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雲台》:韓夫人,劇中三觀最正的人,為大遼培養兩代忠臣

看過《燕雲台》的人,肯定都會被她圈粉。

雖然只是一個小角色,卻總是能夠說出很多人不敢說的話,活得通透、明白。

這個人就是韓德讓的母親韓夫人。

韓夫人原本姓蕭,嫁給韓匡嗣之後,就被稱為韓夫人了。劇中,她是典型的契丹婦人,濃眉大眼,說話行事屬於風風火火的類型。

韓夫人是涓子扮演,她也是一位老戲骨,曾經出演過《西遊記後傳》、《上錯花轎嫁對郎》、《婚後三十年》、《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扶搖》、《畢業後的日子》等電視劇。

大家對她印象最深的,應該是《上錯花轎嫁對郎》中的昌平公主吧!還有《知否》中的沈皇后。

因為閱歷的沉積,涓子能夠把角色的厚重感演出來,《燕雲台》中的韓夫人,雖然是個小人物,身上卻承載著很多東西。

因為她有正確的三觀,所以她的丈夫韓匡嗣才能成為大遼的中流砥柱,而她的四個孩子,尤其是韓德讓,才能成為推動大遼走向巔峰的重臣。

母親的三觀,對一個家族特別重要。

劇中韓夫人出場並不多,但是每次出場,她都是一副樂呵呵的模樣,即便在韓德讓被打成重傷之後,她也絲毫不亂。

她是契丹女兒,性格大大咧咧,行事風風火火,似乎並不為什麼事情發愁。

李夫人攜女兒來訪,她看著李思,滿心歡喜地說:看上我哪個兒子了,你就說。女孩要勇敢地表達,否則好男兒都被別人搶走了。

韓夫人有四個兒子,韓德讓是最小的兒子。雖然韓夫人天天嘴上說這個兒子最不省心,不結婚,但是她心裡其實並不著急。

韓德讓不管選擇李思還是蕭燕燕,韓夫人也從不干涉。

這種性格,與其說是開朗,不如說是樂觀。

因為不為將來發愁,所以不在乎當下的選擇。

只有不在乎,才能真正從心。

韓德讓因為燕燕不想吃藥、不想吃飯,韓夫人跟他講:人總有一個坎,要學會向前看。當下你覺得非常難過的一個坎,等時間長了,你就會發現,其實這並沒有什麼。

韓夫人講這句話時,神情極為複雜,或許她也曾經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吧。

但是在她身上,根本看不到受傷的痕跡,她總能把日子過得生意盎然。

這樣樂觀的性格,才鼓勵兒子走出那一段失意時光,並能有力量去勸說燕燕放下。

也是因為這樣的性格,在前途未定的時刻,韓匡嗣才敢壓上自家命運去支持明扆。

如果韓夫人是個悲觀性格,恐怕韓德讓與韓匡嗣扶持明扆的大業會更為艱難吧。

韓夫人這樣的性格,是整個家族的支柱。

韓夫人做母親最成功的一點,就是懂得剛柔並濟。

韓德讓被打傷,韓匡嗣不敢多言。而韓夫人卻直言不諱,面對明扆派來的迪里古也敢給臉色,甚至說:我的兒子不需要他的關心。

韓德讓被流言中傷,耶律賢召韓匡嗣進宮,希望他能勸說韓德讓娶妻。韓匡嗣跟韓夫人說了,韓夫人再一次說出了大家的心裡話。

而且,韓夫人勸說韓德讓,也是直言不諱:耶律賢讓我勸說你結婚,我才不要理他呢!

她對外人是足夠剛,因為這是她保護孩子的鎧甲。因為有她做鎧甲,孩子才能感受到溫暖和愛。

韓德讓因為感情一蹶不振,韓匡嗣說要以“大丈夫建功立業”為理由勸說他,韓夫人說:你說這些他能聽得進去才怪。

她了解孩子失戀的痛苦,甚至不惜求李思過來,幫助兒子渡過難關。

燕燕大婚那一天,韓德讓一個人喝悶酒,韓夫人找到他,並說:我陪你喝,但是我希望你能保證,明天醒來就忘掉一切。

韓夫人對兒子,總是柔軟的。

因為她知道兒子的痛苦,也能體諒他的內心。

優秀的母親,都是既有鎧甲,又有軟肋的。鎧甲是保護孩子的外殼,軟肋是溫暖孩子的

內芯

韓夫人又是不拘泥於世俗,深明大義的一位母親。

韓匡嗣在彌留之際,聽聞耶律賢去世,他對韓夫人說:等韓德讓回來以後再告訴他我去世的訊息吧。耶律賢去世,他還有很多的事要做。

韓夫人答應了他。

當時的情況,幼弟登基,確實離不開韓德讓的支持,否則可能發生兵亂。

韓匡嗣把家國責任放在人情之上,韓夫人默默支持。

正是因為韓夫人如此深明大義,家國責任為先,韓德讓才能成為有抱負又有能力的大遼功臣吧。

李思被毒殺,韓夫人也沒有把責任都推給燕燕。

後來,燕燕與韓德讓再一次心意相通,韓夫人也鼓勵他們在一起。

韓夫人雖然只是一介婦人,但是她的見識卻非一般人。

還記得《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的樂胥娘娘嗎?她對白淺可是絲毫不客氣,還把夜華對她的愛說成是他的災難,希望白淺能夠離他遠一點。

這不就是是非不分嗎?

反觀韓夫人,她了解兒子的心,相信燕燕的為人與能力,所以她會把他們的分手、糾葛當作命運的無奈,不去把這些怪罪在誰身上。

而在合適的時機,她就鼓勵他們去追求幸福。

因為幸福,才是活著的最大目的。

韓夫人如此深明大義,韓德讓才能如此優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