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絕代雙驕》央八首播,全程打戲毫不含糊,爆款氣象已定

文/馬慶雲

1月16日晚間,新版電視劇《絕代雙驕》在央視電視劇頻道首播。從首播的內容來看,該劇實現了幾分鐘就是一場打戲的氣象,敘事線索很多,層次分明,尤其在武打場面的拍攝上,當屬《絕代雙驕》已有版本當中最好的。如果後續劇情不爛尾的話,這部新版《絕代雙驕》基本上已經預定了新年期間的爆款作品。

《絕代雙驕》是古龍先生的武俠代表作品,愛恨情仇,俠氣逼人,甚至於書中有太多的癲狂,均可視為一代人的青春閱讀記憶。所以,要做好《絕代雙驕》的影視改編工作,其實並不容易。而這部新版電視劇的監製,則是郭靖宇。他曾出品過《娘道》這樣的收視爆紅但口碑暴跌的電視劇,但也出品過《射鵰英雄傳》這樣的高口碑武俠電視劇。《射鵰英雄傳》郭靖宇版本,豆瓣獲得8.0分,並不低。

反觀這部新版《絕代雙驕》,基本上承接了郭靖宇在《射鵰英雄傳》當中的製作水平。從劇本角度來論,新版《絕代雙驕》毫不拖沓,觀眾喜歡什麼就招呼什麼。這種向觀眾投其所好的創作方式,也正是武俠小說的“口腔快感”的必然。王朔老師曾在著述當中評點武俠小說,認為不少膾炙人口的武俠作品,追求的都是一種口腔閱讀的快感。顯然,古龍的《絕代雙驕》也是如此。

要實現這部武俠小說的影視化改編,最佳方式,就是繼續保持這種“口腔快感”,並且將其轉化成“眼球快感”。郭靖宇和《絕代雙驕》的編劇們顯然深諳此道。這部電視劇基本上實現了每個橋段都有打戲的狀態。尤其首發劇情當中,場場打戲,場場精彩,也是以往的電視劇作品所沒有的氣象。觀眾在這些武打當中,自然可以看到“快感”。

而這些打戲,又很好地解決了“為何而打”的核心問題。這個核心問題,其實就是古龍武俠小說的真正精髓了。江楓和月奴是為了愛情而戰,燕南天是為了江湖信義而戰,十二星相是為了金錢而戰,移花宮主則為了求而不得的愛情怨氣而戰等等。這些錯綜複雜的江湖關係,以愛恨情仇的方式交織起來,被新版《絕代雙驕》呈現的層次分明,顯然應該屬於武俠改編劇當中的上品了。

在拍攝方面,首發劇情也做到了要場面有場面,要節奏有節奏。張紀中導演也拍攝過一些武俠作品,但其問題在於,場面非常宏大,但敘事節奏感不足,宏大的場面敘事嚴重干擾了武俠劇的節奏感。要實現“口腔快感”向“眼球快感”的順利轉化,敘事節奏一定要快,不能拖沓,更不能為了場面而不要節奏。

在場面和節奏兩者當中,節奏感往往更為重要。新版《絕代雙驕》顯然也是多取節奏,少取抒情。港劇巔峰時期,那些優質的武俠劇,都是節奏感飛快,不給觀眾抒情的時間,讓這種飛快的內容刺激觀眾眼球,實現應接不暇的效果,最終讓觀眾在觀劇之後實現情感上的升華。這是武俠劇創作的典型技巧。張紀中老先生顯然不懂,用劇情無度抒情。目前來看,郭靖宇是懂的。

節奏感之外,新版《絕代雙驕》的場面戲,也算是較為不錯。首發劇情當中,江楓和月奴最終的一場戲碼,遠山如黛、近水清流、河岸花樹等等,都是較為不錯的場景設計。好的武俠作品,往往會追求一定量的美麗景致。不過,這種追求一定不能喧賓奪主,景致大於內容的話,就會成為某些玄幻劇了。

當然,新版《絕代雙驕》也有不足的地方。胡一天的戲碼,還是略顯差了一些。這位青年演員在扮演帥氣方面,仿佛死氣沉沉了一些,不夠鮮活靈動。不少青年演員的問題就是,容易把非常有趣的劇情內容演的偶像劇化,死氣沉沉,沒有任何的鮮活氣質可言。橋段內容要鮮活起來,需要演員注意台詞節奏、表演情緒和肢體動作乃至於走位的多重內容。首播劇情來論,胡天一隻能提供給角色帥氣的一面,無法提供更多的審美維度。

不少電視劇作品當中,青年演員往往會成為短板。為何如此呢?這其實還是工作經驗不夠充足造成的。任何新人,都不會上來就是戲精。演員的韻味,都需要慢慢在工作當中積累出來。現在的青年演員們,往往尋求速成,把自己打造成了流量明星,卻並未實現演技上的對等提高。胡一天在《絕代雙驕》當中的表演,承載不起溢美之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