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麻洋街》立意深遠,譚松韻許魏洲亮眼,但口碑易兩級分化

年代大劇《親愛的麻洋街》上線7天,取得了3次登頂貓眼熱度值日冠、

《親愛的麻洋街》能在滿屏粉紅泡泡的甜寵劇,和深度題材的諜戰劇中脫穎而出,足以說明這部劇的整體質感是非常不錯的。

出場就是街坊鄰里拿著小板凳,團團坐在黑白電視機前看奧運比賽的情景,一下子把時光拉回到80年代;

還有小院裡的矮房子、格子桌布、有年代感的生日蛋糕、”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高考和 "學習雷鋒好榜樣".....

該劇從麻洋街六個家庭的群像和各自溫暖細碎的家長里短中,刻畫出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基本雛形,也拉開了這部年代劇的序幕。

劇中沒有單純刻畫家長里短,而是有更深刻的寓意,多了些許沉重的味道;

而這一點,在主角歐小劍和馬曉曉身上表現得特別明顯。

相比易東東,出場

姍姍來遲的歐小劍,更能觸動觀眾的心。

歐小劍這個人物,戲份不多,立意卻深。

他曾是麻洋街最大的學霸,所有孩子的“小劍哥“,他時刻保護著麻洋街,有他在的地方,總是滿滿的安全感。

在易東東和麻洋街孩子眼中,歐小劍無論是說話的語氣、整個人的氣場、甚至是不經意的一個眼神、動作,都閃爍著耀眼的光。

但照亮的卻是別人,他的光和熱,無法溫暖自己。

歐小劍是不被命運眷顧的孩子。

8歲那年,爸爸入獄,出獄後卻疑似自殺跳水失蹤了,15歲的歐小劍從此和奶奶相依為命。

為了照顧奶奶,歐小劍放棄了考大學;為了心中的一口氣,也為了證明自己和懦弱的父親不同,歐小劍毅然決然報考了警校。

這個決定改變了他的一生。

歐小劍成為警校最優秀的畢業生,如果命運就此放過歐小劍,他依然能一掃陰霾,成為一名優秀的人民警察。

但命運始終不肯善待他,再三的變故讓他淪為別人眼中的”街頭混混“。

其實,歐小劍墮落的背後,隱藏著”臥底警察“的秘密身份。

同時,歐小劍終於得知,歐父也曾是臥底警察,但出獄後到底是去執行任務,還是真的跳江自殺了,還不得而知。

歐父的謎團,為後續劇情埋下一條暗線。

原來,不知不覺中,歐小劍走上了和父親同樣的道路。

年僅20歲的歐小劍,在萬家燈火團圓之際深入犯罪團伙,

他出生入死,承受著本不屬於他這個年齡的痛。

無人理解的他,孤身前行在黑暗中,

帶著胸口跳動的堅韌的心,默默等待光明的照進。

歐小劍,是麻洋街最靚的仔,也是最最讓人心疼的孩子。

“你會成為一名優秀的人民警察。”這句話支撐著歐小劍走過多年。

為何要塑造歐小劍父子類型的人物?

八十年代初,我國邁開了改革開放的歷史性腳步,廣州走在了時代的前沿。

國家飛速發展強大的同時,也面臨巨大的危險。

正是有了以歐家父子為原型,不顧自身安危、默默付出的人們,才成就了千家萬戶的幸福。

他們堅信:

正義,公道,真相永遠是他們的朋友。

這正是那個時代楷模的偉大之處。

許魏洲飾演的

歐小劍,是整部劇的靈魂人物,也是劇里最大的亮點。

許魏洲只要讓觀眾對歐小劍這個角色產生共情,劇就成功了一半。

目前來看,許魏洲成功了,他讓觀眾感受到了歐小劍狠戾的外表下,隱藏著始終如一的善良底色和對心愛女孩的柔情。

在馬曉曉面前,歐小劍會流露出難得的溫柔神態,他會對馬曉曉說“我只把你的話放在心上。”

也會不小心淌出脆弱,醉酒的他會靠在馬曉曉肩膀上小聲說:“我好怕。”

許魏洲把一個硬朗、霸氣又不失可愛的歐小劍,鮮活地呈現在觀眾面前,深深牽動著觀眾的心。

和歐小劍青梅竹馬的馬曉曉, 是歐小劍角色升華的助推手。

目前看來,譚松韻的表演是成功的,但有網友吐槽:“譚松韻總是演差不多的角色,看不下去。”

因為馬曉曉的造型,太像《以家人之名》的李尖尖了。

但其實除了外型,馬曉曉和李尖尖一點都不像,馬曉曉是學霸,李尖尖卻是學渣,馬曉曉滿懷心事,李尖尖無憂無慮。

馬曉曉有超乎年齡的成熟,她像一汪平靜的湖水,17歲少女應有的熱情都已被熄滅。

家人不理解她,她喜歡理科,強勢的媽媽卻以“我是為你好”為藉口,給她轉了文科;

她一心想考取北大,媽媽卻總是阻撓她,她只能借酒消愁。

她默默愛慕的青梅竹馬的歐小劍,卻眼看著他一步步“墮落”成街頭混混。

自那以後,只要提及歐小劍,馬曉曉的情緒就像天氣一般變幻莫測。

命運使然,馬曉曉和歐小劍,本該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

她相信歐小劍是得有苦衷的,她一再退讓,甚至對小劍說:你只要好好活著就行。

她咽下苦水,繼續當她的天才學霸、心思細膩的鄰家姐姐、當麻洋街所有孩子爭相學習的榜樣;

她的光芒依舊照亮了麻洋街所有孩子。

雖然她那么的身不由己,但她還是堅定的說:“就算抗爭到底,我也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正如歐小劍曾說的:做自己,別管別人說什麼,暫時落後沒關係,勇往直前就行了。

馬曉曉和歐小劍,用熱血各自譜寫了一段難忘的青春,未來某一天,他們將會在人生的分岔路口告別彼此,從此各自精彩。

但只要“我的青春愛過你”,只要我們的青春里有歡樂、有為彼此心中留下的一抹感動就好。

多年後,當誤會被澄清,當歐小劍以人民警察的身份回歸,青春里所有的遺憾,就都能一笑而過了。

如果劇情走向另一個極端

如果,歐小劍這個角色,

最終免不了悲劇收場,這一切還能一笑而過嗎?

不難想像,小夥伴們一定會給編劇寄出大把刀片。

如果,出獄後的歐父以失蹤為由,實則在暗中執行任務,這個角色就在觀眾心中留下了瑕疵

他身為父親,失約了歐小劍的整個少年和青年時光;身為兒子,讓母親接二連三的承受巨大打擊。

他是一個好警察,是時代的先鋒和楷模,但他對家庭的虧欠卻一輩子都還不了。

屆時恐怕很多觀眾都會疑惑,一定要付出這么沉重的代價嗎?

除非擁有相當讓人信服的劇情、人設,否則,歐父真相揭開之際,就是該劇口碑兩極分化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