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賦》:韓非作為李斯的同學,最終是什麼結局呢?

近期熱播的《大秦賦》中,韓非獲得了比較多的戲份。在不少觀眾看來,《大秦賦》中的韓非可以說是才能卓著,伶牙俐齒。為了山東六國合縱抗秦的大業,他可以說是不遺餘力,費盡心血,從而扮演著類似於縱橫家蘇秦的角色。在面對秦王嬴政時,他也是從容應對,不卑不亢。尤其是段奕宏飾演的呂不韋,這位人物的下線,實際上也和韓非存在一定的關係。

韓非去趙國見春平君趙佾,他一席話點醒趙佾:“你趙國不缺將帥,缺的是治國理政的大才,而這個人就是呂不韋,他在秦國主政十餘載,對秦國了如指掌,而且他與嬴政分歧很大,他主張緩圖,而嬴政渴求急進,呂不韋主張行郡縣兼分封,而嬴政則重郡縣奪封地,兩人意見勢同水火,不能相容,秦王若想有所所為,唯有拿呂不韋開刀”。於是,在韓非的勸說下,趙國等諸侯國紛紛邀請呂不韋出山,而這,自然引起了秦王嬴政的不滿。

在此背景下,面對秦王嬴政遷移蜀地的責罰,呂不韋最終選擇了自盡。對此,在筆者看來,在《大秦賦》這部古裝電視劇中,韓非作為李斯的同學,無疑是李斯的重要對手,因為韓非的主要目的就是阻止秦國一統六國,這樣才能保全自己所在的韓國。那么,問題來了,歷史上的韓非,最終是什麼結局呢?

具體來說,韓非出身韓國宗室,約韓釐王十五年(前280年)出生於戰國末期韓國的都城新鄭,也即今河南省鄭州市新鄭市一帶。韓釐王二十年(前275年),韓國面對秦國的不斷進攻,可以說是日漸衰落。韓非始讀“家有之”的商、管之書和孫、吳之書,也讀各類雜書。

韓桓惠王十年(前262年),秦國名將白起率兵攻韓,一下攻取五十城。韓國上黨郡守降趙,這讓韓國失去了上黨郡這一兵家必爭之地。不久之後,秦國和趙國之間爆發了長平之戰。而對於韓國來說,作為當時戰國七雄中最弱小的諸侯國,只能作壁上觀。

面對這一情況,韓非經常上書韓國君主,所謂“非見韓之削弱,數以書於韓王”(《史記·老子韓非列傳》),這個歷程約為五年。作為韓國宗室,韓非自然不願意看到韓國繼續衰落下去。韓桓惠王十五年(前257年) ,韓非憤怒於賢才在韓國朝廷沒有得到任用,於是開始埋頭著述。韓桓惠王十九年(前253年),荀子離開稷下後,來到楚國,春申君任命其為蘭陵令,繼續收徒教學。在此前後,韓非投奔荀子門下。

對於《大秦賦》中的李斯,也曾拜在荀子門下,所以,韓非和李斯是同學關係。對於李斯來說,學成之後經過對各國情況的分析和比較,決定到秦國去。李斯到了秦國以後,很快就得到秦相呂不韋的器重,當上了秦國的小官,有了接近秦王嬴政的機會。與此同時,韓非雖然一開始沒有前往秦國,但是,韓非的著作卻傳到了秦國,秦王嬴政非常讚賞韓非的才華。韓王安三年(公元前235年),因秦國攻韓,韓王在危急關頭召見韓非,與韓非謀劃削弱秦國實力。

在《大秦賦》這部電視劇中,面對秦國的進攻,韓非的計畫就是合縱山東六國,以此共同抗衡秦國。但是,此時的山東六國已經無法再次合縱了,這不僅是各個諸侯國實力上的衰落所致,也是因為秦國在山東六國收買郭開這樣的小人,以此將合縱的可能扼殺在搖籃之中。韓王安五年(公元前233年),韓非子被韓王派遣出使秦國,秦王嬴政很喜歡韓非,但還沒有決定是否留用。韓非上《存韓》書,批評李斯,揭縱橫家姚賈之短(姚賈曾經破趙韓燕等五國合縱,韓非上書說姚賈奔走列國是為了中飽私囊,而非為秦國出力,欲使秦王不用姚賈)。由此得罪了李斯和姚賈。

眾所周知,在呂不韋被罷免相邦一職後,李斯和姚賈在秦國朝廷的分量,自然是與日俱增,一個是秦王嬴政的心腹,另一個則是歷經多位秦王的老臣。現在,韓非一下子將這兩個人都得罪了,這無疑為韓非的淒涼結局埋下了伏筆。

來到秦國之後,韓非雖然是李斯的同學,但是,兩人的主張基本是針鋒相對的是。對於韓非來說,作為韓國宗室,自然想盡一切辦法保全韓國,但是,李斯的主張則是一統六國,建立一個大一統的王朝。值得注意的是,因為曾經是同學的緣故,所以李斯深知韓非辯才了得,擔心嬴政被韓非計謀所蒙蔽,於是,李斯就上書嬴政,陳述其中利害。他說:“韓非前來,未必不是認為他能夠讓韓留存,是重韓之利益而來。他的辯論辭藻,掩飾詐謀,是想從秦國取利,窺伺著讓陛下做出對韓有利的事。”

對於李斯的建議,秦王嬴政在仔細琢磨後,也認為李斯言之有理,便抓捕韓非。廷尉將其投入監獄,最後逼其服毒自殺。韓非想上書秦始皇,被拒絕。後來秦始皇后悔,派人赦免他,但是韓非已死。

至於韓非最終的結局,司馬遷在《史記·老子韓非列傳》中記載:李斯使人遺非藥,使自殺。韓非欲自陳,不得見。秦王后悔之,使人赦之,非已死矣。

最後,非常明顯的是,韓非被殺,李斯自然是難辭其咎。這裡面,應該不止有李斯對於韓非的嫉妒之心,也是因為韓非的主張明顯會阻礙秦國一統天下的大業。在此基礎上,於公於私,李斯都不能放過韓非。前面已經說過,韓非還得罪了姚賈等秦國老臣,這導致韓非在秦國的處境更加孤立,連上述辯解的機會都沒有了。

在《大秦賦》這部電視劇中,嬴政對韓非有了殺心,趁韓非來秦之際,關押了他,李斯陷入兩難,於公,他是秦國的廷尉,自然要以秦國國事為重,於私,韓非是自己的同學,自然於心不忍。

在此基礎上,李斯想保住韓非的命,而嬴政看出李斯的心思,告訴他:“公子非確有大才,能為寡人所用,便是我大秦之幸,不能被我大秦所用,便是我大秦之害”。對此,在筆者看來,在《大秦賦》這部電視劇中,韓非被殺的情況,自然和《史記》中的記載存在一定的差異。也即在《大秦賦》這部歷史大劇中,認為李斯還是顧念同學之情的,至於韓非最終被逼自盡,主要還是秦始皇嬴政起到了決定作用。但是,在正史上,則是李斯痛下殺手,而秦始皇嬴政最後甚至想要赦免韓非了。對此,你怎么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