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樂》的第一能臣,先天之憂而憂的范仲淹,為何卻過得那么慘

最近《清平樂》熱播,范仲淹、晏殊、歐陽修等人又走進了大家的視野,讓人不禁想起上學時被他們支配的恐懼,動不動就背誦並默寫全文,當時看到他們的名字都覺得煩,再心裡默默地責怪他們沒事幹點啥不好,非要寫那么多詩詞讓人背,再有才華也讓人喜歡不起來了。

如今擺脫了背誦課文的恐懼,再看到他們,除了親切之外,竟被他們的才氣和為人吸引,覺得也沒那么討厭了。晏殊、歐陽修、范仲淹等人都是宋朝的能臣,也做出了不少實事。

尤其是范仲淹,一句“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更是讓人動容,而他的為人更是耿直,上懟太后,下懟奸臣,就連官家也常常讓他懟的一愣一愣的,還好他遇到的官家仁慈,不然腦袋估計早就搬家了。

也正是因為他遇到的官家仁慈,才讓他這樣耿直地一點彎都不會轉的忠臣有了用武之地,也為百姓謀了不少福利,為大宋做了不少貢獻。

范仲淹其實出生並不貧寒,他父親生前是徐州軍事長官的秘書,雖然說不算高官,但是也可保他衣食無憂。只是他命不好,1歲的時候父親便去世了,家裡一下子失去了經濟來源,只留下他和母親孤苦無無依。

為了能養活他,母親便帶著他改嫁到了一戶姓朱的人家,給他改名叫朱說。朱家算是有錢人家,但是他的兄弟們都不求上進,他勸說的時候反被指責與他無關。范仲淹才知道原來自己並不是朱家人,深受刺激的他決心脫離朱家獨自生活。

意思她匆匆收拾了一點衣物和母親告別後,獨自上南京求學去了。當時的南京是宋朝僅次於京都第二繁華的地方,教育事業發達,有著宋代著名的應天府書院,文人志士雲集。

更重要的是學院是不收學費的,這對范仲淹來說簡直不能再好了,既能滿足自己求學的需要,又可以不用花錢,因為離開朱家之後他的經濟就很拮据。

就這樣,范仲淹進了應天府書院讀書,求學期間,他的日子過得非常辛苦,每天都不吃飽飯,只能喝粥,而且連粥一天都只能喝得起一頓。

但是范仲淹從才不覺得苦,同學給他帶來的好飯菜也被他拒絕了,理由是習慣了粗茶淡飯。

范仲淹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讀書上,有一次,宋真宗路過此地,人們都爭先恐後地去看皇帝長什麼樣,只有范仲淹不為所動,仍然低頭讀書。有要好的同學叫他說“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說不定一輩子就見皇帝一次。”

范仲淹頭也不抬地回到:“以後有的是機會見”,依然低著頭看他的書。功夫不負有心人,范仲淹的學業是整個書院最好的,尤其擅長詩文,第二年,他便中了進士,見到了皇帝。

中了進士之後,范仲淹被任命為管理訴訟案件的一個九品官員,他把母親接來跟自己一起住,正式開始了自己的仕途生涯。

范仲淹因為為人太耿直清廉,他的仕途並不順利,經歷了好幾次大起大落。幸好他遇到的是宋仁宗,一個仁君,如果遇到的是一個昏君,估計也不會有之後的一些成就了。

范仲淹入仕之後,一開始一直在地方上擔任小官員,但是他從來不因為官小就懈怠,每到一個地方,都會盡心盡力地為百姓謀一些實事,深受各地百姓的愛戴。

宋真宗千禧五年的時候,他被派到泰州掌管鹽稅,他看到當地的河堤早已經毀壞,每年秋季就洪水泛濫,人畜傷亡慘重,百姓流離失所。

這件事本來不歸他管,但是他仍然積極地向上級反映,建議修復河堤,三年之後,朝廷終於同意了他的申請,命他主持修復河堤。

經過四年的努力,河堤終於修好,當地那些外逃的居民也紛紛回來恢復生產。當地人們為了紀念他的功績,還專門為他建了祠堂,把他修建的河堤取名為范工堤。

因為這次的功績,范仲淹也被調到了中央擔任秘閣梳校理,負責藏書的整理和校驗,這是范仲淹第一次到京城做官。到了京城之後,他並沒有得意忘形,依然關心著百姓疾苦,和朝廷中的那些腐朽勢力作鬥爭,直言上諫。

此時宋真宗已經去世,太后劉娥垂簾聽政。他看到太后獨攬政權,把宋仁宗當傀儡,便上奏摺請太后還政。有人勸他明哲保身,但是他說我一年的俸祿可以抵得上兩千畝地一年的收成了,如果不為國為民立功,那跟糟蹋糧食的螟蟲又有什麼區別呢?

