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諾》之蕭承睿:感情里有了芥蒂和猜忌,自然也就有了偏見

電視劇《長安諾》截圖

01

坦白講,雖然早就知道《長安諾》的感情線是一個解不開的死結,但是在蕭承睿和賀蘭茗玉之間製造隔閡的,還是蘇玉盈和賀蘭綰音。

在玉璽這件事情上,蕭承睿曾經懷疑過茗玉跟蕭承煦的關係,但是在凌蓁兒的助攻下,還是幫助茗玉逃過了一劫。

不得不說,

凌蓁兒真的很不錯,她跟茗玉名為主僕,實則是最好的姐妹,茗玉無數次遭遇險境,都是靠了凌蓁兒才能夠化險為夷。

不過在這件事情上,凌蓁兒著實把握了好機會,畢竟蕭承煦和蘇玉盈夫妻不和,乃至蘇玉盈的善妒,都是眾人皆知的事實。

當然這時候,在蕭承睿的心裡,茗玉還是有很重要的地位的——

“我早就跟您說了,讓您別管這檔子閒事,您就是不聽,現在好了,有理也說不清了……實事求全,白白操心,有誰會領你的情啊。”

我們都聽出來了,凌蓁兒的這番話是說給蕭承睿聽的,字裡行間滿滿的都是指桑罵槐,當然,這一點,蕭承睿也聽出來了,借著凌蓁兒不尊重自己主子的由頭把她給責怪了一番。

也許是意識到自己確實有些過分,接下來,蕭承睿還是安慰了茗玉一番。

不過,個人感覺,也就是從這時候開始,蕭承睿對茗玉有了猜忌,畢竟從開始到現在,雖然蕭承睿算是一個優秀的君王,但是他的疑心病,不是一點點地重。

不過這也很正常,當年沐王妃的事情,雖然他們隱瞞的很好,但是始終都是他心裡的一個疙瘩,所有事情一旦牽扯到蕭承煦,他肯定會想得特別多。

電視劇《長安諾》截圖

02

不得不說,蘇玉盈真的很不爭氣,當初針對茗玉,差點與蕭承煦鬧得勞燕分飛,現在又因為一個侍女,逼得蕭承煦想要休了她。要命的是,她從來都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

(如果放到現在,蘇玉盈守護愛情的行為,我們會為她大聲叫好,但是在那個男尊女卑、男人可以三妻四妾的年代,蘇玉盈真的做過了,只會把自己的心上人越推越遠。)

在蕭承煦那裡沒有撈到好處,蘇玉盈就跑到宮裡去找自己的小姨告狀,正好蕭承睿也在那裡,聽到了姨侄倆的對話。

依稀記得,當初蕭承睿讓蘇玉盈嫁給蕭承煦,就是為了在他身邊放下一顆棋子,現在兩人有了嫌隙,蕭承睿馬上就要從蘇玉盈這裡打開突破口。

不知有意還是無意,蕭承睿剛剛提到茗玉,蘇玉盈馬上就把蕭承煦和茗玉當年的感情給抖落了出來,順利地在蕭承睿和茗玉之間設定了一道厚障壁。

當時蘇玉盈也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但是在這種情況下,遇到這種事情,蘇玉盈越是解釋,蕭承睿也就越是懷疑。

想想蘇玉盈的話,再聯繫此前發生的事情,蕭承睿馬上就把前因後果串聯在了一起。

不過蕭承睿還算理智,雖然怒火中燒,他還是去找了賀蘭芸琪,想要證實蘇玉盈的話是真是假,雖然賀蘭芸琪盡力解釋,可是事情到了這一步,無論賀蘭芸琪怎么解釋,蕭承睿一個字都聽不進去,反倒更確信自己的判斷是對的。

平心而論,如果沒有蘇玉盈的這番折騰,茗玉縱然沒辦法真正愛上蕭承睿,但是她一定會做好一個妃子的本分。

電視劇《長安諾》截圖

03

屋漏偏遇連陰雨,正在蕭承睿和茗玉有了嫌隙的時候,賀蘭綰音出現了。

為了擺脫被安排的命運,賀蘭綰音打算去“爭取自己的幸福”。

當時我就在想,如果賀蘭家的三姐妹能夠姐妹同心,自然可以在大晟王室無往不勝,可是這三姐妹的心卻偏偏沒這么想——

作為皇后的賀蘭芸琪自不必說,她的顧全大局真的很圈粉;賀蘭茗玉與世無爭,更別說蕭承睿的寵愛了,唯有賀蘭綰音,從踏進大晟皇宮那一刻起,她都想獨占蕭承睿。

後來賀蘭綰音被封為皇貴妃之後,加之喬淑妃的攛掇,她馬上就飄了,開始對自己的妹妹下手。

因為在茗玉那裡始終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回應,加之知道當年自己遇到的女子其實是賀蘭綰音之後,蕭承睿的心態也發生了變化。

