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鹿鼎記》台詞新潮,說話搞押韻罵人流行又現代,還大玩諧音梗

新《鹿鼎記》的劇情拉得飛快,才播一半多,韋小寶已經快重回揚州立忠烈祠了,按照老版的劇情離結束不遠了。不過看了並且堅持看到現在的觀眾或許已經不太在乎原本劇情了,應該已經接納了這版奇特的風格。

之前張一山接受採訪的時候表示這版的畫風已經往卡通和搞笑方面去了,看了也確實如此,並且它的搞笑充滿了《歡樂喜劇人》的意味,有著強烈的情景式喜劇風格,除此之外,台詞的處理上也具有強烈的現代風。

比如韋小寶的女師傅獨臂神尼跟隨韋小寶一起送建寧公主出嫁雲南,因路上待遇不好,對下人送的髮飾也極為不滿,憤懣之下直接罵出了“土鱉”一詞。讓觀眾一下覺得新鮮又好笑。

土鱉一詞本自古就有,生物學上指代一種昆蟲,但引申之後作為方言辭彙用來罵人確是由網路時代興起的。其實直到現在都是一個被大家作為一個很慣用的罵法,但出現在清代劇中未免顯得有點時髦。

而在稱呼上這個劇也玩起了疊詞叫法,讓人好玩又覺得好笑。比如當瘦頭陀的同夥找到他時,對他的稱呼竟是親切的“瘦瘦”:

而對胖頭陀的稱呼則是胖胖,膩得人一身雞皮疙瘩。

後面韋小寶綁了吳應熊進行毆打時,居然還能冒出一句“男人的嘴,騙人的鬼”,新潮極了。

而編劇對於韋小寶經常油嘴滑舌的刻畫,除了日常的忽悠,偶爾也會讓他玩一下諧音梗。比如見到了平西王府的官員,人家自曝姓名“夏國相”,他突然冒一諧音梗。

還有時候狠起來連自己“韋爵爺”的稱號都會拿來玩梗,比如跟索額圖官場互捧誇他厲害時,直接諧音梗走起,誇得讓人意想不到。

而這部劇在台詞的處理方面,也時不時搞一下排比和押韻,不知道的還以為裡面有好幾個reader。

比如韋小寶從吳三桂手下的總兵中救出小郡主沐劍屏時,對著這個總兵一頓洗腦,沒文化的韋小寶還大搞了一連串排比,“人之常情”四連直接將人繞暈,最終順利地救出了沐劍屏——中心大招:先說暈,再說贏。

再比如韋小寶去見陳圓圓是因為一個尼姑給韋小寶帶了話,韋小寶問什麼她都不理,只傳話,傳的話還挺押韻。

而劇情往後,韋小寶、索額圖、施琅三人商量攻打台灣的計策時,施琅還興致勃勃來了好幾句押韻,讓人覺得這個計策好用又好記,妙哉!

雖然張一山版的《鹿鼎記》自開播以來一直被吐槽不斷,離原著和老版的風格相差太遠也是事實,再加上服化道和特效實在太劣質,挨罵也不算冤,但是如果不聯繫原著只把它當一個喜劇來看的話,確實也有很多精彩的地方,恐怕這也是不少網友到現在都還在堅持看的原因吧。順便說一句,新《鹿鼎記》雖嘲但火,如今可是平台熱播榜的第二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