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晨《都挺好》:一個家庭好不好,看“飯桌”就知道

最近在追姚晨的一部新劇《都挺好》,看了前面十幾集,覺得這部家庭劇還蠻好看的。

豆瓣評分在8.5▼▼▼

蘇家這一家有多好,表面上看,真的挺好的。

老大蘇明哲,清華畢業,留學生定居美國,有老婆有女兒。

老二蘇明成,有車有房,老婆還是註冊會計師,兩夫妻還沒孩子,生活過得安逸。

最小的妹妹蘇明玉,年入百萬,自強自立,卻和家裡幾乎斷絕了關係。

蘇爸爸一個月養老金都有五六千,子女出息,腰包鼓鼓。

蘇媽媽......第一集就因為打麻將太激動心梗去世了。

原本互不聯繫的兄弟姐妹,因為媽媽的去世,再一次聚在一起,便開始了那些家庭中的倒灶事。

其中有一幕,喜媽印象深刻。

時隔多年,蘇明玉再次回到老宅,回憶起當年一家人在一起的點點滴滴。

那時大哥畢業兩年還在申請留學,二哥剛剛畢業,她則在上高中。

一家人在一起吃飯。

桌上一盤有五個雞腿,母親給兩個哥哥夾了雞腿,卻對小女兒視而不見。

蘇明玉性格本來就倔,看到這一幕,心下不舒服更不會去夾雞腿吃。

父親發現了,小心翼翼地給女兒夾雞腿,卻被女兒故意裝作沒看見。

被拒絕後他又默默把雞腿放回去,然後夾起掉在桌上的菜。

坐媽媽對面的老大,從頭到尾都不說話。

媽媽和老二則有說有笑的,明顯兩人關係最好。

蘇爸爸讓二兒子明成摘個扁豆、盛碗湯,蘇媽媽立馬損他:

“多大的事啊,都讓孩子做。”

很顯然,爸爸對兒子是沒有管教能力的。

老二在飯桌上說要出去旅遊,張口就想借2000。蘇媽媽爽快道,“什麼借,這錢我出了。”

小女兒成績很好,能上清華的程度,想進學校的強化班學習,要交1000報名費。

蘇媽媽卻對她說,“一個女孩子,上這么好的學校有什麼用。我給你報了一個免費的師範學院,你給我讀去。要不你就去我醫院那兒,這樣更省錢。”

母親為了供大哥去美國讀斯坦福、為了二哥工作結婚不惜砸鍋賣鐵,賣了家裡的三間房。

而立志考清華的明玉,家中只給她留下一張床位,讓她去上免費的師範

不過是一頓飯,就能看出這個家庭好不好。

性格懦弱的爸爸,被強勢的老婆管著,做事唯唯諾諾,不敢承擔不敢說話。

只顧自己吃飯沉默寡言的大哥只把讀書當作最大的事,對妹妹不公平的待遇視而不見。

哄得媽媽有說有笑的二哥,即使工作了也時不時跟媽媽要錢。

偏心兩個兒子,不顧小女兒的強勢媽媽,才讓小女兒對這個媽媽徹底失望斷絕關係。

一個家庭是否真的“挺好的”,飯桌便是試金石。

餐桌上,能看出你們夫妻關係好不好。

《都挺好》里的蘇爸爸,在老婆面前唯唯諾諾了多年,在飯桌上話都不說,連夾個雞腿都小心翼翼。

老婆走了,他就把那些年不能做的事情都做了。

不願意住在老宅,也不願意待在老二的家裡,覺得這兩個地方都有老婆的影子,一心想跟大兒子去國外定居。

對於他來說 ,這段婚姻就是煎熬。

喜媽曾經看過一個笑話:

和兒子,老婆一起吃飯。兒子在夾一塊肉時,手一松肉就掉到了桌子上。 兒子想夾起時,老婆溫柔的一笑:“寶寶,桌子髒,肉不能吃了!” 然後將肉夾到了我碗裡。

光看文字就能感受到這個家庭的和諧。爸爸愛媽媽,對媽媽的包容,在飯桌上用一個小細節體現。

過年的時候喜媽去喝喜酒,同桌的兩對夫妻,一對都低著頭各自玩著手機,另一對互相夾菜有說有笑。

一眼看去,就知道哪對過得更幸福。

聰明的夫妻,把飯桌當作增進感情的地方。

梁實秋在《今生只活得深情二字》中,講述了他與妻子程季淑從相識到死別將近五十年相知相守的點點滴滴,老先生曾經這樣描述夫妻二人的一日三餐:

“十二時午飯,六時晚飯,準時用餐,往往是分秒不爽,多少年來總是如此。”

能把和另一半吃飯的時光,當做享受的時光,這樣的婚姻才是幸福的。

餐桌上,能看出孩子的教育好不好。

有句話叫,中國式飯桌寵溺的象徵:夾雞腿/雞心/蛋黃。

意思是,什麼好東西,都先夾給孩子。

《都挺好》里的蘇媽媽,一上桌就把雞腿夾給兩個兒子,相信這是蘇家常見的情形。

蘇媽媽重男輕女,偏愛兩個兒子。

造成大兒子不懂得基本的人情世故,丟了工作,找工作的時候不願意乾體力勞動,不肯為了妻兒放下身段,還為了面子不告訴父親和弟弟妹妹自己的真實處境,導致家庭矛盾。

他總是站在道德的最高點,以大哥的身份指責弟弟妹妹沒有照顧好爸媽,可是卻沒想過自己在國外幾年不回家一次,自己又對這個家做了什麼?其實骨子裡再自私不過。

被媽媽偏愛的老二,沒有哥哥、妹妹學習成績好,但是母親為了給他謀個好工作花錢找關係,他結婚,母親出錢買房裝修,甚至婚後母親還時常來幫他們做飯、打掃衛生、拿退休金貼補他。

最後算出他花了爸爸媽媽多少錢,他卻說,媽媽給他錢,是開心才給。

即使到如今,還有“重男輕女”,“生女兒無用”的觀念,很多從吃飯這件小事就能看出來。

父母有選擇要不要做父母的權利,孩子卻選擇不了出生在什麼樣的家庭,遇到什麼樣的父母。

蘇家的一地雞毛,在現實生活中比比皆是。“都挺好”的表面下,其實好不好只有自己才知道。(文:小學生家長慧,喜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