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唳華亭》皇上為何如此不喜歡太子?還要從他母親說起

《鶴唳華亭》中蕭定權雖然是南齊的太子,但從第一集開始就活得危機四伏,不僅弟弟蕭定棠覬覦他的太子之位,就連父親蕭睿鑒也有意無意針對他。三年前,先皇后薨,皇帝卻將城門緊閉,不讓太子見先皇后最後一面。之後,太子在寺廟裡守孝已滿三載,年滿雙十,尚未婚冠,開國百年未有過的這樣的先例。

冠禮在古代是男子的成人禮,太子冠禮辦得越早,就越能儘快掌管國家,但皇帝遲遲沒給蕭定權半冠禮,卻給蕭定棠辦了冠禮,並把本應該前往自己封地的蕭定棠留在自己的身邊。

按照古代的皇室習俗,蕭定權身為皇后的長子一定是受到眾星捧月般寵愛,為何到了蕭定權這卻不斷受蕭睿鑒敵視?原來是蕭定權的身世給他帶來了麻煩。蕭定權的母親來自權傾朝野的顧氏家族,昔日蕭睿鑒得乘大寶還藉助了顧家勢力。

當時顧皇后愛上的是其他人,但顧父執意要把顧皇后嫁給蕭睿鑒,為的就是蕭睿鑒當上皇帝後,外孫蕭定權也能當上皇帝,顧氏家族就能長盛不衰。蕭睿鑒稱帝依仗顧家,顧皇后心另有所屬,這兩件事本來就讓他很不爽,把怨恨就轉嫁給了兒子蕭定權。

即便蕭睿鑒當上了皇帝,他也憂心忡忡,因為蕭定權的舅舅顧思林手握重兵,蕭睿鑒擔心外戚過於強大會幹涉朝政。中國歷史外戚干政不是沒有,漢武帝即位的時候,他的姑媽館陶長公主居功自傲說:“帝非我不得立”,有干政之嫌,所以漢武帝羽翼豐滿後廢掉了陳皇后,打壓了館陶長公主一派的勢力。這么看來蕭睿鑒真正不喜歡的是蕭定權背後的顧氏家族。

從這個角度來看,皇帝的顧慮不無道理。首先大王的外公出身市井,身份低微,岳丈李柏舟雖然權勢熏天,畢竟還在掌控範圍內。如果將來大王即位,只要事先除掉李柏舟,壓制貴妃派系即可,再狠一點甚至可以去母留子。這遠遠比德高望重的顧家好掌控。這就是為什麼武德候一出手,太子立刻可以冠禮了一樣。皇帝內心極其忌憚顧家的軍功,但又不得不讓他帶兵出征。

當然,從觀眾的上帝視角看,太子純孝,為人正直,才學兼備。但太子極有可能親外戚,這也是不爭的事實。這點從皇帝對著皇后的畫像回憶太子小時候的事情就可以看出來。權力之爭從來都是你死我活的,哪怕最後皇帝和外戚爭權。所以在封建社會,皇帝集權是重中之重的事情。而劇中皇帝做的就是這樣的事情。在皇帝眼裡,太子是一個患得患失的人,所以每每他越在意老師,在意舅父,皇帝偏偏要打壓他的情之所系。

其實在歷史這樣的事情很多,漢惠帝、漢成帝皆為外戚困擾,依靠外戚扶持登基,卻又沒有足夠的實力對抗外戚的擴張,單純靠親情是沒辦法對權力進行自製的。

要說蕭睿鑒一點也不喜歡蕭定權也不是,要不然蕭定權赤腳雪中長跪的時候,他不會差人去送禦寒的衣服;不會深夜拿出顧皇后的畫像,對著畫像說蕭定權小時候的事;原著結局裡更不會看著蕭定權遺腹子阿琛淚流滿面。

蕭睿鑒與蕭定權關係就如蕭睿鑒所說“太子先是朕的臣子,再是朕的兒子。”身為帝王之子蕭定權身不由己,皇帝打壓太子勢在必行,而太子最終能否逃出生天就看他的命吧。

《鶴唳華亭》是由楊文軍執導,羅晉、李一桐、黃志忠、張志堅、苗圃、金瀚、鄭業成、王雨、程小蒙、邱心志、鮑大志、王建國、馮波、郭鵬等領銜主演,王勁松、郝蕾、劉德凱、王媛可、王瑞子特別主演的古裝劇。

該劇改編自雪滿梁園的同名小說,講述了儲君蕭定權為國天下孤身犯險,收付兵權交於國家自己背負千秋罵名而死的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