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耳傳》張一山:可惜了我的演技 。收視率不能怪我。

《重耳傳》開播了,因為是下冰雹張一山第一次挑戰反派人物,作為張一山的冬粉,小編迫不及待地追了幾集。結果讓小編心有點涼。張一山可能得罪了造型師,本來帥帥痞痞的張一山怎么變成這么黑醜黑醜的夷吾?造型師你出來,咱們聊聊!夷吾一出場就問母親是不是想讓他出醜。允姬:不是母親想讓你出醜,你是真醜啊

這造型小編忍了,山哥的鏡頭還不多!鏡頭不多,小編也忍了,可是這拖沓的劇情,山哥表示有點疲憊呀!

開篇便說,重耳睿智仁慈,可是小編沒有看到重耳的睿智仁慈,到看出了他磨磨唧唧,婆婆媽媽,矯情的像個娘們。讓他打獵,他打老鼠;讓他回國,他還矯情地向狐伯撒嬌不回去;明明知道作為一個遺棄多年的公子,回城途中還穿那么光鮮,唯恐君夫人殺錯了人呀!喝個水,都不能阻止士兵,這睿智果斷在哪裡?住個店,都發現問題了,還不果斷地命令撤出,還在哪裡磨磨唧唧。牽連了那么多無辜的人,事後再在那裡內疚,這不是白蓮花的標配嗎?

看到這張照片怎么有種扈三娘穿越到晉國呢?可惜了這張那么像吳尊的臉。

晉國使者也是個奇葩,確認公子,難道不需要信物嗎?只聽到人家叫重耳就立馬確認了對方的身份,這也太草率了吧?

晉侯的人設是白痴嗎?那么明顯的局還能被蠱惑,這點判斷力都沒有,這哥們是怎么當上一國之君的?還有連夷吾都能看出君夫人在做戲,晉侯竟然還能被蒙蔽,也著實是個人物了。編劇,你的智商餵那個什麼了嗎?

狐突的手被砍斷了,結果衣服上卻沒有血,狐突你的血裝了水龍頭了嗎?能控制開關?還是你怕弄髒了你女兒的寢宮? 能不能走點心?

晴格格在這部劇中那么悽苦,都沒有淚可溜了。估計也是被氣得無奈了吧。她身邊的這個丫鬟,一張網紅臉,看著怎么那么出戲呢?

哎呀,寫不下去了。可惜了,我山哥一身演技呀,這部劇不是《柒個我》呀,山哥,悠著點,你要撐住呀!

好演員,得有好劇本。沒有好劇本,可惜了一身功夫呀!希望山哥能多幾個好劇本,一如既往地支持你 。