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三十而已》鍾曉芹和陳嶼復婚了,這劇格局是不是就小了

鍾曉芹在不堪忍受冷漠敷衍看不見未來的婚姻後,自己很有主見的離婚了。根據劇透,她將來會憑藉寫作愛好發了點小財成為了小富婆。所以她為什麼不能接受新戀情,拼新的事業,過新的生活,而是要復婚,再次和相同的人走進相同的牢籠。

再根據目前的人設,陳嶼,完全看不出來他進步。離婚前自私敷衍背後數落丈母娘,離婚後心機獻殷勤,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連用酒催情這樣的手段都用,虛偽向岳父岳母示好。他看見鍾曉芹被追求者送回家,第一反應還是怕被同事看見,自己面子受損,影響不好,根本沒有關心他跟鍾曉芹還能否挽回,沒有在乎鍾曉芹的開不開心。

他不是不會溫柔體貼,不是不知道鍾曉芹想要什麼,也不是失去後才懂得,而是本來就瞭然,但他過去不做不想付出。

鍾曉芹就被這樣的人招之即來,給幾個甜棗就跟他復婚,那么鍾曉芹的成長和蛻變在哪裡?做個“不一樣的人”的不一樣在哪裡?安排鍾曉陽這么多追求戲份的意義又何在,襯托和激發陳嶼的工具人?

《三十而已》是一部女性為主要視角的電視劇,講述的也該是女性自立自信,經歷挫折有所成長,發現自我,不拘泥不被禁錮,有無限可能的故事。

就目前的人設和線索,如果沒有深刻而又合理的包袱情節,輕描淡寫就安排陳嶼和鍾曉芹復婚,那這劇在格局上就太低了,人設也很崩,傳達給觀眾的就是“你儘管折騰,再折騰還是要回到原地”,留給觀眾的陰影想像是“陳嶼復婚後很可能跟過去一個臭德行,這婚姻真的壓抑窒息”。

一個電視劇,要么你深刻揭露現實表現一地雞毛,要么你傳達點美好憧憬,讓人看著有希望,而不是糟糕和懸浮並存。

如果真的復婚,非常期待編劇的筆力,編劇如何洗白陳嶼這個角色,圓了鍾曉芹這個人物的感情線。若圓不上,那這些天觀眾真情實感看劇真是浪費時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