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大河2》小輝小拉齊升官,馬廠長打翻醋缸,說話好酸又無奈

由於宋運輝在東海第一期工程中的出色表現,再加上部里領導路司長的器重,工廠一期投產後,宋運輝被任命為常務副廠長,負責技術設備和生產銷售。拋開從第四副廠長躍升為第一副廠長表面稱呼不談,只看他所負責的工作,妥妥的大權在握。而老馬雖是廠長,但只是掌總的,論具體實權不如宋運輝。

所以,只要宋運輝願意,老馬被架空只是個時間問題。由於老馬不是技術出身,反之宋運輝技術過硬,且負責技術設備,我們可以想像一下,以後的設備升級改造,及二期的設計規劃,老馬都將說不上話,因而在二期工程的話語權上,將淪為宋運輝的一言堂。

再說生產銷售,設備生產什麼參數的產品,單位時間出多少產量,由設備決定,這個在一定範圍內可自行調控,誰能調?誰又有能力調?當然是吃技術這碗飯的宋運輝。所以,別看宋運輝是二把手,但論實權他比一把手馬廠長大得多。一個廠子除了技術設備和生產銷售,還能剩下什麼工作?看下邊馬廠長怎么說。

宋運輝的任命大會後,周司長與馬廠長單獨談話,前者問後者,對與宋運輝的分工問題有什麼想法?馬廠長原話:“小宋同志還年輕,對有些事情考慮的還欠周到,在未來的工作當中,工作任務還是很重的,我盡力做好拾遺補缺的角色,為小宋同志多分擔一點。”

大家看到了吧,一把手馬廠長的工作是為二把手拾遺補缺,好聽點兒是這樣說,說不好聽點,沒馬廠什麼事兒了。若不是宋運輝太年輕,馬廠長都沒存在的必要。再看馬廠長說話的語氣,透著一股陳醋味,酸;面部表情,尷尬。與此同時,路司長的職位將調到化工司,向前進了一步,成為部里最年輕的正司長。

之後,宋運輝送路司長上車的親密情景,被樓上的馬廠長全部看在眼裡,隨後又一通酸話。馬廠長對老高說:“反正路司支持小宋,就是支持東海,咱們都會受益,以後就跟著人家能幹的,好好乾吧。”此話,馬廠長說得又酸又無奈,就差唉聲嘆氣了。反觀宋運輝,年紀輕輕大權在握,又有路司長這個後台,他的時代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