。

只是編劇用到的手法並不是正面描寫,而是通過這些“問題家庭”的孩子走上社會以後,表現出來的不同面貌去批判父母的失職。

三個主角自然不用多說了,賀子秋從小被親生父母遺棄,長大後的他一直都沒有安全感,很難去信任別人;凌霄誤餵核桃導致親妹去世,成年後的他心理一直飽受這個事情的折磨,很害怕身邊的人因為他的愛,受到傷害;尖尖母親過世較早,和親爸一起生活養成了從小獨立又虎里虎氣地個性……

配角的隱藏家庭線,其實也很精彩。

唐燦有一個從小就不斷利用女兒獲取好處的母親,因為父母希望她稱為演員,所以從小開始她晚飯都不能和別的孩子一樣吃的好,而要被迫控制。

所以長大以後,唐燦其實很沒有自信,也極其缺少家庭的肯定和溫暖,這是她一直都在追求的東西,想要和父母達成和解。

所以當她真的放棄了演員回歸家庭的那一刻,唐燦才真的從童年的陰影里走出來。

另一邊配角齊明月,也同樣受到影響。她的母親強勢,對她要求極高,所以她從小就沒辦法允許自己任何一件事做不好。

長大後的月亮就很畏懼母親,一直活在她的陰影下,雖然不開心卻不敢反抗,長期受到母親的強勢壓迫。

以上三條隱藏的劇情線,編劇可以說是良苦用心,只是在戲劇衝突的呈現上,或許沒有達到觀眾的預期,才讓這部劇高開低走。

不過真的看懂了這些隱藏的點,就能理解這部劇的意義。《以家人之名》——一場關於原生家庭的自我救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