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迴檢察組:宋麗敏下線,馮森成嫌疑人,武強因一事被懷疑

《巡迴檢查組》930兇殺案的真相就要浮出水面,沈廣軍面對馮森找到的新證據、以及他侄女苗苗之死的真相,終於沉不住氣了。

他告訴馮森,當年賣給他哥哥沈廣順的彩票正是宋麗敏。

馮森突然意識到,他愛人的死和徐大發的死有著某種聯繫,只是他一時之間想不到為什麼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宋麗敏會是這兩件案子的連線點。

但是,無論怎樣,這個發現還是讓他很興奮,查了10年,他終於接近了真相。

他懷著無比激動的心情再次來到站台超市的時候,卻不見了宋麗敏。

當馮森找到宋麗敏的時候,她已經自殺了。

馮森很失望,情急之下,他心生一計,假裝宋麗敏是被自己逼死的。

而他做的這一切都被隨身攜帶的執法記錄儀,記錄地清清楚楚的。

做完這一切,他又去超市去找沈廣順母子,向他們詢問宋麗敏的社會關係。沒過多大會,警察就過來帶走了馮森。

所有的證據都顯示,他是最後一個見到宋麗敏的人。

馮森當然會為自己開脫,當問到他的執法記錄儀的時候,他說他當時沒有開,而且在慌亂中也把記錄儀弄丟了。

這件事很快就傳到了張友成的耳朵里,他派人去馮森的辦公室、宿舍去搜記錄儀。

結果陳秘書第一個找到了,他趕緊把記錄儀藏起來,告訴其他人他也沒有找到,結果大家無功而返。

其實,陳秘書在假裝去廁所的時候,偷偷看了一眼記錄儀里的東西,裡面顯示馮森有可能就是導致宋麗敏死亡的人。

忠誠的陳秘書根本就不知道這是他的領導和馮森的計策,目的是為了用這件事讓馮森暫時頂著殺人嫌疑不能繼續查案,讓宵小之徒一個個都冒出來。

因為,就在宋麗敏自殺的前一天,馮森發現了武強的反常,他沒有和任何人請示和打招呼就把沈廣順誣陷鄭銳的事上報了。

這也就意味著馮森事先答應沈廣軍只要他好好配合自己調查930的事,就不追究他誣陷的承諾了。

也意味著,沈廣軍知道自己被起訴後,將不再配合馮森。

鄭銳被誣陷的事馮森一直壓著,武強不是不知道,在930案取得突破性進展的時候,他突然蠱惑王鵬把這個案子提交上去,不得不令人懷疑。

再加上自從方小靈和李大眼都說過甩棍的事之後,馮森一直在留意這個人究竟是誰。

熊紹峰雖然是他第一個懷疑的人,卻也是最先被排除的人,羅欣然又可以被肯定不是。

那么會是誰呢?

馮森試過辦公室冼主任,那天晚上他和羅欣然相約去小樹林,冼主任又是打聽油夠不夠用,又是提醒他加油的時候記得開發票等等,看似關心,實則是在打探訊息的到場舉動中基本可以確定他被腐蝕了。

但,以他辦公室主任的身份,想辦黃四海這樣的人大案,恐怕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的,他的背後一定有更高一級別的人在和他狼狽為奸。

而武強對沈廣軍案件突然過分的關心,讓人不得不懷疑他的動機。

馮森很清楚,越接近真相,往往越會遇到更大的阻力。

現在,他這個巡迴檢察組組長在明處,甩棍在暗處處處牽制他,他很被動。

所以,宋麗敏的事情發生之後,馮森當機立斷開始了自己的計畫。

他用執法記錄儀記錄下來的內容全部是他自導自演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人覺得是自己的逼問,是自己為妻子復仇心切而直接導致了宋麗敏的死亡。

這樣一來,他就會被以嫌疑人的身份關起來。

甩棍等人看到這件事也一定會欣喜若狂——馮森成了嫌疑人,案子還是要查的呀!

馮森預感,甩棍一定會很積極地爭取到宋麗敏死亡的案子、930,以及黃四海的案子。

到時候,就看誰對這幾個案子最上心、最積極,誰就有可能是甩棍。

果不其然,馮森被關了之後,武強就以兔死狐悲的心態站了出來,假惺惺地裝作關心馮森,心裡卻想著置他於死地。

當他以為自己是甩棍的秘密、自己早就被黃雨虹腐蝕了的秘密,終於可以因為馮森被認定為宋麗敏之死的嫌疑人的時候,可以永久保住了的時候。

卻忘了一直在旁邊羅欣然。

自從車禍之後,羅欣然就成了馮森的忠實隊員,她雖然不知道馮森葫蘆里買了什麼藥,卻篤定他不會因為私事而害死宋麗敏。

所以,儘管馮森暫時不能查案了,她卻把武強的醜惡嘴臉看得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