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水》今晚大結局 以港口改革折射恢弘時代變化

 2018年是中國實行改革開放40周年,前段時間,一系列獻禮劇在央視和各大衛視播出。於江蘇衛視播出的《江河水》,目前已接近尾聲,該劇播出後口碑極佳,收視率也節節攀升。

依據側重點的不同,獻禮劇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從小處著眼,它面向生活,常常是以一個具體家庭柴米油鹽、雞毛蒜皮的生活細節,以這個家庭遭際的酸甜苦辣、悲歡離合,描繪時代畫卷、折射社會變化。比如2018年10月起,江蘇衛視幸福劇場陸續播出的獻禮劇《正陽門下小女人》《我們的四十年》就屬於這一類型。

另外一類則從大處入手,它主要是面向改革,從經濟形態的發展入手,反映改革的推進。比如《大江大河》,聚焦國有經濟、集體經濟、民營經濟三種不同的經濟形態的浮沉;《大浦東》是以金融業發展為主線,由一個行業來反映城市產業升級的步履。《江河水》也屬於此類。它以港口改革為切口,講述了一個老港口在新局長江河的帶領下大刀闊斧推進改革的故事,通過港口故事見證了港口改革創新的變遷。

 很多觀眾對於影視劇中出現的港口形象並不陌生。比如警匪懸疑劇中,港口常常涉及貨物走私與人員潛逃,是警匪激烈追逐戲或槍戰戲的場所;在一些都市情感劇中,港口也可能是推進劇情的一個重要元素。但正兒八經地以港口為背景、以港口人為主人公、以港口改革為敘事主軸的電視劇此前還從來沒有過。這是《江河水》的特別之處,它是中國首部港口題材的劇作。

 一紙調令,東江市公安局副局長江河(秦昊 飾)臨危受命為東江港港務局局長兼黨委書記。上任不久,東江港客運站的裕泰號客輪即船沉江底,多名乘客不幸罹難。這是事故還是陰謀?在善後工作中,江河發現,這起事故疑雲密布,險象叢生。之後,東江港的改革、抗洪與上市,事事艱難,件件不易,除了外部競爭激烈,更有內部明爭暗鬥,新與舊、改革與保守、建構與破壞的博弈無處不在。江河能否扛得住壓力?他又該如何對抗阻力?

東江港存在種種弊端和問題——這是改革面對的歷史賬本;東江港改革遭到了以秦池(郭濤 飾)和朱三才為代表的反對派的阻撓——這是改革進入攻堅期的複雜生態和強大阻力;東江港改制、成功上市並收購A國R港,從“吊車尾”到“領頭羊”——這體現的是改革釋放出的紅利,證明了改革的正確性和緊迫性……《江河水》描摹了東江港在時代浪潮中改革創新的故事,它不僅是一支工業文明和企業改革的時代交響曲,其實也是中國改革開放的一個縮影——改革從來不是一帆風順的,改革需要敢闖敢拼敢擔責的先鋒,只有改革才是正道。

電視劇中的東江港,主要是在江蘇省南通市的港口取景,而東江港的改革過程,其實也是江蘇許多港口——乃至中國許多港口所經歷的。改革開放40年,也是中國港口發展最好、地位提升最快的40年,中國港口不斷走向世界,帶動中國建設標準、中國製造、中國產品、中國技術“走出去”,港口在服務國家戰略實施、促進區域經濟社會發展、推動綜合交通運輸體系構建等方面發揮了愈發重大的作用。《江河水》創新性地以港口改革為切入點,以小見大反映了改革開放的歷程,論證了改革開放重大的歷史意義,讓觀眾對改革開放擁有更加真實、立體、全面的認知。

《江河水》具有重大題材的恢弘壯闊,但它也儘量避免落入“大而無當”的說教窠臼。作品採用複式結構,主線是東江港改革,副線是一起與主線緊密糾結的沉船事故和文物走私大案,並且也有情感線穿插其間。三線交錯並行,豐富劇集的風格和可看性,也讓人物形象更加飽滿鮮明。總而言之,《江河水》是一部集思想性、藝術性和觀賞性於一體的優秀劇集,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