請安那次,明眼人都知道是賀蘭綰音在挑事,可是事情到了蕭承睿那裡,卻成了賀蘭茗玉心思深沉,想要針對自己的姐姐。

按照劇情推算,此時的賀蘭茗玉與蕭承睿已經成婚多年,茗玉是個什麼樣的人,蕭承睿比誰都清楚,可是現在他心裡有了芥蒂,就連當初被他誇讚的茗玉的聰慧,都成了茗玉的過錯——

“你向來心思敏捷,能說會道,你姐姐單純柔弱,她自然不是你的對手。”不指責的,聯繫起前因後果,忽然就想起了《知否》里的那句台詞:我那外室柔弱不能自理。

當然,也因為蕭承睿太過自信,以為茗玉離了他不能活的緣故,想當然地以為茗玉實在那裡爭風吃醋。

電視劇《長安諾》截圖

04

蕭承睿本以為茗玉為吃醋(不過,他此前的種種做派,就是想要看到茗玉吃醋,從而證實自己在茗玉心中的地位),怎奈何茗玉本就不喜歡他,嫁給他是把自己當作了一枚救人的棋子,後來被司徒昆擒住那一次,蕭承睿又打算犧牲他,早就對蕭承睿不抱太大奢望了。

一個本就不愛的人,自然不可能去吃醋——“傷心是縱然姐妹情深,也會猜忌和誤會;難過是相守多年,終有一天也會信任全無。”

說實話,這一節劇情,剛開始的時候看得我有點迷——

當初他為了救蕭承軒和蕭承煦,不得不委曲求全嫁給蕭承睿,到了現在,她卻不願意低頭,全然沒有了當初的七竅玲瓏心。

後來我想明白了,哀莫大於心死,此時的茗玉接連遭遇親人和丈夫的雙重背叛,早就對一切不抱希望了,所以也就不願意繼續委屈自己了。

只是,茗玉愈是這樣不在乎,蕭承睿就愈是火大,把賀蘭綰音胎像不穩的罪過都推到了茗玉頭上,罰茗玉去祈福殿跪抄經文。

“若綰音與他腹中的孩子,有任何不妥,朕唯你是問。”表面看起來,蕭承睿說的是一句氣話,但是我想,如果真的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他絕對是不可能放過茗玉的。

從頭捋一捋,我再次肯定,這件事茗玉根本都沒做錯什麼,就連當初她在關雎殿責罵惠兒,雖然上了賀蘭綰音的面子,但是也是在替自己的姐姐考慮。

可是茗玉這樣的苦心,蕭承睿因為內心有了芥蒂,卻一點都看不到。

電視劇《長安諾》截圖

05

其實,故事走到這一步,蕭承睿對茗玉,早就沒有了愛意,有的也只是男人脆弱的自尊心和占有欲。

茗玉生日那天,賀蘭芸琪於心不忍,就勸蕭承睿去看她。

說也是巧,那天凌蓁兒為了哄茗玉開心,死纏爛打要她換上舞衣跳舞,正當茗玉翩翩起舞的時候,蕭承睿就到了(我有點懷疑,這件事是凌蓁兒和賀蘭芸琪串通好了的)。

看到茗玉的舞姿,蕭承睿再次被撩動了心弦,開始浮想聯翩。

可是他萬萬沒想到,當他主動提出要留宿永寧殿的時候,茗玉卻勸他到關雎殿去。

其實茗玉不難想像,一則雖然賀蘭綰音對她不好,但是她依舊關心著自己的姐姐,二則是蕭承睿這段時間的冷淡,茗玉也就對他徹底死心了。

只是,茗玉所做的一切,在自我感覺良好的蕭承睿那裡,馬上就成了欲擒故縱心機深沉,雖然當晚蕭承睿留宿在了永寧殿,但是他對茗玉的偏見,估計是永遠都消除不了了。

從預告裡看,後來賀蘭綰音自導自演,派人使出扎小人的把戲,事情鬧到了蕭承睿那裡之後,他連查都不查,就認為這件事是茗玉做的,馬上拔刀相向。

看了這么多年的古裝戲,我們知道那些封建帝王,無論有多愛,但是他們都很難長情,但是如蕭承睿這般,從寵到手心裡轉而恨到骨子裡的,卻著實不多見。

仔細想來,所有的一切,都因為蕭承睿的占有欲,當占有欲無法滿足的,而且內心有了芥蒂的時候,茗玉的呼吸也許都是不可饒恕的罪過,更何況這些事情牽扯到了賀蘭綰音。

電視劇《長安諾》截圖

(原創不易,如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