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小心撿到愛:“一直等待”的顧安生,他的痴情,其實是拎不清

在《一不小心撿到愛》中,顧安生是顧家的養子,是他的母親再婚後帶到顧家的孩子,而安心卻是被顧家“拋棄”的孩子,所以說他們兩個壓根兒是沒什麼關係的,可偏偏因為“顧家”這個交集相遇在一起,安心一直把顧安生看作哥哥,安生也一直默默守護著安心。

或許對於安心來說,顧安生是這個世界上給予了她最多溫暖的人,卻絕不會成為她愛的人。然而她不知道的是,這么多年來,顧安生一直在等待她,他想要的,不僅是小時候的庇護,更是一輩子的陪伴。

不可否認的是,顧安生對安心是痴情的,也很難說,他是真的愛安心,還是只是一種習慣和錯覺,但無論如何,他這樣的做法,都是很不明智的。從後來他對安心的態度和表現來看,顧安生其實是一個很拎不清的人。

從劇中可以看出,安生其實從很早的時候就對安心萌生出了這種情愫了,可是他卻遲遲不表白,哪怕知道了凌越在接近安心,他也只是表現出了對凌越的不友好,未曾向安心表露自己的心跡。

那么對於自始至終把安生當作哥哥的安心來說,她自然不會多想,只覺得安生對她的好,是哥哥對妹妹的呵護和關心。

人與人之間其實是一個很奇妙的組成,當你習慣了某種關係,你就不願意再去輕易改變。在安心的心裡,安生只是哥哥,那他就永遠都是哥哥,即便她很在意安生,她也不會接受換一種關係跟他相處。

從這一點上來說,安生這種藏在心裡一廂情願地等待,就是很拎不清的。你要么就早點兒告訴她,讓她能夠有心理上的準備,能夠早些考慮並做出選擇,要么你就一輩子做哥哥守著她護著她,不要破壞了這種關係。

一開始不說,在別人有了自己愛的人,眼看著要失去了再去告白,這算怎么一回事呢?

顧安生在剛知道安心和凌越戀愛的時候,曾經對安心說可以讓他們去嘗試,這裡就可以看出,安生並沒有擺正自己的位置。不管是作為哥哥還是暗戀者,安心都不是他的私有物品,她願意跟誰戀愛那是她的自由,不是他讓不讓她嘗試可以決定的。

當一個人擺不正自己的位置,他做事就很容易拎不清。

後來安生一再干涉凌越和安心,不僅多次把安心從凌越身邊拉走,甚至還揚言要把安心奪回來,這就已經很越界了。安心是一個成年人,她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她也需要擁有自己的幸福,這是任何人都不該阻止的。

這就跟一些父母或者兄弟姐妹之間干涉子女或親人的婚姻是一個道理的,你覺得你是為了她好,你這樣做是因為在意,但實際上卻是失了界限和分寸。你在意一個人,可以對她的感情問題給予建議,但不能以自己的意願來強行干涉。

更何況,顧安生對安心的干涉,還有著太多的私心。他不僅僅是為安心著想,更是想把安心留在自己身邊。他覺得是凌越從他身邊搶走了安心,卻從沒想過,安心本就不屬於他。

安生覺得,如果沒有凌越,陪在安心身邊的就應該是他。

可平心而論,他跟安心早認識了那么多年,他對她也付出了很多,給了她很多關愛和呵護,如果他能夠走進安心的心裡,那他早就走進去了,根本不需要等到凌越出現。

安生沒有機會贏得安心的感情,表面看是因為他表白太晚,可實際上,就算他在凌越之前表白了,他的機會也極其渺茫。這首先當然是因為安心一直只把他當哥哥,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安心的性格決定了她不會選擇安生這樣的人。

安心需要的,是一個尊重她、懂她的人,而不是一個想要把她據為己有的人。而安生卻只是一個披著“暖男”外殼的強勢的人,他的強勢甚至到了自私的程度。

他想當然地以為他守著安心,對安心好,安心就該是他的。所以當安心選擇了凌越,他的本能反應就是去怪凌越,而不是去反思自己。可見他的內心裡,根本就是拎不清的。

表面來看,安生對安心樣樣都好,實際上他卻並不懂她。他注定只適合做一個站在遠處給她溫暖的人,成為不了跟她並肩站立攜手同行的人。

所以,當安生慨嘆他也是那個一直等待的人的時候,他對安心的態度,看似是痴情,實則只是他自己的拎不清。

他從一開始就沒有弄清楚這份感情的性質,不願只做親人,卻又不肯為愛表白,在意她卻又不甘心看別人給她幸福,把失去歸咎於他人,這樣的糾結與擰巴,最終只會帶來創傷。

誠然,面對感情,沒有人敢保證自己能做到百分之百的清醒和睿智,但我們需要明白:所有的拎不清都只會換來傷害和遺憾,只有擺正自己的位置,果斷選擇,勇於擔當,才有可能得到好的結果。

至少,學會在感情中拎得清,能夠讓你少受一些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