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母女積怨首次鬆動!很多事就怕回頭看

姚晨和郭京飛翻完了舊賬之後,一個人跑到酒吧喝酒。

在此處,《都挺好》給出了一輪新回憶:蘇母曾到超市試圖帶走女兒,但遭到了強烈反抗。

這場戲,頗有玩味之處。

姚晨飾演蘇明玉

從表面看,蘇明玉的這一輪迴憶被勾起,直接原因是對“同母不同命”的感慨。

一翻賬本才知道,二哥啃走了父母積蓄的一半,大哥出國時家裡也是全力支持,而她卻只能靠發傳單當導購來維持生計。

作為成功人士,蘇明玉撫今追昔顧鏡自憐,對當年的自己暗挑大指。

可是,滿倉大兄弟覺得事情沒那么簡單。

倪大紅飾演的蘇父曾經回憶說,這對母女是“一個見不得一個”,而且蘇母拉不下臉來。

那么,為什麼是蘇母去超市找女兒,而沒有像以前給生活費時那樣,讓蘇父出面?

蘇母去超市之前發生過什麼,是蘇明玉不知道的,也是我覺得有玄機的地方。

陳瑾飾演蘇母

陳瑾飾演的蘇母親自到超市找女兒,有可能是因為當時蘇父在上班,而蘇母是護士長,剛好白天下夜班休息。

於是,當鄰居告訴蘇母,你女兒在超市里打工時,蘇母出於怕丟人的考慮,來不及等到蘇父下班回家,便立刻跑到超市抓人。

但也有另外一種可能:蘇母去超市時,蘇父也在家。

蘇母是因為想女兒了,所以才親自跑去的。

蘇母重男輕女是真的,但骨肉連心也是真的。

對於母女決裂這件事,女兒認為是真的,而母親認為只是女兒使性子,這更符合父母的心態。

因此,當蘇明玉拚命反抗並把母親推到一邊時,蘇母才真正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在蘇明玉看來,自己衝出家門的時候,就是決裂的開始。

而在蘇母看來,女兒這一推,才是決裂的開始。

蘇母終於明白挽不回女兒了

在蘇母吃驚的表情對面,是蘇明玉倔強的臉。

在當時,蘇明玉心裡的委屈和憤怒都在最高值。

她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擺脫這個家庭,證明自己可以出人頭地。

二十歲的她,看不透母親強硬背後的柔軟,認為母親來找她的理由只不過是“別給老蘇家丟人”。

可是如今,三十歲的蘇明玉閱歷更豐富了,看問題的角度也更多元了。

更關鍵的是,她的傷口已經不疼了,她具備了釋懷的能力。

因此,當她回頭再看這段往事時,更容易從一個成熟女人的視角,去體察母親當時的心情。

這是《都挺好》母女積怨的首次鬆動。

儘管不易察覺,但它是漲潮時的第一朵浪花。

蘇明玉一人飲酒醉

從鬆動到真正放下,蘇明玉還有很長的心路要走。

傷口雖然不疼了,但受傷時的情景還很清晰。

十年來為跟母親賭氣而奮鬥的慣性,也不會讓她輕易放下這段積怨。

蘇母重男輕女,這是客觀事實無法洗白,但每個人的選擇背後,都有複雜的原因。

放下不是原諒,而是一定程度的理解。

多年以後回頭看,很多事的全貌或許並非當初所見的那一面。

如果當初母女之間能夠有話好好說,如果蘇父能像個男人一樣有擔當,這個家都不至於分裂。

蘇母是蘇明玉心中的罪人,但包括蘇明玉在內的其餘四口人,可能還有其他人,都在蘇母的背後推過她。

倪大紅飾演蘇大強

關於蘇母親自到超市抓女兒,可能還存在第三種前情:蘇父說服了她。

我們永遠不要低估,老蘇頭的心眼兒。

在翻舊賬之前,李念飾演的朱麗曾經提出讓明玉來開會,蘇父一開始是反對的。

但他立刻就改變了態度,極力主張讓明玉來開會,這又是為什麼呢?

蘇父沒臉讓女兒養老,這是基本立場,但他需要女兒來救駕,也是真實想法。

大兒子暫時指望不上了,二兒子夫婦也流露出不想繼續贍養的意思,老頭又不願回老宅,於是便希望明玉能來評評理。

後來的事,其實都是按照蘇父的意願發生的。

翻舊賬也好,兄妹斗口也罷,都是分支。

而主線是,女兒一定會幫著父親說話,這是老蘇頭希望明玉能來的用意。

由此反推當年,老兩口聽說女兒在超市打工。出於父母心,自然是覺得丟人事小,心疼事大。

蘇父此前曾以“你媽拉不下臉”為由,勸明玉回家。結果無意中說走嘴,透露了家裡又賣一間房的事,引發母女決裂。

因此,蘇父完全可能用這件事來證明自己嘴笨,讓蘇母親自去看看。再加上蘇母與女兒長期未見也確實牽掛,這才合力促成了後面的劇情。

郭京飛飾演蘇明成

郭京飛飾演的蘇明成,也在經歷“回頭看”。

厚厚的一摞賬本,他自己占一多半。

他真的被自己的啃老程度嚇了一跳,但也是因為三十年的慣性,他不願意在妹妹面前服軟。

男人的成長,通常由失去開始。

蘇明成失去了母親的貼補,雖然危機尚未顯現,但量變已經開始了。

他是這個家裡斷奶最晚的,所以他的成長可能也最慢。只要不意識到自己的問題,未來他還會失去更多。

等到他真正意識到失去的東西回不來了,他的成長才會由被動變為主動。

如果把蘇母去世看作是蘇家的地震,那么蘇父的位置是震中,蘇明成緊挨著老爸,蘇明玉相對外圍,大哥蘇明哲距離震中最遠。

但蘇明哲,經歷了一場餘震。

高鑫飾演蘇明哲

蘇明哲經歷的餘震,是中年失業。

這件事也在推動著他的“回頭看”,那就是從“全家人的希望”到正視自己的真實能力。

蘇明哲也有自己的慣性,那就是“一直很優秀”。

因為慣性,他不能接受去做藍領工作分擔妻子的壓力。

因為慣性,他不願跟父親承認自己已經失業,而是打腫臉充胖子。

蘇明哲的優秀,確實離不開自己的努力,但也是建立在對妹妹發展空間的占有上。只不過,他自己意識不到而已。

蘇明成也一樣,他甚至是壓垮母女感情的最後一根稻草。

蘇家兩個兒子的“回頭看”,多虧媳婦們明事理。

但這兩個男人畢竟被母親用重男輕女思想浸染了許多年,想要發自內心地看到自己對妹妹的虧欠,男人的面子是第一道關。

而蘇明玉比他們混得好,可能會成為第二道關。

因為,蘇明玉混得好,會減輕哥哥們心中的負罪感。

蘇父看著兒女們翻舊賬

蘇父,也要經歷“回頭看”。

如果說蘇母的重男輕女思想和霸權式管理是元兇,那么蘇父的懦弱和無原則妥協就是幫凶。

“可憐之狗必有可恨之處”,倪大紅的這句台詞,是對蘇父人生悲劇的客觀評價。

《都挺好》里的蘇家五口人,因為集體缺乏反思精神,共同導致了一家人的親情瓦解。

在這其中,沒有人是絕對受益或者絕對受害者。他們是在互相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