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樂》:面對恃寵而驕的張娘子,許蘭苕用三步就取得了勝利

張妼晗和許蘭苕本來是一樣的,一樣的卑微出身,一樣的舞女身份,兩人都是領舞,論姿色兩人也不相上下。

可這一切都因張妼晗被宋仁宗選中變成娘子而改變。

相比原來的許蘭苕,張妼晗更加的個性張揚些,曾經因為許蘭苕說她在官家面前說謊,而將一盆熱湯潑向許蘭苕,致使其面部燙傷不能領舞。又在許蘭苕因為下雨不能跳舞之時去嘲笑她。這一切都被許蘭苕深深的記恨在心裡。

許蘭苕本身也並不是什麼大度之人,當她看到昔日一起跳舞的張妼晗平雲之上,心中甚是憤怒。張妼晗成為娘子後,又選擇了許蘭苕作為侍女,這一切都深深地刺痛了許蘭苕,也為日後報復張妼晗埋下後患。

張妼晗是如何一步步被許蘭苕算計的呢?

張妼晗本身恃寵而驕,飛揚跋扈的性格在宮中已經被眾多娘子嫌棄。因為宋仁宗的寵愛,包括曹皇后在內的一眾娘子才對她一忍再忍。

張妼晗的三公主自小體弱,經常生病。因為一直都找不到治病良方,張妼晗整日憂心忡忡,一直想知道是怎么回事。許蘭苕在一天夜裡將帶有巫蠱之術的娃娃放在河邊,並栽贓徽柔公主。張妼晗本身就疑神疑鬼,這一下更是相信了許蘭苕巫蠱之術的言論,把三公主發病的原因歸集到徽柔公主身上。平常不爭不搶的苗娘子被張妼晗激怒,也為日後徽柔在官家當眾怒懟她埋下隱患。

其實許蘭苕未必就是針對徽柔公主,她也應該知道宋仁宗不會輕易懲罰徽柔,她所做的一切都是讓張妼晗在宮中樹敵。許蘭苕這一招果然高明,一方面使得失去愛女的張妼晗整日憂鬱,擔心別人害她,另一方面成功挑起了張妼晗後宮爭鬥的開始。

如果說許蘭苕為張妼晗四處樹敵手段高明,那么她對四公主痛下狠手,那就真的是心狠手辣。

四公主自出生開始就有哮喘的毛病,根據秋和的判斷,四公主應該是對花粉過敏。許蘭苕作為侍女為張妼晗熨衣服,她偷偷的把熏手帕的薰香全部換成對四公主過敏的花粉。第一次四公主發病因為有董秋和的及時救治,搶救過來。

許蘭苕並未因為賈婆婆的發現而收手,而是將手帕仍舊放在自己房中。後來侍女因為給公主擦汗不小心拿到手帕,致使四公主再次哮喘發作不治身亡。

許蘭苕深知四公主對已經失去過愛女的張妼晗有多么重要

,果然,張妼晗在得知公主去世的訊息後,悲傷雪崩,一病不起。

一首《鷓鴣天》讓賈婆婆和夏竦的地下情暴露在大眾視野之中。本來宋仁宗是不喜歡賈婆婆的,奈何張妼晗對她非常依賴,這才讓她重新回到宮中。賈婆婆是夏竦的情人,他倆一起背地裡幹了不少倒賣私鹽,販賣侍女的勾當。雖然家婆婆對張妼晗很照顧,但是張妼晗其實也是她和夏竦的一枚棋子。

當棋子沒有用處的時候,他們就會選擇另一枚棋子來代替。

許蘭苕第一次對公主下手的時候,賈婆婆是知道的,但是因為自己和夏竦也被別人抓了手柄,賈婆婆並沒有對張妼晗說出實情。張妼晗在生病之後不能侍寢,許蘭苕藉機勸賈婆婆讓自己上位。張妼晗對賈婆婆極度信任,這才同意許蘭苕留在皇帝身邊伺候。許蘭苕花言巧語,讓張妼晗不在懷疑她對自己有威脅。誰知許蘭苕不止成功上位,竟然懷孕,還暗自聯繫上了夏竦這個外臣。

若不是孫茂澤查出來許蘭苕和賈婆婆合手致四公主病故一事,張妼晗還蒙在鼓裡,還會繼續信任二人。

張妼晗就是這樣一步步被許蘭苕算計了,直到最後,她還相信賈婆婆是好人。張妼晗雖然性格上飛揚跋扈了些,但畢竟沒有什麼心機,被自己周圍人利用。張妼晗忘了

"寧可得罪一個君子,不可以得罪一個小人"

,而她還把這個小人養在了身邊。可惜張妼晗在這宮中無依無靠,最後卻被身邊人算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