那些明哲保身的官員也許不懂:

只有朝廷內外的官員敢於諫言說真話,才可以讓政治更清明,才可以避免戰爭禍亂,這樣才能真的保自己一生無虞。

那些每天拿著朝廷俸祿卻得過且過的大臣,和他們批判的那些禍國殃民的蛀蟲並沒有什麼兩樣。

范仲淹深知這個道理,因此才不畏強權敢於進言,即使被貶也在所不惜。范仲淹的摺子觸怒了太后,他也因此被貶至河中府任地方官,這是他第一次被貶,但是他並不後悔,那些送他的官員說他雖被貶,但卻極為光榮。

劉太后死後,范仲淹被宋仁宗重用,召回京都任右司諫,有了言官的身份,他這下更可以無所畏懼地上書了,看到百姓疾苦,或者朝中官員混用、貪腐不作為,他都要上書諫言,宋仁宗都頭疼了。

宋仁宗被劉太后壓制了太久,劉太后死後他開始放飛自我,第一件事便是把劉太后給他娶的皇后郭氏廢掉。為此,范仲淹又上書去阻止,還當庭和官家爭辯,剛親政的宋仁宗哪裡聽得進去這些諫言,范仲淹當天便被貶出了京城。

出城的時候,京城很多正直的官員並不忌諱他是被貶出京,紛紛趕到城外送他,說“范君此行,愈加光榮啊!”這是范仲淹第二次被貶,他依然覺得此行非常光榮,並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

兩年之後,在晏殊的幫助下,范仲淹再次被調回了京城擔任禮部員外郎,但是回來後他依然不改自己的脾氣,直言上諫。當時的朝廷是由宰相呂夷簡掌控著,很多大臣都是呂夷簡的門下,頗有朋黨之嫌。

范仲淹通過調查,繪製了一張百官圖呈給宋仁宗,以此來質疑呂夷簡的用人之疑,為此,惹怒了呂夷簡等人,他在朝中的地位也岌岌可危,處處遭擠兌。

後來,因為遷都之事,他連上四封摺子,怒斥朝中權貴不顧百姓生死。為此,他第三次被貶。

出城的時候,范仲淹對前來送他的大臣說:“我前後已經有三次光榮的貶黜之行,下次如果再有機會,諸位記得轉唄一隻烤全羊來為我送行啊!”

范仲淹雖然被貶黜了三次,但是他的名望卻一次比一次高。他一直堅守著自己入仕的初心,即使屢屢受挫,依然百折不撓,用一腔熱血去報銷朝廷,這樣的官才是百姓需要的好官啊。

宋仁宗寶元元年,西北邊境戰事吃緊,那些大臣們只知道吵,提不出有用的法子,宋仁宗也一團亂麻。這時候他想到了范仲淹,於是緊急召范仲淹入朝,命他出任山西的知軍州事。

這時候的范仲淹已經52歲了,仕途的不順讓他的兩鬢早已爬滿了白髮,但是他忠君報國的心依然不改。得到命令後就立即趕往戰事最兇險的延州。

到了那邊,看到戰爭使得邊境的百姓苦不堪言,死的死,逃的逃,無家可歸。

看到這種場景他的心情非常沉重,做下了流傳千古的名詞《漁家傲》:

塞下秋來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

四面邊聲連角起,千嶂里,長煙落日孤城閉。

濁酒一杯家萬里,燕然未勒歸無計。

羌管悠悠霜滿地,人不寐,將軍白髮征夫淚。

一句將軍白髮征夫淚讓一些奸臣抓住了把柄,說他動搖軍心。其實范仲淹是看到戰爭帶來的災難,不忍百姓再流離失所,多次寫信給西夏元昊講和。講和無效後他提出防禦的政策,修固變成,封鎖經濟,讓西夏主動退兵。

但是急於建功立業的宋仁宗及一些大臣覺得他膽小怕事,他們主張進攻 ,卻中了元昊的圈套,損失了好幾萬兵將。戰敗之後宋仁宗終於採納了范仲淹的建議,由進攻改為防禦。

在防禦期間,范仲淹也沒閒著,他一邊修固變成,精煉士卒,一邊開闢良田,恢復農產;又主張修繕一些重要的交通要道,打通了各州之間的道路,增強了支援的效率,大大地提升了宋軍的防守能力。

通過實施這些措施,扭轉了宋朝被動的局面,原來破壞的邊界防禦重新加固了起來,而限制經濟往來讓西夏陷入了饑荒,百姓怨聲載道,紛紛起義。元昊不得已修書求和,自願稱臣。宋夏重新恢復了和平,西北局勢得以轉危為安。

邊境事情結束之後,范仲淹被調回京中推行新政,整治冗官,這一舉動傷害了很多人的利益,范仲淹也因此樹立了更多的敵人,新政推行困難重重。

因為有些奸臣的惡意報復,最後新增的推行在歷時一年多之後以失敗告終,范仲淹也再次被貶,這次之後他的為官生涯也接近了尾聲。

這次被貶之後,范仲淹的身體也大不如前,這時他接到昔日好友滕宗諒的書信,邀請他為新修的岳陽樓做一篇記,這便是著名的《岳陽樓記》了。

他在文中借景抒情,以此勉勵那些被貶的同僚們,希望他們不要因為一時的遭遇而灰心喪氣,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要做到“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

而這句話也是范仲淹一生最真實的寫照,他從入仕之日起,就一直把家國百姓放在第一位。為官數十年,衣衫經常是補丁打補丁,吃的也都是清粥小菜,從不奢華,只求溫飽,到死都沒有一座像樣的宅邸。

為了百姓的利益,他不怕被貶,直言進諫,興修水利,培養人才,為百姓謀福利,每到一個地方,都受到當地百姓的尊敬和愛戴,真正做到了每到一處,造福一方。

范仲淹去世之後,很多他任職過的地方的百姓,都請人畫了他的肖像,給他立祠堂,來紀念他,像哀悼去世的父親一樣哀悼他。

後世的文人志士也都以他為楷模,學習和效仿他的為官為民之道,直到今天,他的思想和精神依然為人們所敬仰,依然對我們有著很深的啟發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