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騰年代》:男人要學常漢卿,想討媳婦,先擺脫掉“媽寶”心態

文|公子逸

人都說,長姐如母。

常漢卿的大姐常漢坤,一直以“母親”的角色,照顧著常漢卿。為了他,她甚至可以選擇不嫁人。

一直被大姐呵護長大的常漢卿,是有一些“媽寶”特質的。生活里,他什麼都聽大姐的,除了自己的電力機車事業是自己作主的,其他一切,都要依仗大姐常漢坤的幫助。

前幾天,我寫文章說,父母過度的愛,會徹底養廢了一個孩子。常漢卿雖然沒有被姐姐養廢,但是他並不是一個多有主見的人。他身上有著“媽寶男”的特質,很多事,他自己都是不能做主的。

在擇偶方面,常漢卿一直受著姐姐的影響。他的姐姐常漢坤曾經為他拒絕過很多女孩子。而常漢卿沒有過多地反抗,而是完全接受了姐姐的這種插手。

金燦爛欣賞常漢卿的才華,敬佩他為國家奉獻力量的那份熱血,但唯獨看不上他的 “媽寶男”特質。

常漢坤請金燦爛吃飯,要金燦爛放棄常漢卿。金燦爛看著如此高高在上蔑視自己的常漢坤,對常漢卿這個人也是反感的。她不想嫁入這樣的家庭,不想有個強勢的大姑姐,同時有個提不起來的“媽寶”丈夫。

這次吃飯之後,金燦爛決定如常漢坤所願,離開常漢卿。

可常漢卿不乾。

他對金燦爛窮追不捨,金燦爛只得留給他一句話:“我不需要沒斷奶的娃娃。”

常漢卿要娶金燦爛就不得不先完成“斷奶”這件事。

常漢卿不傻,他找到姐姐常漢坤,對她說:“我想斷奶。”

常漢坤驚訝地看著他,不知他是何意。

常漢卿接著說:“我長這么大,凡事都要經過你的同意,都要得到你的幫助,就像一個叼著奶嘴,永遠長不大的嬰兒一樣。你對我的愛太重了,有點壓得我喘不上氣了。我想長大,我不想再叼著奶嘴了,我要做自己,不想做提線木偶。”

常漢坤聽完很意外。

一直以來,她全身心地照顧這個弟弟,為他操碎了心,她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錯。她接受不了金燦爛。因為,金燦爛敢拿刺刀對著她的寶貝弟弟。此外,她還覺得金燦爛是個一口氣能吃下整塊牛排的孫二娘。

她從心裡看不上金燦爛。

可偏偏她最愛的弟弟,愛上了金燦爛。常漢卿喜歡金燦爛,因為,金燦爛是第一個懂他,也是第一個敢不顧一切地支持他電力機車事業的人。

他只有跟金燦爛,才有惺惺相惜的感覺。常漢卿就像翅膀長硬了的小鳥,他急於擺脫姐姐常漢坤的“控制”。而常漢坤對於他的這種脫離,卻是難以接受的。

媽寶男為什麼結了婚之後,還是媽寶男。很多時候,不僅僅是他自己的不想長大,也是很多家長就不願意他長大。就像常漢坤,她希望自己的弟弟一直是被別人照顧的樣子。她要給弟弟找的,也是一個能照顧弟弟的女人。

常漢坤不想完成這種脫離,但是常漢卿卻在遇到金燦爛之後,開始完成這種脫離。

在生活上勉強自理的常漢卿,為了金燦爛,開始學著做一些家務,開始學著照顧他愛的那個女人。

常漢卿無意中把金燦爛留給他蓋的一張老軍毯弄髒了,他拿回家自己親自清洗。

但他好心辦了壞事。他把這張老軍毯洗壞了。這是金燦爛去世的哥哥留給她的,意義深重。常漢卿不忍心看金燦爛傷心,他找了紡織專家,求了方法,竟然給恢復了。

為了金燦爛,他還可以做更多。

金燦爛吃東西時,他拿兩張手絹給她擦嘴,臨走時,不忘把沾滿污跡的手絹拿回家自己洗乾淨。

他在金燦爛樓下種桃樹,大姐常漢坤知道後提刀就砍,他為了阻攔大姐,赤手阻刀,手被割了個大口子。

要知道,他可是個十足的少爺,自己的襪子都不洗的人。但為了金燦爛,他願意娶做這一切。

金燦爛為了從特務手裡救下他,中了槍,腿也傷了。常漢卿忙完機車的測試,就去醫院照顧她。

他給她買換洗衣物,還給她穿衣,洗頭髮。金燦爛看出了他的誠意,也看出了他的改變。她改變了心意,決定跟常漢卿在一起。

常漢坤得知弟弟對金燦爛能做到這般好之後,簡直不敢相信。她心裡有點嫉妒,因為自己的弟弟,從來都沒對自己這么周到過。

常漢坤挖苦弟弟常漢卿,說:“你連襪子都不洗的人,竟然跑到醫院鞍前馬後,貼身照顧,寸步不離。這細緻精心程度,已經超過護士長了。”

常漢卿不以為然,他覺得,金燦爛是她的愛人,他為她做什麼,都不為過。

媽寶男都無法變好嗎?並不是。

如同常漢卿,如同朱雨辰,他們在成年後,尤其是在面臨婚姻的時候,他們也是想要完成這種脫離的。

而媽寶這件事,只要他想,就能有所改變。

常漢卿變了,不管他大姐接不接受,他都變了。

他對自己的大姐說:“我就是愛上金燦爛了,絕不回頭。”

長那么大,常漢卿第一次忤逆他的大姐。可如果他完不成這種脫離,金燦爛又怎么可能嫁給他。

男人在結婚之前,大多都有一種媽寶心態。這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到了自己結婚的時候,依舊不肯改變。

常漢卿屬於那種拎得清的男人,他為了娶金燦爛,一點點地完成跟原生家庭的這種脫離。

男人在結婚之前,一定要拎得清的兩件事:

其實,媽寶男本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明明知道自己是媽寶男,卻不想改變。不想改變的媽寶男才真的可怕,因為他本身就是極度自私的。因為,他想要的婚姻,就是自己輕鬆,讓另一個人的負重前行。

女人們在結婚之前,一定要有金燦爛的這種颯,即使我愛你,但是如果你是個媽寶男,還不思改變,那么我絕不嫁給你。

女人結婚前,一定不要傻傻地只談愛不愛,一定要看看那個男人娶你的誠意。

一個不願意做任何改變的男人,其實真的沒那么愛你。願你早點知道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