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樂》中“看似完美”的曹皇后,其實也有不能深入的細節

近日在湖南衛視熱播的電視劇《清平樂》受到廣泛關注。這部劇視角和原著《孤城閉》相比有一些變化,原本以宋仁宗長女福康公主趙徽柔與宦官梁懷吉的感情線為主轉移到整個宋仁宗王朝,全景式地展現出宋仁宗執政期間(1022—1063)的歷史畫面,對當時發生的重大歷史事件做了較為詳細並儘可能真實地還原。

而原本設定為“大男主劇”的《清平樂》卻因劇中過於出彩的女性形象“曹皇后”曹丹姝(江疏影飾演)而變得有些“定位不清”了。一邊是官家一味縱容寵愛囂張跋扈的張貴妃(王楚然飾演),一邊是雖身在閨閣卻志在廟堂,文武雙全的皇后。

過於鮮明的對比不免讓電視機前的觀眾一陣唏噓,這真的還是大男主劇嗎?

當然,如此優秀的曹皇后自然也贏得大波路人緣,引得眾人紛紛站隊攻擊不同陣營的“張貴妃”,甚至對與皇后爭執不下的皇帝都頗有微詞。

似乎大家都忘了,在那樣的時代背景下,“孤城”是皇帝的孤城,“皇后”也是皇帝的皇后。

還有那個在廣大輿論潮下,被遺忘了,幾乎沒有被提及的問題。

這個看起來無可挑剔的“曹皇后”,真的十全十美一點缺陷也沒有嗎?

劇中早期有這樣一個情節,皇后和苗娘子帶著徽柔和高滔滔一起吃甜品,宗實卻在旁邊捧著書站著,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這畫面看著很不和諧,一群人在吃甜品,卻讓另外一個孩子站在旁邊學習功課。

徽柔搖搖晃晃走到宗實跟前,要宗實幫忙寫信,宗實說自己還有幾句昨天的功課沒想明白,曹皇后放下湯勺喊宗實過來,要陪他一起研讀經義,曹後和趙宗實講為什麼要背書。

當時一看就覺得不對勁,文武雙全,志在家國的曹皇后為什麼會說出聽起來這么像

克己復禮的程朱理學

一樣的話呢?於是又耐心在前後的情節翻找了一下,希望可以找到與之呼應,並做出解釋的片段,可事實證明,曹皇后確實說出了不該由她說出來的話:

從這簡單的兩段戲碼就可以看出,曹後,其實並沒有那么的開放。

她深信“克己復禮”的活殭屍理論

,甚至已經到了用這封建鐵籠鎖住自己,困住他人的程度了,她並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么的白月光。

還記得當時看到這裡,小編內心就一陣惡寒,一個皇后,後宮之主,如果她是這樣,那么這個後宮也別指望有多的“人慾”了。

果不其然,之後她的貼身侍女做出了有違“天理”的事,她的第一個反應也是

把她送出宮去嫁人,“同不相干的人,開枝散葉,子孫滿堂。”

而後她的侍女成家回宮,居然還感謝了這位“英明”的皇后,也是,如若不是贊同了這個理論,又怎么會這么快就成家生子了呢?可見洗腦相當成功啊。

這裡要提醒一下劇情,在生“肉團團的兒子”之前,這名侍女已經生了個女兒了,而向皇后提及婚姻生活幸福之處時,對那個女兒隻字不提,這一切皇后都知道。就像是對徽柔(任敏飾演),哪怕是對如此喜愛她的徽柔,曹皇后也會“

雙標

”的說出,讓她不要繼續上學了的這種話,徽柔反問的對,“

那嬢嬢為何當年冒名去應天府書院讀書?

當然,或許有讀者會反駁,

這位侍女的劇情最多算是編劇的價值觀輸出。

可是別忘了,編劇輸出自己的三觀當然是通過角色以及劇情的,

可曹皇后也是編劇筆下的角色啊!

這樣的環境下誕生的“曹丹姝”,不僅自己活成了封建牌坊,還把後宮女子都教導成了籠中鳥,這樣

一個以封建主義為鐵拳卻又被標榜時代先鋒的角色

,根本不值得觀眾真情實感的去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