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樂》徽柔將要失去懷吉,她竟然放火自焚,這一段太淚目了

《清平樂》寫盡了宋仁宗的傳奇一生,一面講述北宋皇帝趙禎從少年登基到把握朝政殫精竭慮愛民治國的故事,一面又以第三方的視角,從多個人物出發,展現在風雲變幻的朝堂背後,宋仁宗的喜怒哀樂和內心的情歌抉擇。

目前《清平樂》已經接近尾聲,這是一部精心製作的古裝歷史劇,以宋仁宗執政期間的事件為軸展開故事。作為宋仁宗的第一個孩子,也是長女的徽柔,雖然是公主,但人生卻漸漸走向悲劇。她太愛而不得了,因為愛,讓她歡喜讓她憂,因為愛,讓她痛不欲生,因為愛,讓她迷失自我。自己始終不能與自己喜愛之人攜手終生,只能按照父親的安排為了皇家聯姻。

因為是公主身份,她也愛而不得。她喜歡上了懷吉,可是懷吉是個宦官,身份不同,而且也不可能。又愛上曹皇后的侄子曹評,卻遭到皇帝的反對,她為此傷心,就在皇帝心疼女兒,給曹評最後機會時,曹評已經拒絕和公主在一起。她的命運就是這樣多舛,仿佛時刻和她這一位弱女子開著玩笑。

在最近的劇情,徽柔已經嫁入李府,但是徽柔的煩心事又來了。言官們開始紛紛彈劾梁懷吉;這是為什麼呢?因為司馬光對梁懷吉誤解頗深,覺得梁懷吉不穿內臣服飾,是故意讓外人誤會他才是駙馬,還故意迷惑趙徽柔,離間趙徽柔和李瑋。

當曹丹姝問司馬光說的話是否為親眼所見,這時趙徽柔不得不承認是自己逼梁懷吉穿文人服飾陪自己外出,曹丹姝怪趙徽柔亂來,趙徽柔十分後悔,但是一心想要救梁懷吉,趙徽柔便去福寧殿找趙禎為梁懷吉求情,並說只要趙禎不傷害梁懷吉,自己願意回公主宅,不管李瑋母子再說什麼,她也不會再和他們發生爭執。

趙禎答應了趙徽柔,並讓梁懷吉明天送趙徽柔回公主宅,但為了給台諫一個交代,趙禎不得不處罰梁懷吉,將梁懷吉外放出京。

第二天一早,梁懷吉便護送趙徽柔回公主府,走至半路,梁懷吉正要悄悄離開時,趙徽柔叫住梁懷吉,問他要去哪裡,梁懷吉騙趙徽柔說自己要去相國寺為她買烤豬肉,一會就回來,趙徽柔不疑有他,便讓梁懷吉快去快回。梁懷吉目送趙徽柔遠去後,便來到相國寺旁邊的烤肉店為趙徽柔買烤豬肉,梁懷吉為趙徽柔挑了一塊她最愛吃的,把包好的烤肉交到張茂則手裡,托他轉交給趙徽柔,說罷便離開了京城。

徽柔想要的人,是能不顧一切生命里只是她的人。懷吉就是這樣的人。她雖偏執,絕望,甚至神經質。但是懷吉願意做公主的影子。他願意滿足她所有的偏執固執和瘋狂。

平靜了一段時間後,趙徽柔回到宮裡小住,趙禎卻不敢去看望趙徽柔,只敢向曹丹姝詢問趙徽柔回宮後過得開不開心,趙禎不敢面對趙徽柔,怕趙徽柔見到自己就質問梁懷吉的下落,曹丹姝說李瑋也曾懇求自己讓趙徽柔和梁懷吉見上一面,讓趙徽柔知道梁懷吉安好,也好讓她放心。

當想一個人想的越是痴迷,越是魂不守舍。

當趙徽柔和妹妹十一公主玩耍時,十一公主說起想吃芋頭,趙徽柔有些恍惚,想起了梁懷吉,她迷迷糊糊地走到井邊,縱身跳進了井裡,當趙徽柔被人救起來後卻一言不發,只有在見到趙禎時,趙徽柔才有了反應,但是第一句話就是問趙禎梁懷吉的下落,趙禎無奈,只好答應讓趙徽柔和梁懷吉見一面。

趙禎於是告訴梁懷吉,等重陽那天趙徽柔回宮,就讓他們兩人在坤寧宮見上一面,梁懷吉卻說只要讓他遠遠地見上趙徽柔一眼就好,因為懷吉怕自己害怕看到趙徽柔的眼淚。重陽宮宴當天,趙徽柔正帶著兩個小孩子玩耍,突然發現梁懷吉正在遠處看著自己,趙徽柔忙不迭地追出去,但梁懷吉卻早已跑遠。趙徽柔心裡知道,趙禎是不會將梁懷吉還給自己了,但她沒有哭鬧,到了時候便出宮回公主府了。

後來趙徽柔為了見梁懷吉,回公主府後便放火自焚,事情傳到宮裡,曹丹姝趕緊吩咐下人,帶上樑懷吉去公主府救人,趙禎焦急地在宮裡等訊息,過了一會張茂則回來稟報,說梁懷吉已經將趙徽柔救到了安全處,趙禎得知趙徽柔安全後,這才鬆了口氣。

其實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徽柔是宋仁宗的長女,是官家的心頭肉,從小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她雖然知書達理,但是不免也有公主的脾氣,不忍讓,不將就。也正是因為她的貪戀,致使懷吉被趕出宮,這讓她心上又插了一把刀。也正是宋仁宗為女兒徽柔的指婚,讓徽柔心灰意冷,造成了徽柔悲劇產生的直接原因。

徽柔是趙禎最溺愛公主,出落得花容月貌,惹人憐愛。更是被娘娘教育的知書達理,琴棋書畫更是無所不能。可命運就是這樣吝嗇,只給了她不到二十年的快樂時光,和後半生悽苦相比,寧可不要這份恩寵。

徽柔雖為至情女人,但是公主和內侍的感情本就是世俗所不容的,即使徽柔公主以命相護,兩個人死生永不能復見,但是懷吉的離開也成為了壓死公主的最後一根稻草,她每天活在痛苦的深淵之中。是啊,這世間的情哪有這么容易,

要想兩情相悅,看似簡單四字而已,實現起來卻很難。"愛恨嗔痴都有罪"時,整個人物和愛情悽美感已然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