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也很美:俞非凡對安安若即若離,他的行為你認同嗎?

電視劇《第二次也很美》以女性逆襲的方式尋找社會存在感與自我認同。

安安,雖然已是一個孩子的媽媽,但她仍像一個不諳世事的少女,在婚姻的城堡坍塌以後,整個人跌跌撞撞、迷迷糊糊、甚至連滾帶爬的面對生活中突如其來的巨變。

而這一切的締造者,是她的前夫俞非凡。

俞非凡,到目前為止都是一個你挑不出毛病的男人。他總是在規範之內。所言、所行、所感,都會找到共情,被理解。

比如,他用五六年的時間包容安安的一切任性、孩子氣、不理家務、不會照顧兒子等等缺點,直到實在疲憊,選擇離婚。

而且離婚後,要求兒子的撫養權。

這個合情合理;

自己父親對安安的過分行為,他選擇站在正義的一面。並且放棄撫養權,讓安安和兒子都有情感歸屬。

這件事的做法,也讓他獲得最好前夫的稱號;

出於對愛徒的支持,他把條件不寬綽的王蕾放在自己的家中搞創作,就是單純的愛才惜才。

這樣的做法也是完全不能被指責,因為他並沒有想與王蕾發展其他關係。他根本就是一個正人君子。

順著俞非凡在接下來發生的故事中看他的一切行為,都屬於一個是非判斷明確,公私感情分明的人。

比如他對安安漫畫才能極其賞識,但既然違反現場做畫的規則,就必須取消參賽資格;比如王蕾心機取勝被俞非凡發現後,立刻將其調走等等,這些做法你都找不到俞非凡的半分缺點。

他的一切做法都像在標尺之內,守規則、不逾距。

那么,俞非凡的人設你喜歡嗎?這樣的男人靠譜嗎?

俞非凡,英俊、瀟灑、事業成功,文藝溫暖,這種形象在職場就是小姑娘們的暗戀男神,要錢有錢,要樣有樣,關鍵還成熟有魅力,懂得照顧人。

所以,像王蕾這樣的小妖精想上位一點都不奇怪。

首先,俞非凡對王蕾照顧有佳,甚至把自己的豪宅都讓出來給她搞創作,再傻的姑娘也會有點沾沾自喜的想法,何況王蕾這種心機女呢。這等同於撩撥她不安分的野心蹭蹭的冒火苗。

如果用一個詞,只能說曖昧。

再看俞非凡對安安。

鬧離婚時,俞非凡是無情的。真正解除了婚姻的束縛後,他對安安的各種表現又重新審視。甚至他又開始示好,給安安送飯,以喚起安安對兩人美好曾經的記憶,特別是看到安安工作的樣子如此迷人時,他又是欣賞,又是憐惜,眼神里滿滿的舊情復燃。

看到了嗎?這就是所謂的施與受。

俞非凡始終處在一個勝利者的位置,他自由的支配情感,而且所有做法都溫暖高級,零瑕疵。

但這往往就像一個發球者,努力工作的安安也好,心機腹黑的王蕾也罷,她們如何接球其實是被動的。因為她們本身就處在一個被動的位置上。

所以說,如何爭取自己的獨立價值成為終極命題。未來的路如何走,就看自己選擇。

表面看來,安安的逆襲一定要有王蕾這塊磨刀石。可實際上,王蕾同樣是在先前俞非凡的曖昧表現中會錯了意。她以為戰勝安安,就可以得到俞非凡。

其實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現實職場中,類似俞非凡這樣的成功人士不少,他們已經練就了既溫暖又有可能傷人的為人之道,但前提是不會自傷。涉世不深的職場小姑娘根本不懂。

無巧不成書,安安與王蕾在星漫大賽後,幾乎同時到了大王工作室工作。王蕾還是要卯足了勁兒算計安安,爭取俞非凡。而安安則要面臨著俞非凡的再次示好和自己獨立生活上做出選擇。

如此說來,俞非凡才是這個故事的因,而其他一切都是後邊的果。那么,俞非凡這樣的人物性格你認為靠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