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中”眾生相,如何正確打開這部諜戰劇?

今年民國題材劇集格外受市場青睞,網路平台積極布局,衛視平台緊密排播。在眾多民國題材作品中,燒腦又熱血的諜戰作品是無法繞開的存在。動盪年代,身在「局中」的眾人才能感受到彼時的緊張與興奮。

近日,張一山、潘粵明就擺了這么一個「局」。弟弟沈放和哥哥沈林都是「局中人」,分屬不同革命陣營,鬥智鬥勇,最後卻因為共同的信仰一起奮鬥,一起投身革命浪潮中來。從故事框架來看,《局中人》走得是再普通不過的諜戰劇路線,但隨著劇情的推進,各條輔線逐漸凸顯出來,眾人「入局」,熱度也迅速攀升。

繼開播第三日就登上貓眼全網熱度榜冠軍之後,雲合數據也顯示,開播首周內《局中人》迅速登上正片有效播放市場占有率榜首,且持續穩定在高位;藝恩播映指數也連續多日位居榜首;浙江衛視、江蘇衛視同時段劇集整體收視率也多日穩居第一。

開播前就因為陣容備受關注的《局中人》,開播後雖然熱度不低,但爭議也不小。在筆者看來,或許我們可以換個方式「入局」。那么,在爭議中前行的《局中人》究竟應該用怎樣的方式打開?

“你是我的大哥,幹嘛活得那么累?”

“你是我的弟弟,非要特立獨行嗎?”

從這頗有火藥味的對話中,不難看出沈林沈放兄弟倆關係是真的不怎么樣。

《局中人》里,張一山演繹的弟弟沈放,瀟灑不羈,流連舞廳酒吧,且情緒易燃易爆炸,看著就是個不好惹的刺頭富二代;潘粵明塑造的哥哥沈林,為人處世原則性極強,沉穩內斂、心思縝密,然而大部分的心思都用在了怎么對付弟弟,查清弟弟身份上。

瀟灑不羈的暴躁對上沉穩內斂的縝密,兩人互懟起來真一點不含糊,真刀真槍直接開槓。

故事開局,兄弟倆正式對壘的地方就是關押汪偽政府任職人員的老虎橋監獄。哥哥是中統局黨政調查處處長,弟弟是等待甄別的「政治犯」。從牢獄中開始,哥哥就“處心積慮”設計試探弟弟,嚴刑逼供、設局試探;弟弟出獄後不僅在其公寓安裝監聽設備,外調生面孔步步追蹤,甚至還安排弟弟妻子全天候監視。弟弟沈放攤上這么一個哥哥也真是太心累了。

然而弟弟也不是吃素的,在汪偽政府潛伏多年,一身膽氣也不是白來的。老虎橋監獄裡就鐵錘砸手,引得哥哥親自現身審問;識別哥哥安排「苦菊」試探,成功反殺。出獄後不僅在嚴密的監控中完成了一個個高難度任務,還將計就計跳入哥哥布局的“婚姻圈套”,用情感牌讓妻子動搖;哥哥陷害自己,也能巧妙設定「受賄」局抓捕哥哥,上演實力“坑哥”。

總之,兄弟倆「你來我往」,雙方在設局與破局中博弈前行。但畢竟是親兄弟,只「相殺」怎么夠看。

沈林對弟弟嚴密監控,但一開始布局“出賣了”當哥的內心。監獄裡安排“高級單人間”;紅十字救護車爆炸驚恐的眼神,就怕弟弟在車上;一切監視布局,只為了將證據掌握在自己手裡。有事沒事就勸弟弟回家住,書房裡一整牆都是弟弟的一舉一動,書桌抽屜小匣子裡裝的全是和弟弟有關的東西……說哥哥不“弟控”,誰信?

