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的角落》朱朝陽在這裡做手腳時,就證明他和張東升是一種人

想殺普普的原因不解釋,看了最後一集的都明白,她自述沒把少年宮那天的真相告訴嚴良,也就是之前她那套朱晶晶自己掉下去的說辭是假的,張東升和朱朝陽間多次提到的“童話與現實”要相信哪個,也暗示了朱朝陽最後選擇了美化過的、朱晶晶意外死亡的童話,現實中朱晶晶就是他殺的。

所以他想滅普普的口就很好理解了,朝陽,東升,他和張東升本就是一種人,少年宮事件後,朝陽多次表現出對普普的提防猜忌,能回憶起的就有新華書店想看普普寫字但被拒後,朱朝陽的微表情明擺著動其他心思了。其實包括結局時說普普沒死,但一個鏡頭都沒有,我認為也是朱朝陽選擇相信“童話”的一種表現手法,現實是普普已經死了,這種畫面和對白的矛盾和開學典禮嚴良出現但除了朱朝陽無人察覺是同類手法,把虛事雜糅進實事,旨在體現朱朝陽童話化的謊言和殘酷的現實纏繞交織的內心世界。

他用空記憶體卡挑起嚴良和張東升的矛盾,明知道張東升會尾隨還故意大聲在廁所,說一張他自己明知沒用的空卡,明知道張聽見了還默許嚴良和張單獨外出“存錢”,都是想借張東升的手除掉嚴良。自從在冷庫看見張東升殺人,他就起了變化,一是摸清了張東升窮途末路又濫殺的本性,知道自己可以利用張借刀殺人,二是朱朝陽親歷兇殺現場和自己徘徊在生死邊緣極度痛苦恐懼,刺激太大,失去生命的恐懼讓他明白為了生存可以漠視別人生命,開始理解甚至認同張東升那種為了保護自己的生活而犧牲別人的行為。如果說之前只是有想法,冷空兇案後的朱朝陽則是完全堅定了這種信心,直接導致了後續那次談話。

包括被救進醫院後,和母親攤牌,提到離婚真相時表達出的“你們都是為了自己”,其實就是冷庫覺醒後又一次自我宣示,即他人都是自私的,不可測的,連父母都不可依靠,只有自己才能保護自己,和之前在張東升面前表現出的對朋友的信任相悖。可以說此時的朱朝陽已經完全黑化,在張東升那套“你不給我機會我就讓你死”的殺人哲學上,升華出一套“自己遠大於一切人”的信仰。

普普和嚴良認識更早,且每天呆在一起的時間比三人在一起的更長,可以說朱朝陽對普普嚴良二人的交往是失控的,在讀到那封信之前他很難確認嚴良是否知道他殺人的事,那么怎樣才是最保險的做法,不言而喻了。

關於普普發病是意外,朱朝陽算計不到,其實可以從另一張有內容的卡入手分析。朱朝陽在電腦上操作時給了鏡頭,他的確複製了,但留在自己手裡,就是為了最後逆風翻盤,杜絕張殺害自己的可能,如果他想保普普或嚴良的命就該有所交代,但他沒和任何人說,也就是說他只想保自己一個人的命。

而朱朝陽讀到普普留下的信時的笑,以及最後在少年宮指認現場再次說謊,更讓我堅信普普現實中已死,只有唯一的知情人已經不能再開口了,朱朝陽才會真正釋然,真正把心裡的“童話”一五一十交代,這也是之前“童話”底稿一直在心裡,他卻從不肯和警察、父母,甚至生死攸關時都不肯和王立明說的原因,他能說出來,只能是因為能戳穿童話的證人,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