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情》首播驚艷,連看2集不過癮,年度爆款來了

《大江大河2》在喧囂擾攘中,迎來了大結局。

但作為國內頂級電視劇製作團隊的正午陽光,卻沒有停下前進的腳步。

今晚,正午陽光的另一力作《山海情》,成功接檔《大江大河2》,迎來了堪稱驚艷的首播。

一直以來,我們看到的所謂農村系列題材,大多形式大於內容。

它們往往披著農村的“外衣”,內里卻和一般的都市劇並無二致。

換句話說,就是一群都市男女,將自己的故事發生之地,從華麗麗的寫字樓,硬搬到了農村之中。

彆扭,且毫無誠意。

《山海情》,原名《閩寧鎮》,由正午陽光的頭牌導演孔笙執導,黃金編劇高滿堂操刀執筆。

該劇匯聚了當下一眾優秀的演員:黃軒、張嘉譯、閆妮、姚晨、祖峰、黃覺、郭京飛、王凱、熱依扎、尤勇等等。

僅從製作陣容來看,《山海情》可謂是誠意滿滿。

但怎么把一部偏向主旋律的劇集拍得好看,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問題。

《山海情》的開始,就拋出了兩個頗為尖銳且直白的問題:

第一,在窮苦的當地,李水花的父親李老栓沒有本事且窩囊。

因為家庭貧困,學習本來不錯的李水花只能輟學回家幹活。

之後李老栓更是為了些許彩禮,就把自己的閨女李水花“賣”給了別人當媳婦。

之後因為水花的出逃,男方眾人打上門來,情勢一發不可收拾。

第二,還是因為當地太過困苦,在得寶的“攛掇”之下,幾個小夥伴,想要搭上去往遠方的火車,相伴闖一闖那偌大的天下。

就如劇中所說,這是一個“一頭驢就能換回一個媳婦”的地方。

不甘於糟糕婚姻和艱苦困境的年輕人們,想要逃脫這與生俱來的桎梏。

天地之大,他們將去往何方?

又能去往何方?

當一群朝氣蓬勃,卻又心塞眼涼的少年們,快速地奔跑在無邊荒野的時候,我被深深地感動了。

或許生命有差異,卻都嚮往美好。

不甘的人們,深耕於黃土地的人們,鞠躬向天,他們應該得到的更多。

一切隨著國家政策的到來,開始變得不一樣。

劇中出現的“吊莊移民”,指的是在1983年開始到2000年左右結束的一種生態移民模式。

這種移民方式的策略,可以用八個字來概括:以川濟山,山川共濟。

直白來講,就是搬遷的前提是,安置點的房屋已經就位。

作為移民,他們兩邊都有房屋,且來去自由。

等到移民點生活設施基本完善之後,再徹底完成搬遷。

而時至今日,那些曾經的風沙肆虐之地,已經成為了一片樂土。

一代代人的努力,描繪出了如今的美好畫面。

《山海情》最令我感動的,是演員們的投入。

我已經想不起有多久,能看到主演和眾多群演,在一片沙塵之中,滿身是塵土的樣子了。

因為擔心父親被打的李水花,還是回到了家中,嫁給了永富。

永富為了讓水花生活得更好一些,要給她挖一口十里八鄉最大的窨井。

不幸降落在了這對年輕的夫妻身上,永富被塌土砸中,掩埋了進去。

演員被埋在土下,臉上、嘴裡滿是沙土。

作為著名資深演員的尤勇,也是如此。

劇中的環境,沙塵飛揚,莊戶人家不斷留下的汗水,和塵土結合在一起,在白色的背心上方,留下了黃色的泥漬。

導演、編劇、演員,“三軍用命”的《山海情》,怎能不令人感動?

據說在寧夏電視台,放的是《山海情》的方言版本。

因為時間的緣故,我無緣得看。

想來會比國語的版本,更為動人。

他們的故事,就像曾經感動人心的紅旗渠一樣,在當地人的心中,早就種下了一棵小小的樹苗。

如今枝葉繁茂,結隊成林。

荒灘不再,金銀灘取而代之。

很高興的是,前一段熱播的口碑劇《裝台》里的演員,很多又出現在了《山海情》里。

這是一個比《裝台》的故事,地理位置更靠西北的版本。

正午陽光,也終於從帝王將相、貴族世家裡抽身而出,開始著眼於底層人民的喜怒哀樂。

作為一個真誠且滿含熱情的影視劇迷來說,無疑是幸福的。

地上的“螻蟻們”,這些無名之輩,成為了不折不扣的主角。

他們和每個人都一樣,鮮活的、不屈的,活在這個世界上。

他們的故事,才剛剛開始。

如果說我對《山海情》,還有要求的話,那么就只有一句話:更新,快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