再來看看弟弟,雖然一直和哥哥正面剛,但是在哥哥拿到金陵會賬本面臨危險的時候,還是奮不顧身隻身相救,哥哥腹部中槍,弟弟的關心藏都藏不住,在主刀大夫被打死後,強逼外國醫生給哥哥做手術;看到哥哥小匣子裡的收藏,心裡已然淚崩了;哥哥出院回家,弟弟提前趕到幫哥哥打掩護……

兄弟兩人相愛相殺,對壘精彩,無論是正面剛還是內心戲,對比以往的諜戰題材作品,都多了一份血脈相連的人情味兒。

《局中人》中兩兄弟相殺相愛,精彩的“雙雄對決”抓住了觀眾的注意力。但與以往的諜戰劇不同,《局中人》中不僅有不同陣營中兄弟的互相試探,也有同一陣營多方勢力互相設局角逐,一劇多局。兄弟博弈是主線,社會群像是輔線,在這場迷局中,每一條輔線都在為主線服務,整體故事線不僅多而不亂,相互勾連。形形色色的角色不僅構成一個個環環相扣的「局」,也構建出了一個精彩的群像局,每一個角色都讓人印象深刻。

沒有工具人,成為了《局中人》群像的一大特色。

一般諜戰劇中男性角色占據絕對主力,《局中人》也不例外,「入局」的眾多男性角色各有特色,每一個重要配角都在推動故事向前發展。笑起來可以代言牙膏廣告的羅處長,愛錢世故,做事夠狠但也會給自己留有後路;沈林的秘書李向輝一出場看似是個冷血的中統人,實則對沈林忠心,對時局也有自己的看法;警察廳緝私隊汪洪濤,一幅巴結權貴的笑臉背後,藏著一顆大無畏的心;沈父看似閒人一枚,卻看得通透;身在沈家30年的胡管家,關鍵時刻卻能拿出金陵會的賬本,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存在。

而在這些男性角色中,最讓人困惑的莫過於狙擊手陸文章。在浴室里和沈放相遇,一臉傷疤,辨不清真容,一出場就自帶神秘氣場。接連暗殺曾在汪偽政府任職的人員,在和沈放的多次博弈之後,陸文章的身份看似逐漸被揭開,但在沈放家偶遇姚碧君,陸文章的表現十分不尋常,又和姚碧君曾經的哥哥一樣精通茶道,這讓陸文章身份變得更加撲朔迷離。陸文章到底是哪一方勢力?和姚碧君又是什麼關係?又一個「迷局」牽動著觀眾的心。

在筆者看來,《局中人》不同於以往以男性角色為主的諜戰劇,「身在局中」的女性角色更是讓人眼前一亮。劇中姚碧君、柳如煙、曼麗,一個千金小姐、一個話劇明星、一個喜樂門舞女,每一個人身上都迷霧重重,更被網友稱為「披荊斬棘姐姐團」。

姚碧君,留給我們的印象是一個標準的大家閨秀形象,看起來溫柔嫻靜,在電話局工作,和沈放結婚前連娛樂場所都不曾去過,結婚後也恪守一個做妻子的本分,洗衣做飯照顧家,儼然一個傳統女性的形象。但她不僅是哥哥安排在弟弟身邊的「間諜」,還精通密碼學、茶道,更能在「穀雨」受傷時,有條不紊地安排救援,讓觀眾也大呼驚喜。

柳如煙,話劇團的大明星,但無論是台上的表演還是幕後的秘密似乎都不是一個簡單的演員,抨擊事實,諷刺當下;急中生智給沈放畫了個女裝,讓前來報信的沈放躲過搜查,關鍵時刻還能利用美貌從美國情報員手中拿到重要資料,看似孤傲,卻也渾身是膽,著實讓人猜不透。

曼麗,喜樂門頭牌舞女,混跡風月場中,遊刃有餘。初「入局」便把沈放的訊息賣給了哥哥,著實讓觀眾捏了一把汗,但隨後多次幫助沈放,又讓人不得不對其身份產生懷疑,一顰一笑中流露出對沈放的別樣感情,似乎分分鐘都有可能黑化,但隨著劇情的推進,曼麗的表現也讓人陷入迷局。不僅把和沈放的關係恰到好處保持在朋友範圍內,還總在關鍵時刻出手相救,這越來越讓我們意識到,曼麗這個舞女似乎有點意思。

此外,無論是軍統機要處秘書夏雨璐,還是來歷不明的蘇靜婉,都讓人眼前一亮。高官外甥女夏雨璐,看似天真活潑,但能在軍統守住資料應該不是看著那么簡單;來歷不明的蘇靜婉,似乎和日本人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又似乎是一槍打死田中的神秘槍手,那么蘇靜婉到底是誰?

