斛珠夫人:緹蘭為何故意激怒帝旭?她的一心求死徹底讓帝旭動了心

大徵和注攆素來有聯姻的傳統,大徵會派遣一名皇室到注攆當質子,注攆則派遣一名公主與大徵皇室聯姻。

相比於季昶,紫簪的命運要好得多,她在大徵找到了真愛。雖然她在合圍之戰中死去,但是帝旭卻從未忘掉她。

正因為她的死,帝旭才變得不思朝政,情緒反常。此刻在注攆的季昶,身邊只有一個湯乾自和5000兵士,這是他所有的依仗。

在注攆,季昶同樣是在小心謹慎地活著,也多虧了湯乾自的幫助,季昶才有了後來的羽翼豐滿。

原著中寫到,在注攆的日子裡,湯乾自與注攆公主緹蘭相愛了。緹蘭雖是公主,但因為是庶出,她從小的待遇一點也不好。

因為紫簪阿姐的去世,注攆又不得不再派一位公主聯姻。而此刻帝旭也有意召回季昶,所以緹蘭就跟隨著季昶的隊伍來到了大徵。

湯乾自是一個很糾結的人,當武將確實委屈了他,當年聶妃專門挑選了禁軍武試中的最後一名,卻不料他是文試第一名。

湯乾自在季昶身邊,更像一個肱股之臣,對於季昶和緹蘭他是糾結的。當湯乾自問緹蘭:你後悔與我來大徵了嗎。

緹蘭回答道:後悔,我應該把你永遠留在注攆。

緹蘭與湯乾自都在等待著那個人的死去,沒錯那個人就是帝旭。如果季昶能夠登帝,他和緹蘭也就能如願在一起。

所以從見到帝旭的一開始,緹蘭並沒有一味地討好,而是不斷地激怒帝旭。緹蘭知道紫簪是帝旭的心結,所以一再地模仿紫簪,第一次激怒帝旭緹蘭因此去了南宮。

相比於侍女的失落,緹蘭並未有任何不滿,反而覺得此地是個安靜之所。帝旭並沒有因此放棄對緹蘭的刁難,但是緹蘭展現出的堅韌逐漸吸引到了帝旭。

所以緹蘭被允許和帝旭一同吃飯,更是讓其批紅奏摺,在交談中帝旭更是直言:其實不用十全十美才討人喜歡,他們教你的不用聽。

帝旭真實的意思就是想讓緹蘭做自己,不要一昧地去模仿紫簪。這樣做非但不能吸引帝旭,還會勾起他心中的痛。

緹蘭到底喜歡不喜歡帝旭仍舊是一個謎,帝旭醉酒強吻時她的下意識是推開,帝旭強行臨幸他時,本能地去反抗。

本來緹蘭不必遭受涼藥之苦,一切都源於她假扮紫簪,引起了帝旭的憤怒。不斷地臨幸,每日的涼藥,徹底摧殘了緹蘭的身體。

在這期間,湯乾自竟然冒大不韙前去宮中偷偷地看一眼緹蘭。如果說電視劇執意要砍掉緹蘭與湯乾自的感情線,大可不必再出現與湯乾自的舊情。

單從這些集看下來,事情並不簡單。緹蘭對帝旭的意思飄忽不定,她是帝旭的妃子,幾度故意激怒帝旭實屬反常。

緹蘭因為每日喝涼藥,身體並不好,但是緹蘭卻放棄了服藥,她想求死。緹蘭的話語直戳帝旭的內心,但是此刻緹蘭的身體卻垮了。

這一刻帝旭才知道這個女子如此要強,瘋了一樣要太醫為其治病,此時帝旭也開始墜落愛河。

在原著中,緹蘭最後和湯乾自在一起了,這一切都發生在帝旭戰死,海市當上皇后垂簾聽政以後。

本以為電視劇會淡化緹蘭與湯乾自的感情線,但是從湯乾自出現在宮裡的那一刻起,問題就沒有這么簡單了。

這個故事不僅是幾個人的愛情故事,串聯起主線的還是季昶的謀反。如果緹蘭一心愛上了帝旭,那湯乾自的角色價值就起不到什麼作用了。

至於未來緹蘭與帝旭,或者海市與方鑒明的愛情將何去何從,就要考驗編劇的改編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