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水》,你還能再假點不?

裕泰號的沉船,是一起非常嚴重的交通事故,也正因為如此,才揭開了東江港各種不為人知的黑幕;同時,也象一面照妖鏡,映射出形形色色的人性。

希婭在沉船前後的變化,充分展示了一個“人格分裂者”是怎么煉成的?一開始,對其男友各種嫌棄,鄙夷之情,直教人感覺她的男友會是何等不堪。雖說不是公主,卻患上了公主的臭毛病,就算沉船前一刻,男友提議兩人合奏,遭到希婭斷然拒絕,只落得陶然獨自神傷,連旁人盧茜都看不下去。沉船發生後,希婭性情突變,仿佛在她眼裡世上就只有陶然這一個男人一般,陶然不在了,她也不想活了。看到這裡,讓人不禁生疑:以前的無所顧忌地作賤陶然,這會又尋死覓活地要隨他而去,這姑娘是不是吃錯了什麼藥?

在裕泰號上,盧茜眼見希婭對陶然毫不客氣。憐憫之心頓起,故上前寬慰陶然。及至裕泰號被撞傾覆,兩人落入水中,在這生死存亡之際,陶然毅然決然地把琴盒推向盧茜,同時也把生的希望留給了這位姑娘。這感人的一幕,看得讓人尷尬無比。這也太假了,可以說假出了新高度。試想:兩個素未謀面的人,就連眼神都未曾確認過。竟能讓人無怨無悔地把生的希望拱手讓人,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

我知道,此文會招到眾多《江河水》的擁躉們的抨擊,其實我對此劇的總體感覺就是:儘管有這樣或那樣的瑕疵,但該劇還是值得一看。畢竟在當下無腦編導們肆意粗製濫造的大環境下,要求他們的作品能盡善盡美,毫無疑問實在是強人所難。我真的只是希望,在耗費了大量人力物力的情況下,讓觀眾能看到多一些的真,即使藝術不是對生活刻板的描述,但一切不合常識和邏輯的橋段,都是對觀眾的不尊重。兩個浮水相逢的人,在災難面前,會毫不猶豫地把生的希望讓給別人,問世間能有幾人可為?毫無理由地撥高,根本不可能有任何說服力。唉,你沒有傑克和露絲的深情,怎么可能演繹得出泰坦尼克的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