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瞄準》終極反轉到來,蘇文謙中毒,4人命運就此改寫

自10月9號開播以來,《瞄準》已經陪伴了我們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在這一個月里,《瞄準》從豆瓣開分的7.7,呈現出高開低走的態勢,一路跌到了現如今的7分。其中最大的原因,莫過於嚴重注水,劇情拖沓等。

至於《瞄準》是不是一部爛劇,觀眾們心中自有定論。

很有意思的一點就是,《瞄準》將在11月10號和12號繼續停播兩天,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觀眾們的胃口,隨著《瞄準》的一次次停播和反覆,被“吊”得已經足夠久了。

《瞄準》的懸念,似乎只有大結局了。而大結局的真正意義,可能只有每個角色的最終歸宿,值得探討一下。就在今晚更新的劇情中,《瞄準》終於迎來了最終反轉,蘇文謙中毒,藉機將計就計打入了水母暗殺組的內部,4個人的命運會被最終“改寫”。

李北筏作為池鐵城的徒弟中,除了單棱外最為重要的角色,並不安分的他,和忠於池鐵城的單棱不同,一直是“水母暗殺組”的最大變數。

從跟隨池鐵城來到松江伊始,李北筏的“野心”幾乎就寫在了臉上。水母組的幾次暗殺計畫,都因為蘇文謙的干預,以及池鐵城對於蘇文謙的“寬容”,而宣告失敗。

嘴上說著不在乎聲名的李北筏,對此一直頗有微詞,只是在池鐵城的威壓之下,敢怒不敢言。

松江站的方晉甫,早就看出了這一點,同樣對池鐵城抱有強烈不滿的他,一直在做著李北筏的“策反”工作。

在拉著已經中毒的蘇文謙的救護車上,李北筏選擇了他之前從未有過的大膽舉動:在輸液瓶上做手腳,想要置蘇文謙於死地。如果不是單棱及時發現,他就已經成功了。

李北筏已經無路可走,因為此事一旦暴露,池鐵城不會放過他。不管任務成功與否,他的選擇,只剩下了和方站長綁定,才有一線生機。

歐陽湘靈對於蘇文謙的感情,是複雜且矛盾的。

剛開始,因為楊之亮被殺的緣故,歐陽湘靈對於蘇文謙,是充滿深深地怨恨的。

但是隨著更為深入的接觸和了解,歐陽湘靈越來越被蘇文謙赤誠良善的性格與品質所打動。漸漸地,他們之間的好感度與信任感,似乎已經超越了一般的同事和朋友。

當蘇文謙中毒被池鐵城設計帶走後,歐陽湘靈也因為著急心切,被水母組所俘虜。

池鐵城以歐陽湘靈要挾蘇文謙,讓他幫助自己刺殺特使。雖然是將計就計,但是和警覺性極高的池鐵城為伍,蘇文謙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在算作臨別的談話中,蘇文謙送給歐陽一個木雕像。

告別的時刻,終究還是到來了。

單棱相對於池鐵城的其他徒弟來說,是完全不同的。她對於自己的師父,不僅僅是“慕強”和服從,還有傾慕的感情在內。

如李北筏,即使他真像自己所說的那樣,不為聲名,只為任務的完成服務。那么單棱,更像是池鐵城的守護者,在她的心中,師父的安危是比任務要重要的。

在池鐵城和蘇文謙的決鬥時刻,單棱寧可冒著任務失敗,以及可能面臨著池鐵城嚴厲處罰的前提下,還是趕到了決鬥的地方,只為保護池鐵城的安全。

如果蘇文謙將計就計之後的計畫成功,那么池鐵城將輸得一敗塗地。屆時,深陷重圍的池鐵城,手中還有什麼籌碼呢?

單棱能最後為池鐵城所作的,只有獻出自己的生命而已。

水母組的暗殺目標,已經由秦鶴年轉變為莊廷鳳。蘇文謙的加入,最簡單直接的後果就是,讓這場布置周密的刺殺,徹底走向失敗。

莊廷鳳,將帶著自己身背的任務,為楚軍的一線生機,做最後的努力。他的命運,因為蘇文謙的“覺醒”,變得截然不同。

畢竟有殷千粟的例子在前,任何麻痹大意,都會給嗅覺靈敏的池鐵城以及水母暗殺組提供機會。

《瞄準》已經就位,大幕即將開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