身在局中,沒有一個簡單的工具角色,主線吸人眼球,眾多女性角色以及配角同樣讓人著迷。亂世之中,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群像逐漸入局,故事進入後半段,謎團更多了,局面也更複雜了。入局者,只有不出局,才有機會撥雲見日,解密時代困局。

爭議,是《局中人》需要直面的問題。

在以往的諜戰劇中,大多數潛伏者心思縝密、成熟穩重,似乎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主角光環加持,更是無所不能的存在。《局中人》的爭議點主要集中在客群對諜戰劇的固有認知範圍內。或許我們是時候換個角度來看諜戰。

首先,跳出「老人」的刻板印象。從真實情況來看,在歷史上的那個年代,我黨隱蔽戰線的英雄人物大部分是年輕人,所以從這一層面來看選擇以沈放這樣的年輕人作為諜戰工作者是符合歷史事實的。比如:錢壯飛在敵後成為高級情報人員時不到35歲;李克農主管我黨情報工作時也就二十七八歲;胡底在天津主持地下工作時才25歲。所以,或許我們該跳出以往諜戰劇中潛伏人員老練、成熟的形象,換個視角欣賞青年諜戰。

其次,打破「神話」思維,明確敵後工作者也是現實的「普通人」。人物的每一個行為都有其深刻的歷史原因,就像沈放脾氣暴躁,容易焦慮,做事太過冒險,這看起來似乎和一個潛伏者的形象背道而馳。但追根溯源,沈放腦袋裡有殘留的彈片,它不斷壓迫神經,很容易讓患者脾氣暴躁,而這是生理上無法控制的;沈放焦慮,因為他知道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倒下,萬一在殘留彈片的影響下,自己不但沒有完成任務,還暴露更多的同志,風險太高,因此很多時候不得不鋌而走險。

如果仔細看劇,其實不難發現,在《局中人》里,沈放很多次發病都是在觀眾面前,並不是在敵人面前,觀眾一定程度上有“上帝視角”,但故事裡的很多人並沒有在關鍵時刻看到沈放病發。

與此同時,看似心思縝密的沈林,其實也在不斷面對內心的拷問。一邊想要堅定地維護原則,一邊現實的無奈又讓他懷疑原本的堅守,如果說沈放的表現是外露的,讓觀眾能直觀感受到的,那么對於沈林來說,他更需要完成內心的成長與轉變。

兩個主要角色,都不是完美無缺的「神話人物」,更不是可以毫無後顧之憂的「孤膽英雄」,他們是有缺點、有掙扎、有家人、有情感的「局中」一員。恰恰是這樣缺點人物設定,給角色成長留下了很大的發揮空間,在真實的生活里,每個人同樣需要不斷成長。

平心而論這部劇在製作上沒有硬傷,甚至可以說製作精良。服化道也算得上考究,大到建築,小到布景、道具,甚至一個髮飾、一個耳環,都能展現出那個時代的年代感。針對不同人物打造的特定環境都是精心設計的,比如沈林所在的中統色調相對昏暗,暗示著當時腐朽的權利機關給他和這個時代帶來的壓抑感;沈放所在的軍統則相對明亮,襯托出他對光明自由的追求,以及當時有很多像他一樣的熱血參軍青年。

或許,《局中人》和我們此前對諜戰的認知不一樣,但也正是這份不同,值得我們換個方式細品。如今,隨著故事進入後半程,「填坑」模式開啟,在爭議中前行的《局中人》其實已漸入佳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